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你聽過「量子波動速讀」嗎?這次家長可能又掉坑裏了

「遇事不決,量子力學。」

這是科幻迷中流行著一句頗具諷刺意味笑話

暗諷的是那些在劇情存在bug的時候

就喜歡用「量子力學」來敷衍的科幻作家 

企圖靠不明覺厲的神秘力量

來強行大開腦洞、矇混過關


距離年末還有兩個月時間

「土味量子神棍學」的力量

早已從虛幻的影視作品裏

下凡到了荒謬的現實世界中

自此,2019年度最迷的「黑科技」誕生了

它就是——

「量子波動速讀」


量子聽說過、波動也能理解、

速讀也知道,

但是這三個詞連在一起,

小編有點不明白了?

更讓人匪夷所思的是,

這竟是某些家長群中,

廣為流行的一個新名詞!

傳說只要學了,來自宇宙的神秘力量就會讓你擁有一種神奇的能力,用1-5分鐘就可以看完10萬字的書!並且是可以把內容完整複述出來的那種!


一臉懵的你或許還在困惑:

“除了80後小時候的小人書,

還有啥書能這麼翻著讀?”


而擁有這種神奇力量

整個課程不要九萬九千九百八

只要五萬塊,甚至三萬塊....

小編不是在跟你們開玩笑

這種速讀課程不僅真實存在

而且還十分火爆......

量子波動速讀突然火了?近日,微博上流傳出多個某教育機構組織6-10歲兒童進行量子波動速讀大賽及日常學習的視頻。視頻中,孩子們圍坐在一個大房間裏不停埋頭翻書。


家長就在後邊守著,雖然大概率也是搞不懂孩子們在幹什麼,但顯然,房間裏拉著的橫幅「給孩子補習功課,不如補習方法」已經俘虜了他們的心。

摘抄一句該教育機構老師的語錄:「翻得越快,你和宇宙的距離就越近」。

簡單來說,有了神秘量子的加持,孩子們再也不用努力看書,再也不用熬燈苦讀,甚至不用吃哆啦A夢的記憶麵包。

拿本書在眼前翻一分鐘,就練就了一目千行的絕技。

雖然在我等凡夫俗子的眼裏,一秒鐘翻50頁的速度,根本看不清字。



“學習、訓練、參賽...

我們的征途是星辰和大海!”

不僅是各種學習班

竟然還有量子波動速度比賽

而且參賽的大有人在


在大賽上,老師們一字排開,炯炯有神地注視著孩子們;小朋友們著裝統一,胳膊上貼著姓名編號,桌上放著計時器,對著書本就是一通翻翻翻翻翻翻......


工作人員表示:翻書幾分鐘,完整閱讀幾十萬字!

那氣勢、那境界,就彷彿來自宇宙深處的量子波動穿透內心深處,書籍里的知識以一種普通人難以理解的方式,傳遞到孩子們的左腦、右腦、大腦、小腦……

是不是讓你目瞪口呆?

場內拚命翻書的小孩

是個什麼心情?

看了N遍視頻

始終無法想像

現場少數一兩個還保持清醒

在一頁頁認真看書的小朋友

內心得多無語......


看著幾十位孩子一起嘩嘩嘩翻書的場面,你也只能感嘆一句:今年諾貝爾物理獎難免也頒太早了。


這麼扯的騙術,誰被忽悠瘸了?



根據他們的理論,「量子波動速讀」的原理是這樣的——

「用心去感受!這是一種革命性的閱讀方式。波動速讀法的英文是Quantum Speed Reading,簡稱QSR,在波動速讀過程中,你只需以高速翻動書本(類似於洗撲克牌的速度),甚至不!需!翻!開!書!本!就能理解書中內容,並複述出來!」


而實際上,量子是表現某物質或物理量特性的最小單元,「量子波動」只是物理學上量子的一種狀態。

真要分析,所謂的「量子波動速讀」,大概想包裝的概念是:通過量子波動讓頭腦中產生動態影像,即通過物理學的概念讓感知器官產生多維感受……

然而,你知道

量子波動或量子碰撞

是怎麼產生的嗎?

百度一下「量子對撞機」,它長這樣↓↓↓


額……也就三四層樓這麼高吧……

所以,單純用手翻閱書本是有什麼神奇妙能力可以產生量子波動?(如果真的這種好事,請開發一套「量子波動減肥法」,謝謝。)


其實如此迷幻的操作,明眼人一下就能識破是怎麼回事,或許是愛雞娃的家長們求成心切,這才被花言巧語迷惑:「大人無法理解,只有小孩才能感受到。」

微博上有一位曾經去過類似培訓機構的學員還原了當事者的全過程:

「媽呀!這種培訓班我上過!5年級時,坐標北京,暑假,有一天我媽神神秘秘把我帶到北京郊區,也不說話,就是扔到這種培訓機構,老師跟我講我是個骨骼清奇的天才,需要練習一下量子波動速讀技術,說是一種來自宇宙的神秘技術,當時我聽得興奮死了!」

接著我們就開始了為期1個星期的訓練,坐在教室冥想,打坐,對於當時好動的我,簡直就是監獄!然後每天就是閉著眼睛翻書,猜書里的內容,不過那裏的飯真的好吃,每天最開心的就是吃飯。

老師跟我們講宇宙深處有一種神秘的量子,會打入我們的大腦,然後我們就會變成天才。當時使用的課本就是我剛在學校學過的五年級教材!

老師問我們誰能示範一下量子術,我舉手了,然後閉著眼睛講清楚了書里的內容,老師一個勁兒地誇我,還到我媽那邊表揚我,開心死我了。

但是後來我問我媽花了多少錢,她說5萬人民幣!!!”


稍加搜索可以看到這個所謂的「量子波動速讀」,雖然被專家打臉,但依舊遍佈全國,招生、結業、宣傳緊鑼密鼓,搞得煞有介事:



甚至還有大把大把的加盟商。


可講真了,但凡有點分辨意識的家長,都理應不會如此陷進去啊。

這麼「厲害」的黑科技,創辦人是哪路“神仙”?

目前,在天眼查APP上輸入「北京合一天誠科技有限公司」,也就是量子波速度動圖背景里的這家企業,頁面明確顯示該企業“已註銷”。

也就是說,這家又招生又辦比賽的培訓機構,竟然連營業資格的沒有。


而就在早前,上海一家名為「道和慧明」的機構,也曾宣傳並開辦過類似的課程。




近日,有記者根據信息來到了位於上海市虹井路上的道和慧明培訓機構。不過從1樓到7樓,都沒能找到這家機構。


記者在3樓的一家公司打聽到,原來早在2014年這家道和慧明就已經申請註銷,把辦公區域分隔開來租了出去。

這一筆筆的智商稅,還要收多久?

事實上,在左右著中國家長的「贏在起跑線」焦慮趨勢下,這樣的例子無獨有偶。

沒有一個父母願意太快承認自己的孩子是普通人,從而放棄「速成神童」的可能性。

因此,市面上各種稀奇古怪的培訓班可謂是層出不窮:除了一分鐘讀完十萬字的書,還有腦門吸鐵勺↓


同時還衍生出了各種花里胡哨的產品,比如在課程上推出的這款叫「全腦智慧耳機」的東西,聽音頻就可以改變大腦本質……


使用智慧耳機一次直接能感知文字了,不用看就可以知道卡片上寫的什麼東西...↓


使用智慧耳機9天,就能蔽目識數、辨色……使用19天,可以鍛鍊出一絲絲的預知能力,能預測出下一個要讀的詞語!

使用智慧耳機29天,甚至還可以聽聲辨位,蒙眼騎車,彷彿開了天眼!


還蒙眼騎車???@中國交警

還有多年前的「蒙眼識字」培訓。自稱是靠著號稱“人類第三眼”的松果體,有的則打著“開發右腦”的旗號。


然後被專業醫學人士一一打了臉:「松果體是負責內分泌激素的器官,不負責成像」,右腦更是和人的記憶里沒有半點關係。


那如何達到「效果」呢?

原來靠的是「演技」

多年來,各種神童培訓班的噱頭從特異功能、變成右腦開發、再變成量子物理,越來越玄乎的說辭也沒能掩蓋其荒謬的本質。

被網友吐槽道,「我們高級班都是磁場腦波速記,利用印刷顏料里的微量金屬對地磁場的作用,晚上枕著書睡覺就能完成知識滲透」。


中科院神經科學研究所

神經生物學博士唐騁

接受了記者採訪時表示:

這是典型的騙局

量子波動跟人的閱讀沒有關聯,不可能實現速讀。這是一個典型的騙局,騙術很俗套。

事實上,「神童崇拜」這件事兒在中國早就流行多年了。

過一場轟動全國的新聞,說當地有一名有「耳朵識字」特異功能的兒童,並添油加醋稱“人類生物學又增加了新的研究內容”。

一經發佈,就引來了全國人民的矚目。與此同時,一些人也宣稱自己家孩子擁有特異功能,水越攪越混、事越鬧越熱。


1980年,「耳朵認字」的四川少年成為《自然雜誌》封面人物。

後來,教育家葉聖陶撰寫了兩篇文章,尖銳的批評家長們對迷信的趨之若鶩,認為「特異功能迷」丟盡了中國人的臉。

可這個早在40年前就被推翻的偽命題,在各種煽動性極強的商業口號下,依然熊熊燃燒著。

比如,90後父母被洗腦最多的,是那句「人的大腦僅開發了10%,愛因斯坦的大腦開發也只不過13%」。

網友評論:





媒體評論:

"其實,仔細閱讀「量子波動速讀」的宣傳資料就能發現,創立這種閱讀方法的人,既不懂量子力學,也不懂腦科學,更不懂少兒教育。快速翻書,書中文字就以影像形式進入大腦,從而實現“一目百行”,這種能力已經超越了科學認知範疇,用更通俗的話說,簡直是“特異功能”。

了不少。多年前,就有「蒙眼識字」的培訓。培訓機構說,人腦中的松果體是人的第三隻眼,用某種方式開發松果體後,大腦就能自行感知周圍的物體、文字和圖像。實際上,松果體負責的是分泌激素,並無任何實驗證據證明,松果體能讓人閉眼認字。而被培訓機構叫來現場展示「蒙眼識字」的學生,事後也承認,他們偷看了。

現在,騙術並沒有升級,只是換了一套說法。松果體、高級感知能力、量子、波粒二象性……把一個個公眾有些陌生的科學術語任意排列組合,培訓機構就為某種神秘的培訓方式提供了合理性和權威性。

可是,為什麼要讓孩子學習「蒙眼識字」?為什麼要讓孩子在幾分鐘內讀完一本書?輕信這類培訓機構,家長缺失的是科學素養,更是科學的教育觀。

家長讓孩子走捷徑的心愿如此強烈,他們堅定地相信自己的孩子與眾不同,欠缺的只是一個秘方、一個訣竅。培訓機構賣的,就是神童夢。就算家長自己也半信半疑,但抱著「萬一呢」的想法,他們還是奉上真金白銀,讓孩子去當一回試驗品。

只是,讓孩子成為神童,就是教育的目的嗎?家長都望子成龍、望女成鳳,但培訓機構兜售的表演性技能,究竟對他們漫長的人生道路有何作用?讓孩子自己去探索,去體驗吧,也要允許他們失敗,允許他們普通。不要用非理性的方式解決教育焦慮,也不要拉著孩子一起成為科學的反叛者。

騙子機構需要監管,但家長,也需要調整心態。否則,下次若騙子換了一套話術,他們還會再次入坑。

——科技日報

其實啊,在教育這件事上

哪有一招見奇效的方法

除了敬畏科學,根本別無他法

智商稅,別再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