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父母閨密同催婚 40歲秦嵐情路上加速跑

有故事的人~

「皇后」秦嵐剛過生日,踏入40歲的她倒是愈活愈年輕愈來愈自信。讀會計出身的秦嵐,非常慶幸自己當年沒有乖乖的跑去打一份朝九晚五的工。差不多升高中時,堂姐認識的婚紗公司要找模特兒拍一張掛在三樓的大海報,推薦秦嵐去面試,台灣攝影師十分喜歡,於是給她500元人民幣一天,連拍三天,她就賺到第一桶金1,500元。

「當時人家的月薪才幾百元,所以對我來說十分多錢呢!我愛演戲,是因為自己挺喜歡新奇事物,喜歡有難度和挑戰性的工作,而演員就可以藉着演繹不同的角色體味不同的人生,你可以在每個角色中吸收一些養份,從而成長,而藉着吸收的過程感受到自己想感受的東西,好像演富察容音《延禧攻略》,我學習到她的寬容,她的智慧,很多良好的品德。然後你去演負面的角色時,你會知道做人不可以這樣子, 要讓自己開心一點,通過不一樣的角色,你會不停的收穫和成長,我希望透過更多不同的角色感受更多的人生,這樣才可以豐富自己。」

無綫年前曾邀得《延禧攻略》一眾主角來港錄影特備節目劇中演員(左起)蘇青、秦嵐、佘詩曼、吳謹言與許凱。

十多年前秦嵐拍《又見一簾幽夢》演一個斷腿的舞蹈家就是滿滿的負能量,因為她把角色設定成患有嚴重憂鬱症和狂躁症的病患。 「拍的時候整個人很壓抑,因為角色影響自己的情緒,隨着拍攝愈來愈走進那個人物,你就會呈現她那種內心的狀態,所以每天都很辛苦,加上有很多要吵架的戲,偏偏生活中我這個人是從來不吵架的,所以我會把所有熱情都投放在那幾個月裏,剎青那天,我像重新做人呢!有人說演員是很危險的工作,走不出來就走不出來,還好我的性格比較開朗,任何事情都往好的方向去想,所以我很快把那個角色的投射拆掉,然後重新回到我自己的生活中。」

在《延禧攻略》演富察容音的秦嵐說學習到角色的寬容和智慧。

秦嵐說自己一直採取一種化繁為簡的心態去存活。「任何事情我都選擇簡單,沒事我就宅在家裏,約好朋友看電影,約閨密下午茶,你只要過成普通人的樣子,這樣就很快找回自己。未來我會拍一部時裝電視網劇,是一個我從來沒有挑戰過的角色,跟我們的行業有關,希望我會有更不一樣的突破。 「我有自己的製作公司,拍一些網絡電影,將來可以跨界的話,可以做一些藝術項目,因為我很喜歡美。唸會計雖然悶,但可以處身感性和理性的中間,演員是藝術家,但又懂得計算,所以我很能夠控制自己的情緒。」

秦嵐說自己對另一半要求不太高,只是比較傳統,如果真的在一起,就不希望分開。

秦嵐是家中的獨女,和爸媽一起住北京,自小跟外婆生活,但家中有一大堆堂兄堂姊表哥表姊,童年生活一點不寂寞。那年秦嵐生日,媽媽揀了一條鑽石項鏈送給她寓意女兒成長了。

嵐的入行乃是當年為婚紗公司當模特兒,如今是不少名牌代言人。

「是我上高中的時候吧,考完試她就送我這個禮物,當時年紀太少,不了解珠寶的意義和對我的吸引力有限,但十多年後再拿出來,反而感受到媽媽當年是懷抱甚麼心情送給女兒,是一份十分濃厚的感情,會讓你覺得珠寶的傳承非常的有意義,會讓你一輩子記住。18歲出來工作,戴着媽媽送的第一份禮物,特別暖心。另一個十分重要的傳承,是外婆留下來的翡翠戒指,小小的一顆,是她那個年代留下來的,18K黃金有點舊,我戴了很多年。直到21歲我才買了一對一卡多一點的鑽石耳環獎勵自己有工作有收入呢!」

秦嵐不久前為好友古巨基行天橋。

在爸媽身上,秦嵐體味到傳承的重要。她說,父母把最好的都留給她,尤其是他們在生活和做人方面的優點。他們都很孝順,小時候只要外婆想吃甚麼,媽媽下班就會買給她吃,有時候又會打一盤熱水讓她泡腳,自小耳濡目染,就會覺得孝順長輩,「孝順父母是我第一件要做的事,所以感恩父母一直做了很多好模樣。現在一有時間就會陪着他們,我從來只跟父母講開心事,給他們正能量。」

秦嵐曾為《南京》一片來港宣傳。

「家裏亦教懂我不要過度浪費,可以算是環保吧,好像我住酒店,會把燈關掉,比較注意一些小細節,一定帶自己的牙膏牙刷,在劇組也帶自己的餐具,減少一次性使用,大家一起做,地球也會好一點。不過更重要是爸媽教我做人做事的品格,一定要信守承諾,言而有信,然後謙卑做人。」

在《王的盛宴》中,秦嵐備受注目。

關於愛情,個性爽朗自言比較男孩子氣的秦嵐,坦言仍然充滿憧憬。「世上最溫柔的美好,莫過於有人懂有人愛,而我希望世間所有的懂得,都不會被辜負。我幻想中的愛情當然是多姿多采,但這份感情一定要純正,感情是要經營的,所以我很憧憬彼此相愛的愛情,愛情對女人來說很重要。我知道很多人都在替我擔心,媽媽給我寫信,希望我在婚姻上遇到一個知我懂我愛我的人就可以了,閨密希望我找到一個包容我、愛護我又有責任心的男人,但現在timing就是不對,如果說人總有另一半在地球的另一邊等着自己,那我還是未遇到,可能他就在路上,我試着努力跑快一點去找他。我不是要求高,只是自己比較傳統,如果真的在一起,就不希望分開,所以不能太輕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