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折射「中國盛世」的兩個貴州故事,一是任正非,另一是…

貴州是中國最貧窮的省份之一,不過,貴州有兩位代表人物,折射了中國盛世內情。第一位是華為創辦人任正非,第二位是吳花燕。

BBC一則報導題為《中國:貴州女生日開銷兩元折射的貧困人口現狀》︰「她的身高只有1.35米(4呎5吋),體重僅20公斤多一點。醫生發現,她的心臟和腎臟都有問題。」這位貴州24歲大學女生吳花燕,雙親先後過世,她和弟弟靠伯父的每月300元生活,但弟弟患病需要治理,花費不少。「於是,吳花燕自己每天只有兩元的生活費。據媒體報道,她從來不吃早飯,一天只能吃兩塊錢的米飯,且曾有五年多的時間,大部分時候都靠吃白飯拌糟辣椒過活。」日前,吳花燕體力不支送院,揭發了這宗「中國盛世」的故事,西方認為這反映中國未達完美階段。

西方媒體對中國盛世有不同解讀。(新華圖片)

西方媒體對中國盛世有不同解讀。(新華圖片)

貴州之窮,西方媒體知之甚詳,上月中歐洲新聞台記者來到深圳華為,急不及待就問︰「首先,我想問一個和你童年相關的問題。你於1944年出生在中國最貧窮的省份之一。在那裡長大是什麼樣的經歷?你記得那些年發生過的哪些事情?」任正非答︰「我的童年成長是無憂無慮的…我認為我的童年應該是很快樂的。」不過,任正非說的快樂無憂,僅限於部分童年回憶而已——那些年孩子功課少,自由玩耍時間多。

任正非2001年發表一篇感人文章《我的父親母親》,為全國企業家傳頌,因為文章折射一個新中國第二三代人的奮進,預示中國將會有未來。「我們兄妹七個,加父母共九人。全靠父、母微薄的工資來生活,毫無其他來源。」1959至1962年「大躍進」帶來全國饑荒,令全國第二窮的貴州哀鴻遍野。「我正好在那時念高中,當時最大的困難就是饑餓,天天都是饑腸轆轆,無心讀書」,更慘的是他的年幼體弱的弟弟妹妹。

「我們家當時是每餐實行嚴格分飯制,控制所有人的欲望的配給制,保證人人都能活下來。不是這樣,總會有一個、二個弟妹活不到今天……粮食是用瓦罐装着,我也不敢去随便抓一把,否则也有一、二个弟妹活不到今天。」然而,再苦也沒有消弭上進心,任正非考入大學跨過人生第一關,此後得以有機會開創華為,但華為日子也不是好過的,艱苦經營數十載,挫折令任正非大病過、抑鬱到想死,唯一慶幸的是經歷過貴州苦難的磨練,讓任正非「真正能理解活下去這句話的含義」,而「活下去」也成為了華為的企業願景,藉此挺過不同的經營困難。

任正非珍貴的童年與母親及全部弟妹合照,在接受彭博社訪問時曝光。站在母親前邊就是家中的大哥任正非。

任正非珍貴的童年與母親及全部弟妹合照,在接受彭博社訪問時曝光。站在母親前邊就是家中的大哥任正非。

習慣了強盛的西方人士,不明白來自貴州的貧窮,原來是成就中國盛世的其中一種資源,BBC把吳花燕看成中國盛世的矛盾,是可以理解的,我們能夠做的事,是希望好像任正的代表人物出來現身說法,幫助外國人更好認識中國。任正非自己認為也有這需要,他在訪問結尾表示︰「我現在沒多少事幹,身體又好,公共關係部就讓我給他們打打工,見見記者。過去我不見記者,現在更多抽時間見見記者。」任總,那就靠哂你啦。

深藍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

電動滑板車

剛剛提到當局應利用科技舒緩泊車位不足之際,立法會政府帳目委員會發表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