*

不用催淚彈、布袋彈、橡膠彈防衛立法會的結果 暴徒闖入 完全失控

大批示威者今日(7月1日)下午開始使用多種工具,包括鐵通、鐵籠車、磚頭、鐵錘等衝擊立法會大樓,造成嚴重破壞,多道玻璃門破開,立法會晚上完全失陷,暴徒闖入立法會大樓,大肆破壞。當日反對派人士大力反對警察使用催淚彈、布袋彈、橡膠彈防衛立法會,今天他們見到不用這些武器防衛的結果,不用獨立調查,都可以將事情重演。

圖:示威者暴力衝擊立法會大樓玻璃門。

圖:示威者暴力衝擊立法會大樓玻璃門。

反對派對暴力事件似乎不知如何作出反應。反對派政黨只有公民黨發表聲明,公民黨繼續把矛盾指向政府,話由市民的不滿、年輕人的絕望所引發的嚴重衝突事件,責任皆在於政府閉目塞聽、麻木不仁,將香港社會推至前所未見的社會危機。公民黨無半句譴責衝擊立法會的暴力。其他反對派政黨仍然沉默。

為何今天警員不能守住立法會呢? 有退休警官分析,當暴徒人數眾多,遠超警方人數時,根本就很難防守。6.12時由於政府要在立法會開會,警方必須死守,警員是冒了生命危險來防守。情勢危急時,被逼用用催淚彈、布袋彈、橡膠彈防衛,這也是以少制多的武器。

他認為,如今政府已放棄修例,立法會無必要去死守,警員不必要冒生命危險去拼命守住大樓,所以必要時可作戰略性退卻。再加上6.12警方用上催淚彈、布袋彈、橡膠彈防衛,備受批評,如今自然可免則免,但沒有這些武器,而示威者人數眾多,暴力程度甚高時,警力不夠,必要時唯有撤退。想要清場,也只能等暴徒人數下降,才可伺機反攻。

圖:示威者在立法會內大肆破壞。

圖:示威者在立法會內大肆破壞。

當日一眾反對派指警方使用過份武力,如今警方被逼撤退,立法會失陷,正好告訴社會大眾,不用催淚彈、布袋彈、橡膠彈去防衛立法會的結果,最後暴徒闖入,大肆破壞,完全失控。

陳方安生曾要求特赦6.12的暴力示烕者。

陳方安生曾要求特赦6.12的暴力示烕者。

前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當日大聲疾呼,叫政府特赦6.12的示威者,記者應問問陳太,她也要特赦今天闖入立法會的示威者嗎?

小鯊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