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henzhen as Number One︰對香港的啟示

深圳第二次加碼發展,肩負中國先行示範區重任,這個中國一線城市,將直接挑戰成為紐約、倫敦、巴黎、東京的地位,最終目標是當上世界第一城市。

在國家政策配合下,深圳準備2025年躋身國際大都會,文化、生態、產業等實力要升一級;2035年深圳將建成具有全球影響力的創新創業創意之都,到本世紀中,深圳要成為競爭力、創新力、影響力的全球標竿城市,簡言之,深圳as Number One。

深圳as No.1之日可期。(中華社圖片)

深圳as No.1之日可期。(中華社圖片)

1979年深圳GDP不足2億元(人民幣,下同),2018年,深圳GDP為2.4萬億元,第一次超過香港。儘管如此,很多人還是認為香港很有優勢︰745萬人口的香港目前人均(約32.1萬元)遠超於2100萬人口的深圳(人均18.4萬元)。不過,四十年來深圳GDP平均增長高達23%,所創造的「深圳速度」,香港是無法與之攀比的。

深圳特區未足四十周歲,要香港叫聲佢做大佬,的確令人不服。日本經濟突飛猛進,超越美國這一刻,也即是深圳成立特區之前一年,1979年傅高義(Ezra Vogel)寫了一本驚世之作《日本第一》,原名︰Japan as Number One: Lessons for America,當時也引起很多不同聲音,認為日本不足以作為美國的啟示︰日本只是天時、地利、人和,適逢美國經濟周期跌宕起伏,於是形成美日一次偶然強烈對比而已。

無論如何,《日本第一》掀起了全球學習日本熱潮,傅高義在中國,更加從鄧小平時代紅到習近平時代。2016年該書在國內重新出版,此時迷失二十年的日本不再第一,對於過往爭議以及今日變遷,傅高義接受訪問時說︰「我說『日本第一』不是指日本經濟是全世界最大最強的,而是要告訴美國人,日本是如何發展的。」那為什麼要美國學日本呢?「鑒於美國的優勢正在削弱,經濟正在失去競爭力,逐步喪失的自信導致了內部的分化,各種組織機構都面臨著後工業社會的種種問題,所以我用這本書來呼籲:請看一看日本。」

傅高義是遠在哈佛大學的中日研究學者,不赴千里而來,「通過大量的田野調查和研究發現日本一些方面,的確做得非常好,因此希望美國人多學日的做法,日本有很多優點,比如品質管制、學生考試制度、人壽命的延長,等等,很多方面做得都比美國好…。」

深圳再次在我們身邊起飛了,大家可有心理預期嗎?(AP圖片)

深圳再次在我們身邊起飛了,大家可有心理預期嗎?(AP圖片)

深圳與香港地理連成一體,但我們很少系統地學習深圳優勢所在,以及民心背向。深圳忽然再次起飛,大家是沒有心理預期。幾時會有人去寫《深圳第一》?我正在深切期待。

順帶一提,今天想惡補深圳,有兩本書可看︰《任正非傳》和《騰訊傳》,兩間在深圳立地而起的大型科企創業史,正是深圳四十年走過的成功路縮影,看過之後,你會更了解深圳。

 

深藍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