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揭秘:「四人幫」中有兩個是叛徒


審判四人幫:(左起:江青、姚文元、王洪文、張春橋)

「文革」時大抓“叛徒”,無數冤獄遍於國中。劉少奇被誣為“大叛徒”,薄一波等61人被誣為“叛徒集團”,瞿秋白也被掘墳揪出,誣為“叛徒”,連“無產階級司令部”里的周恩來也因“伍豪事件”險被誣為叛徒。可誰又能想得到,當時正大紅大紫、領導著大抓“叛徒”的陳伯達、江青、張春橋三人才恰恰是真正的叛徒呢?

一直到特別法庭審判林、江兩個反革命集團,我也不知道這個歷史真相,只是略知一點江青的情況 。

因為特別法庭的審判,並未涉及這三個人的叛徒問題。我是近年來讀了幾本關於「文革」史的書,才確切了解這三人是叛徒的,同時也知道了他們為什麼雖是叛徒卻仍然能身居高位,大抓“叛徒”。還是抄幾段書來看吧。

關於陳伯達是叛徒,劉少奇的兒子劉源在《忠直坦蕩昭日月》一文中寫道:

1983年2月10日,我去看望一位德高望重的老叔叔,他談起一件事:我知道陳伯達立了自首書,我向組織反映了,就是向少奇同志反映的。當時還有彭真同志在場,你父親就當面問陳伯達,說:「你對黨必須誠實,說清有沒有。」陳伯達不承認,少奇同志就相信了。我與少奇同志說,不能這樣就算完了。你父親說,伯達年輕,工作積極,又能寫,他不承認就算了。(《你所不知道的劉少奇》,河南人民出版社2000年版,第77頁) 

這段話還有這樣一個腳註:

《陳伯達遺稿》,香港天地圖書有限公司1998年版,陳承認自己未經任何組織批准,寫自首書出獄。

劉源看望的那位老同志顯然是很了解陳伯達自首叛變的情況的,他向劉少奇做了彙報,並建議應徹底查清,但少奇同志受了陳伯達的矇騙,相信了陳伯達。從腳註看,陳伯達晚年在文稿中承認了自己是有自首變節問題的。

陳伯達自首變節的具體情況是怎樣的?還要抄一段書:

陳伯達被捕後,就投降叛變了。據國民黨天津市公安局特務總隊隊長、審理王通、陳伯達)案件的主要負責人解方說:「王通這個人很熊,一問就供」。

「他供認了組織關係,供認了他是黨員,主要是在文化教育界進行宣傳工作」。“我們就利用他的弱點,讓他充當了‘卧底’時候的‘眼線’,叫他在現場指認了”。“他印證了許蘭芝、史連甲等人的組織身份和活動情況”……1932年2月陳伯達出獄時,向敵人辦了手續,在改過書上蓋了指印。(周國全、郭德宏《動亂中的陳伯達》,安徽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第2頁)

陳伯達不僅自首,還充當鷹犬,指認其他共產黨員,幫助敵人破獲共產黨組織。他是一個地道的叛徒,與甫志高同類。

關於江青、張春橋是叛徒,多種書上有記述。這裏引兩種書。

(1974年)在周恩來到長沙之前,慣於投機的陰謀家康生,突然到醫院看望周恩來,向他談了江青、張春橋的政治歷史問題。後來,康生又把王海容、唐聞生找到釣魚台8號樓,向他們談了江青、張春橋的政治歷史問題。康生說:「張春橋是叛徒。江青曾經給我看過張春橋的檔案。」接著,康生又說:“江青也是叛徒。三十年代在上海被捕過,叛變自首。”康生並且一再責備自己,過去對江青使用不當,不應利用她做情報工作,不應在延安派她在黨校、魯藝學習。康生還幾次高喊:“江青是叛徒”“江青是叛徒!”(紀希晨《史無前例的年代——一位人民日報老記者的筆記》,人民日報出版社2001年版,第656頁) 

康生與江青、張春橋在整人、亂國上本是一伙人,此時為了各自的利益已勢同水火。康生的揭發之舉,肯定是出於一己之私,屬投機行為,但由於他身居高位,長期管情報,管審干,又與江青有淵源甚深的特殊關係,所以對江青、張春橋的歷史情況了如指掌,因此,他的揭發,應該是準確無誤的。他向兩個最重要的人物做了揭發,一是周恩來,一是毛澤東通過王海容、唐聞生 ,目的顯然是為了徹底搞掉江、張二人。

鄧小平的女兒毛毛在《我的父親鄧小平·文革歲月》一書中也談到了江青、張春橋是叛徒的情況:

(1973年)4月9日下午五時,鄧小平夫婦到北京西郊的玉泉山,去看望在那裏進行治療的周恩來和他的夫人鄧穎超。

……周恩來為人向來嚴謹,對事物從不妄加評論,更不會隨便議論他人。不過,這次是和他最信任的鄧小平談話,他要把蓄積在心中多年沒有說出的話講出來。周恩來首先沒有談他的病,也沒有談今後的工作,他對鄧小平說的,是埋藏在心裏多年的話。他說:「張春橋是叛徒,但是主席不讓查。」講完後,他對著卓琳特別囑咐:“卓琳,你不要說出去啊。”(中央文獻出版社2000年版,第275頁) 

這段記述只提到了張春橋是叛徒。同書另一處則談到了江青、張春橋兩個人的歷史問題:

(1974年)12月26日,是毛澤東八十一歲生日。這一天,毛澤東與周恩來單獨談話……周恩來知道,以後,可能再也沒有這樣的機會與毛澤東推心置腹地長談了。一向顧全大局的周恩來,坦誠而嚴肅地向毛澤東談了江青和張春橋的歷史問題。

毛澤東表示,他已經知道有關江青、張春橋有嚴重政治歷史問題的情況。(同上330頁) 

毛毛的記述,應該說很可靠。周恩來先是與鄧小平談了張春橋是叛徒,又直接向毛澤東談了江、張二人的嚴重歷史問題,這表明,周恩來是掌握了確鑿證據的,否則他決不會向鄧小平直至毛澤東談這個問題。

關於江青、張春橋的叛徒問題被揭發和被提出來,根據以上所引的幾條材料,可以排出這樣一個時間順序:

1973年4月9日鄧小平夫婦到玉泉山看望周恩來時,周告訴鄧:張春橋是叛徒。

1974年12月23日周恩來乘飛機到長沙會見毛澤東之前,康生向周恩來揭發了江青、張春橋的叛徒問題,後來又請王海容、唐聞生向毛澤東轉達他的揭發。

1974年12月26日毛周單獨會談時,周恩來向毛澤東談了江張二人的嚴重歷史問題。

從這個時間表可以看出:在康生向周恩來揭發江、張之前,周恩來已知道張春橋是叛徒,鄧小平也從周恩來那兒了解了這一情況:毛澤東在周恩來向他談江、張歷史問題之前就已經知道了這一情況。

毛澤東是什麼時候知道江青、張春橋的歷史問題的呢?如果毛澤東的信息來源只是王海容、唐聞生轉告的康生的揭發,那麼他也只是在周恩來向他談這個問題之前不久才知道的。但實際上毛澤東可能很早以前就知道江青、張春橋有歷史問題了。毛毛在《我的父親鄧小平·文革歲月》一書中寫道:「是的,毛澤東早就知道江青和張春橋有歷史問題。當初,為了用江青和張春橋等人發動‘文革’,毛澤東不讓提這個問題。」毛毛的這段話,當是有根據的。照此看來,早在「文革」發動之初,毛澤東就已知道江青、張春橋有歷史問題了。又據紀希晨《史無前例的年代》記述:

王海容、唐聞生這次到長沙時,把康生反映張春橋的情況,報告了毛澤東。毛澤東說:「這件事我知道,江青跟我講過。」(657頁) 

這段記述,表明毛澤東在聽到康生的揭發之前,就已知道張春橋是叛徒了。但這段記述沒有提到江青。是王海容、唐聞生沒有把江青的問題反映給毛澤東,還是紀希晨的記述有誤,待考。

對於康生的揭發,對於周恩來的當面彙報,毛澤東的態度怎樣呢?他是如何處理這個重大問題的呢?前引書中的材料有兩處已做了介紹:

一是對於周恩來的彙報,「毛澤東表示,他已知道有關江青、張春橋有嚴重政治歷史問題的情況」。(《我的父親鄧小平·文革歲月》,第330頁) 

二是對康生的揭發,毛澤東說:“這件事我知道,江青跟我講過。

”紀希晨(《史無前例的年代》,第657頁)後來的事情就是,江青仍當她的政治局委員,張春橋則由毛澤東提議,兼任了中國人民解放軍總政治部主任。

怎樣認識毛澤東沒有接受周恩來的提醒,進而去清查江青、張春橋的歷史問題,反而繼續重用此二人呢?我覺得,還是毛毛在《我的父親鄧小平·文革歲月》一書中的解釋符合實際,合情合理。她寫道:

是的,毛澤東早就知道江青和張春橋有歷史問題。當初,為了用江青和張春橋等人發動「文革」,毛澤東不讓提這個問題。到了現在,事情發展到這樣地步,毛澤東更不會提這個問題了。要是換了別的人,如果有所謂的歷史“問題”,早就會被批判打倒。可是在「文革」中,根本沒有什麼衡量是非對錯的統一準則。政治的需要,就是標準。(331頁) 

「政治的需要,就是標準」。這是一語中的的點睛之筆。什麼政治需要?就是要搞“文化大革命”。結果,陳、江、張三個叛徒成了文革小組大員,有組長,有旗手,有酷吏,他們手握重權,指鹿為馬,直攪得周天寒徹,天下大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