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老師, 您可以負責任一點嗎?

 

本月的13日(週日),觀塘港鐵站外發生了一宗震驚社會的刑事案件,一名18歲的學生以利刀割一名警察的頸,該學生更被發現早已準備遺書,與發動自殺式恐怖襲擊的恐怖分子一樣,都把自己的生死置諸度外。

為什麼一個尚未踏足社會的年輕人會抱有如此極端的思想呢?

一個好老師是能使學生茁壯成長的泥土,有怎樣的泥土,就會有怎樣的農作物。農作物在有毒的泥土下栽種,根本就無法健康成長,甚至會變成有毒的植物。

本人一位親戚曾向女兒就讀的學校投訴該校的老師把政治帶入校園,使心智未成熟的女兒被煽動參與非法集會。雖然她的女兒沒有因而被捕,但她要求校方正視問題。想不到女兒的班主任卻有以下的回應:「政治是不會被帶入校園的,因為政治是無處不在,與生活息息相關,除非是只擔心糧食的豬,否則人人都會關心政治。更何況,關心政治是學生的社會責任,我們不能打壓學生參與政治的權利。學生參與政治活動是經過深思熟慮而決定的,作為老師的我們根本無辦法阻止和控制學生。」

這位老師的意思是學生參與非法集結、暴動,甚至以自殺式的手段去殺警,都是他們口中的所謂「社會責任」,老師絕對不會譴責學生的暴力行為,但會表明事件與他們無關,因為這一切都是學生自願的,而老師無法控制。
這簡直是老師們為自己度身訂造的除外責任,一方面可以不顧後果向學生灌輸自己的政治觀, 利用學生的無知去為自己達成政治目的,另一方面可以在學生「違法達義」後完全抽身而出,絕對是高回報零風險的政治投資。
老師們在學生被捕後說:「這一切都是學生自己作主的,與我們無關。」

在老師眼中,即使學生被判處終身監禁,前途盡毀的都是別人的子女,又不是自己的子女,老師們當然可以完全抽身而出,一切都與老師無關。

可悲的是,香港的老師總是利用法律的漏洞去進行這些高回報零風險的政治投資,受害的往往只是前途盡毀的學生和心身傷透的父母。

老師們認為政治是無處不在,覺得自己沒有辦法控制學生的行為,但又故意在學校內鼓勵學生參與政治,學生若因政治理念而作出違法的行為,那絕對是老師的責任。

學生參與政治就是火,老師把政治帶入校園的舉動就是點火,點火的人如果無法控制火勢和其引發的不良後果的話,那點火的人就有不可除外的責任。點火的人絕對不能說:「這些火都是隨風蔓延的,而風是無處不在,我實在無法控制風對火勢的影響,所以這場火所引發的不良後果都與我無關。」

這個世界就是有太多不能控制火勢卻要堅持點火的人,所以每年都會有這麼多的嚴重山火發生。
作為一個負責任的人,自知不能控制火勢,就不要點火;作為一個負責任的老師,自知不能控制學生接觸政治後的不良行為,就不要把政治帶進校園,更不要向學生灌輸自己的政治觀。

老師,您可以負責任一點嗎?

李柔然 香港大學學生
香港建設專業聯會青年部理事

香港建設專業聯會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