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引禍水失敗 資源被減

 

與中國敵對的一些國家及勢力, 藉著反修例運動,支持香港的示威暴動。他們原本的目的是想打香港牌,製造混亂、焦慮、壓力, 迫使中國在其他方面妥協,最重要的是他們看到香港的暴亂似乎越來越厲害,非常期望這場暴亂向深圳、廣州蔓延。如果能達到此目的,外部力量他們將會得到巨大的利益,因又可以不勞而穫,大規模地剪羊毛。

因此,外部力量投入了很多資金資源支持這些黑衣人搞示威暴動,比如,台灣的一些勢力運示威裝備來香港,一些外國的情報人員在前線對暴徒指揮、策劃。美國大大小小的政客議員官員---上至國務卿、副總統 ,一些歐洲國家的政客,不斷地公開發表講話,全力支援香港的示威暴動。這些人對其國內的示威暴動大力鎮壓,而香港的警察是被動反應,也被他們攻擊。

非常可惜!四個多月了,香港的示威暴動完全沒有向內地蔓延的跡象。

正如本專業聯會同事所言:中國大陸幾乎每個家庭都有自己的房子、房產,民眾資產並隨著全球印鈔票全部大幅升值,導致很多中國大陸城市的居民比大多數的香港居民富有、 也比西方國家大比例的居民富有,更重要的是:中國大陸每年有1.5億人次的平民百姓去歐洲、美洲以及其他地方旅行,他們都見識了當地的實際情況,他們看到了歐洲美國設施的破舊,速度效率低,治安又差, 這些現實情況令到中國人對西方非常失望,原來西方國家也不過如此。當然,大陸還有各種各樣的問題,但比較之後,他們看到了中國大陸的優勢。

正因上述原因,之前一的西方國家的政客,也包括台灣的一些政客,希望香港的騷亂向深圳、廣州蔓延,這只是他們的幻想。

支持香港示威暴動的外部勢力,逐步看到了騷亂暴動沒有可能向內地蔓延的可能;他們也看到了香港政府也穩固地控制著局面,示威暴動者不可能取得政權。像2014年佔中那樣,這些外部勢力也有些心灰意冷,對示威暴動者的支持也減少了。於是出現了部分黑衣人去屋邨拍門募捐等等財困的跡象。

西方輿論,對香港暴力示威的欣賞與吹捧會在他們自己的社會裏形成反噬,對他們自己是非常危險的, 包括西班牙的分裂示威暴動、倫敦的環保團體的示威、智利的士威暴動都模仿香港的示威暴動情況。而美國以前發生了佔領華爾街,之前八月在波士頓也發生了模仿香港的示威暴動;法國的黃背心暴動然沒有平息。這些都是西方社會當中佔大多數的中下階層無產階級,沒有資產。在全球大量印鈔票的情況下,他們現金的購買力嚴重地縮水,故非常憤怒。 所以法國加燃油稅,智利加地鐵票價,就引發了大規模的示威暴動。

從另外一個角度看,美國英國等等很多其他國家或地區,在香港有巨大的投資,如果香港的騷亂暴動持續下去,他們的利益也會受到損害。而中國大陸內地絲毫不受影響。

概括而言,香港的示威暴動沒有辦法向內地蔓延,特區政府的統治也很穩固。外部力量輸入的金錢物資也花了不少,其國內債務嚴重,難以繼續供應資源。 香港繼續亂下去也有損西方國家在香港的投資利益。於是他們減少了對香港示威暴動者的支持。 因此, 之前反對派別的人不斷宣傳,希望10月20日有一百萬人在九龍遊行。 結果,連一萬人都沒有。 他們的氣勢大不如前了,只有少數暴動分子想通過搞破壞,將抗爭維持下去,奈何資源少了,又受到大多數市民的反對。

李碩華  建築師
香港建設專業聯會理事

香港建設專業聯會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

一票止亂

    區議會是重要的基層民生平台, 與政治基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