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狎其所居' 與暴動的關係

 

昨天,政府決定提高劏房戶之資助上限,是希望能改善一下他們的生活條件。

政務司司長張建宗在網誌表示,聽取扶貧委員會的意見後,決定在「為低收入劏房住戶改善家居環境援助計劃」中,增設受惠家庭人數的級別和上調資助上限。原先一人住戶上限八千五百元、二人或以上一萬元,新增涵蓋至三人,及四人或以上住戶,上限分別為11,500元及13,000元。計劃預計最早明年第二季推行,約二萬四千戶受惠。

張司長又稱,在社會現時複雜多變的形勢下,政府繼續加緊推行改善民生政策措施,關心市民的生活需要,堅守扶貧助弱的信念,排除政治紛擾。

上面,政府提到了約有二萬四千戶受惠。這其實只是登記了的戶數。現實中,住劏房的戶數肯定不止24000戶這麼少。這些劏房住戶都非常可憐,無助。 這些資助仍然不夠多,但比沒有要好一點。

這次政府的行動比較快,能夠做到對症下藥,因爲很多參與示威暴動的人是由於生活非常艱苦,大多數居住條件非常差,我們不妨看看下面的典型例子。

一些做研究的朋友之前給了我一批參與暴動被捕 並以涉嫌犯暴動罪而成為被告的人士之資料,我們仔細看看他們的職業, 其住處不宜公開,大家可估計一下,也應該可以估算到他們的收入,他們能住在哪裏?資料如下:

張X麟(21歲,無業)、
陳x康(28歲,學生)、
鍾泓x(20歲,學生)、
徐X鈞(20歲,理髮師)、
陳希X(24歲,無業)、
崔耀x(21歲,學生)、
林x峰(24歲,售貨員)、
蔡x新(40歲,技術員)、
楊X昇(20歲,學生)、
林勝x(19歲,文員)、
黃x恩(22歲,學生)、
黃x珊(20歲,文員)、
李x康(21歲,學生)、
周錦X(18歲,無業)、
莫x輝(33歲,文員)、
黃飛x(19歲,無業)、
簡x煌(24歲,無業)、
張x聰(20歲,學生)、
譚詩x(23歲,文員)、
羅萬x(22歲,技工)、
蔡x如(23歲,文員)、
譚伊x(25歲,文員)、
陸X慧(27歲,文員)、
黃x賢(21歲,學生),
陳x林(21歲,無業)、
甄凱x(22歲,文員)、
陳x峰(22歲,電腦技術員)、
xx晴(24歲,教師)、
何XX(17歲,學生)、
梁x鵬(20歲,學生)、
楊位X(31歲,廚師)、
彭x彤(20歲,學生)、
劉x銓(28歲,無業)、
陳x琪(28歲,護士)、
廖天x(28歲,文員)、
林x正(22歲,電器技工)、
廖x婷(19歲,學生)、
李x樺(21歲,無業)、
胡x俊(21歲,地盤工人)、
張x曦(19歲,無業)。

上面只是列舉了一部分,其他參與暴動的被告大多數與這批類似。

他們當中的學生,無業的,大多沒有多少收入。有工作的,有收入,但從工作種類看,收入大多數也不多,很難獨立生活。 以他們這個年紀要工作 且幹這些工作,通常家中經濟環境也不好。因此,這批人或要跟家人住在一起,空間小,沒有自己的獨立空間,非常壓抑。 或搬出去住,也只能租很小的劏房。很多面臨需找男、女朋友以及成家立室的生理及心理壓力,對未來很無助,甚至絕望。 某前港獨黨的二十多歲的頭領 陳x天,之前就是與他母親及妹妹擠住在沙田的細小公屋單位內的。

中國先哲老子言: "民不畏威,則大威至矣,無狎其所居,,無厭其所生...即:當人民不畏懼統治者的威壓時,那麽,可怕的禍亂就要到來了。不要逼迫人民不得安居,不要阻塞人民謀生的道路... " 。 因此特區政府在加大改善居住環境的舉措是正確的,值得支持。

當然,資助劏房住戶這些只是些微的幫助。最重要的是供應土地, 建造大量的公屋,以滿足中下階層市民的居住需求。

同樣,在法國巴黎,2017年的數據顯示有近70%的人靠租房住, 巴黎市民實質收入多年也未增加多少,生活艱難。所以,他們因為燃油加稅而發起暴動--黃背心運動,由去年11月爆發,一直至今,昨天還有多人被拘捕。 因此,正如之前專業聯會同事所言,法國已經有了真普選、雙普選,但是人民生活艱難,因此,仍然也發生了示威暴動,且比香港嚴重。 因此,一些人說有了真普選、有了雙普選,就不會有示威暴動, 是片面的。

再從中國內地的情況也可以看出,中國不搞西方式的真普選,中國有自己的民主政治經濟模式,反而發展得不錯,不斷超越西式國家。中國內地的住房等民生問題解決得比它們 也比香港特區好, 因為中國實行的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地權平均到了每一個家庭,這是任何一個資本主義國家或地區所做不到的。當然內地各家庭的房子有大有小,有好有壞,但始終是自己的資產,有地方住,不需要租房子,容易儲蓄,可以通過以房換房,或者拆遷,改時居住條件, 並可以隨著全球印鈔票而增值。

另外,中國每年有約一億五千萬人去外國旅行,根本不可能像某些人所講,內地人民的信息地被封鎖、被隔絕,因爲他們自由出國旅行,自由接收各種信息,自由比較。我們從廣泛的調查所得:絕大多數內地遊客,他們去到歐美國家,首先的、最大的收穫是:非常失望,因為那裏的現實比他們的想像差太多、太遠了,因此首先是他們以前的幻象的破滅。他們見識了西方的現實以及真普選,知道了這些國家的發展也不怎麼樣,故從內心不會再羨慕他們,反而覺得自己的國家雖也有差的方面,但並不太差,甚至有優勢!

由上可見,民生問題始終是政權安穩的關鍵。 西方國家也有很多示威,甚至暴動,只不過他們的教育、媒體、各個政黨、司法機關、警察軍隊等全部是支持國家政權的,容易鎮壓而滅之。

因此,特區政府要盡力、盡快解決民生問題,此乃頭等大事!

陳貴和 基金主席
香港建設專業聯會主席

香港建設專業聯會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