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講道理講政治的年代 睇醫生都被問是黃是藍

隨便找個人問問,都會話香港人講道理,也願意講道理。不過,最近這情況似乎正在改變,有朋友聽到一個傳聞,指去看醫生時,被醫生問你是藍是黃,令病人不知如何是好。

向來機智的朋友說,在此時勢,最佳答案是:「醫生你是藍是黃?你是甚麼我便是甚麼。」如此看病方法,雖然諷刺,卻最能自保,不會觸怒醫生同時,也可保醫生能盡心看病。

自從修訂《逃犯條例》觸發不停的示威和暴力升級行動,不論是藍還是黃,兩極化情況變得十分嚴重,只要你不同意對方,你便被打成另一方,你再講甚麼都沒有人願意聽,非黃即藍,非藍即黃,再沒有其他顏色。

本來言論自由便是大家各自表述,不論意見多麼不同,都能互相尊重,不會因為你支持黃色,你做的一切都有問題;相反,如果你是藍色,也不會因為政見問題而遭報復。

可惜和而不同可能已成為歷史,著名思想家伏爾泰曾說過:「我並不同意你的觀點,但我誓死捍衛你的發言權利。」律政司前司長梁愛詩因為支持修訂《逃犯條例》,便曾在金鐘被一批示威者以粗言穢語圍罵。

再有美心集團太子女伍淑清的言論引起示威人士不滿,於是旗下集團的多間店舖被暴力示威者破壞;被指與「福建幫」有關的優品360、中資背景的中銀香港、中國移動分店及華為體驗店亦遭到同樣命運,更遑論被指為黨鐵的港鐵,全綫的車站都被暴力示威者不停破壞。

到底香港是否仍有言論自由呢?本來有道理可以橫行天下,無道理寸步難行,但現時你若是非黃非藍,嘗試講道理時,不論是黃是藍,只要他們無法反駁時,都會說一句:「現在不是講道理的時候,是講政治。」

有大狀黨稱號的一個政黨,不少議員都是大律師,應該講道理,講法律,但有該黨的議員最近的言論,正好反映上述只講政治,不講道理的情況。該大狀最近公開批評政府一位高官「離地」,並說當下政府應處理政治問題,不應以民生議題要脅市民。

若以該位大狀議員的邏輯來說,反對派議員亦以政治要脅市民,在選舉財務委員會主席,讓財委會可以處理一些社會民生撥款時,反對派有20多人參選主席,在上周五至今仍無法選出主席,而且也有反對派議員稱:「警暴未除仲點開會」,難道興建醫院、改善渠務、建設香港等的任何議題,這些立法會議員都不開會嗎?為何如今的反對派議員可以如此不講道理?

這些反對派議員口口聲聲反對任何暴力行為,但讉責警隊不遺餘力,甚至揚言會阻撓其警隊的任何撥款,然而他們不和暴力示威者割蓆,讉責暴力示威者則寥寥可數,就連呼籲暴力示威者停止破壞港鐵、商舖等非法行為亦不曾發聲,反而責怪港鐵關站,到底道理何在。

如果法治只有一個標準,那麼不論是特首、政府官員、警隊、立法會議員、或者示威者,犯法就應該將之繩之於法;如果言論自由是人人平等,那不論是紅、黃、藍、白、黑都應該擁有,亦應獲得尊重。

小鯊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