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港美國人發郵件給訪港議員:「話示威者無用暴力,只能表明你是騙子」

美國共和黨參議克魯茲(Ted Cruz)早前訪港,話過去4個月以來,無見過香港示威者有使用暴力。此說法惹起很大反嚮,連在港的美國人也頂不順,要出來反駁。

本周四(10月17日),在新加坡論壇網站「SG Talk」上,有一名居住在香港的美國人,發了3封郵件,分別發送給兩名美國共和黨參議員霍利(Josh Hawley)、克魯茲(Ted Cruz)及美國哥倫比亞廣播公司《60分鐘》節目媒體,並在討論區上把郵件貼出,引發關注。

SG Talk網站貼文截圖。

SG Talk網站貼文截圖。

此前美國參議員克魯茲與霍利兩人先後造訪香港,在港期間兩人為香港暴力示威者講話,對暴力事件視而不見。寄件者在給兩個議員的郵件中,就此提出尖銳批評,他斥責這些美國政客把香港與一些學生當做他們的「走卒」,搞亂香港,以緩解美國對「中國在該地區領導權」的恐懼。

此外,寄件者還針對克魯茲此前涉港言論質問道,「你聲稱,你沒有看到你所支持的示威者使用暴力的證據,那就表明你只不過是一個徹頭徹尾的騙子(liar)或一個十足的白癡(idiot)。身為一名美國政客,這樣的聲明恰恰暴露了你的真實意圖。」

3封郵件原文摘譯如下

美國參議員霍利。

美國參議員霍利。

1. 致霍利的信件

致霍利參議員:

你願意犧牲香港整個城市,在我看來就是一項反人類的罪行。香港代表的是一種生活方式,是文明,是年輕人的未來,擁有世界上其他任何地方都無法比擬的自由,以及歷史上獨一無二的高度自治。

你們唯一想做的是讓中國丟臉,這不僅是一種幼稚做法,而且是道德價值淪喪的體現,與任何宗教制度都不相稱,無論是基督教、伊斯蘭教、猶太教抑或是佛教。

你自稱基督徒。我應該覺得驚訝嗎?我見過對其他人做最殘忍、最不人道的事,就是你們基督徒領導的組織所做的。

世界並未看到香港的真相,你們唯一在做的是將謊言永久延續下去。世界看到的是一個國家製造的半真半假的表像,其唯一目的是破壞另一個國家,以遏制這個國家在世界舞臺的崛起。

如果你們的目標是讓中國屈服,選擇香港作為犧牲品,不僅在道義上是錯誤的,在戰術與戰略上也同樣是錯誤的。通過讓香港陷入無政府狀態,只能是枉費心機。

有兩個獨派組織人員到香港機場為克魯茲接機。

有兩個獨派組織人員到香港機場為克魯茲接機。

2. 致克魯茲的信件

致克魯茲參議員:

如果你不瞭解一些事情,就別插手了。你不完整的觀點會毀掉很多人的生活。你是暴力示威者的美國教唆者,而你支持的示威者不會有好結果,香港這座夾在你真正目標中國和你的國家之間的城市,也是如此。因此,不要再把香港和那些學生當作你明確目標中的「走卒」,用來緩解你對「中國在該地區領導權」的恐懼。而你在不知不覺中延續了這一結果。

我是一名居住在香港的美國人,而你,你來到這座城市,卻聲稱在這短暫停留而有限的時間裡,沒有看到暴力,還不假思索地支持那些摧毀這座城市的人。而這對於所有那些住在這裡,對明智、守法又愛好和平的人來說,是一種侮辱。

你支持的這些示威者正違背並破壞著這座偉大城市中所有的法律規則。他們正清除出一條道路,是一條通往無政府狀態的道路。他們正對無辜旁觀者動用私刑,而事實上,這些旁觀者只是通過基本方式表達他們的言論自由。他們破壞一切與他們意見相左的東西,而且是用最暴力的方式。他們正在破壞這座城市每個人都賴以生存的公共財產。他們正在對人類犯下最可怕的暴力惡行——但你們卻支持他們。

你是一名福音派基督徒,但沒有一個基督徒會像這裡的示威者那樣行事。很諷刺,不是嗎?我一生中見過對人類最不人道與最殘忍的對待,是在你們基督教的領導下進行的。你真丟臉!克魯茲先生,你「看不到」任何暴力,你撒了謊。

這些示威活動毫無和平可言。示威者蓄意殺人與搞破壞的方式一點也不「基督徒」。對於任何持相左意見或提出與他們不同解決方案的人,他們一概拒絕,而且他們並不提供任何解決方案,這也一點兒都不民主。

如果你聲稱,你沒有看到你所支持的示威者使用暴力的證據,那就表明你只不過是一個徹頭徹尾的騙子(liar)或一個十足的白癡(idiot)。身為一位美國政客,這樣的聲明恰恰暴露了你的真實意圖。

我在環球旅行中見識過不少事情,但我還從未見過一個和平、守法、自由且開放的社會,在如此短時間內能陷入如此混亂的境地。暴民在暴力基礎上實施的「暴民正義」,成為街頭的新法律。在那裡,你所支持的人正向人類同胞,展示人性的完全缺失——還大肆宣揚這一切。

或許你想要你們的城市也遭受同樣的暴力?你們的交通系統被破壞,社區的商店被縱火,朋友被打得半死,你們的孩子被洗腦,成為當今的這些示威者,他們的未來只會被怨恨、暴力吞噬,這些不會為他們帶來好的結果。然後,外國政府的代表來到你們的城市,也聲稱支持那些正在摧毀城市的人。

你對正義的誤解會毀掉那些你支持的人。而你將會面臨指責,人們是不會忘記的。責任也會落到你肩上。

你可以將你錯誤的基督教價值觀一起帶進地獄,克魯茲先生。

3. 致美國哥倫比亞廣播公司《60分鐘》節目

致《60分鐘》節目:

我愛看你們的節目。30多年來一直如此。但我對你們關於香港示威活動片面的觀點感到非常沮喪。你們對這場基督教價值領導的活動有著完全不平衡的看法,伴隨這場活動的是罄竹難書的暴力,以及我無法想像的人性缺失。而所有反對這些的人,如果你們做過一些調查的話,就會發現他們才是大多數。

你們也從未嘗試聽取另一方的意見。這裡的另一方,我指的不是中國。我指的是那些居住在這個城市的大多數居民,他們的生活被恐懼的陰雲籠罩——對說出與尋求所謂的民主平臺的人相反的觀點感到害怕——而那些你們支持的人,他們並沒有對相反的觀點表現出一絲一毫的包容,而是在這座城市的「暴民正義」中展現出人性的缺失——包括(用暴力對待)那些在不恰當的時間出現在不恰當地點不幸的老人們。

香港曾經是世界上最開放、最自由、最守法的地方,但無論是黎智英、黃之鋒,還是破壞這裡社會生活結構的暴力示威者,都無法正確地代表香港。而事實上,他們才是這個城市失去自由和寶貴法治體系的唯一原因,不是中國。

下次,在煽動一個城市暴力之前,請做一些研究。住在這裡的大部分人——現在生活在恐懼之中——不是因為中國的所做作為,而是那些示威者,那些你支持的人的所做作為。

Ariel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

一片雪花的責任

昨日看到一條短片,真的很感動。 影片是在下午四、五時拍攝,地點是在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