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慧與CEO一言驚醒︰中國科技唔夠班

「我認為,中國在科技上總體落後一到兩個檔次。」美國慧與科技(HPE)CEO内里(Antonio Neri)續稱︰「中國企業仍需要西方的教育。」

HPE CEO內里指中國仍需要向西方學習,因為雙方差距不小。(圖片︰Antonio Neri Facebook)

HPE CEO內里指中國仍需要向西方學習,因為雙方差距不小。(圖片︰Antonio Neri Facebook)

大陸以上言論不服氣,我們身在香港也看不明白,中美科技是否有差距?Facebook創辦人朱克伯格剛在美國國會聽證,為其數字貨幣Libra申辯時表示,未來只需要五年時間,中國就能推出基於區塊鏈技術的數字人民幣連接任世界。

差不多同一時間,美國國家人工智能安全委員會(NSCAI)主席、Google前CEO施密特向《金融時報》表示︰「中國在兩個領域處於領先地位,一是在人臉識別監控,二是金融技術。」

以上發言的都是矽谷響噹噹人馬,他們是渲染「中國科技威脅論」,還是這位名氣不如人的CEO內里說出實話?故事是這樣的︰2015年從HP惠普分拆出來的慧與科技(HPE),主要經營企業計算服務。內里是傳奇人物,24年前他在是公司Call Center的一名小職員,一路平步青雲到最高主管位置,目前慧與技術在「邊緣計算」(edge computing)頗出色(提升大數據傳輸到雲計算中心效率的技術),其超級電腦更參與美國太空總署(NASA)的月球、火星計劃。換言之,內里不是nobody,背景相當扎實。

慧與以超級電腦參與美國太空計畫。(AP圖片)

慧與以超級電腦參與美國太空計畫。(AP圖片)

日前,內里接受《財富》雜誌訪問,他的「中國科技低檔次」論,可謂美國輿論的一股清流。《財富》指出︰「(內里)這一觀點比較特別,因為很多人害怕中國科技和人工智能會挑戰西方的領導地位。但有些專家確實也與內里觀點一致,即懷疑中國領頭能力,特別是在中國著力發展的人工智能領域。」

內里質疑中國的理據很簡單︰「中國的競爭者,它們主要是『價格低,把一切都商品化』。」慧與的商用伺服器業務幾年前被迫撤出市場,據悉是來自中國低價競爭的壓力。

不過,美國科技不同領域的落後是事實,例如電信領域。華為任正非上月接受北歐媒體訪,記者問︰「美國有很多有競爭力的電信公司,但現在已經沒有了。華為和美國電信公司之間的差異在哪裡?美國電信公司為什麼會消亡?他們為什麼沒有競爭過華為和北歐的電信公司?」

任正非回答︰美國當年(指始於1997年的3G通訊時代)自恃世界最強大的科技國,所以用最強大的方法強制向世界推行CDMA、WiMAX,結果世界走的是WCDMA的道路,走的是歐洲標準的道路。「因此,美國公司之所以消亡,不是華為崛起之過,而是它們自己走錯了路。」美國的傲慢態度,令它在5G時代陷於落後和被動。

中美科技誰先進、誰落後,本來在全球化的有序進行下,根本不是問題,因為全球化就是為了互補長短,但是中國貿易戰帶來負面的影響,尤其是美國對中國施行技術禁制,迫使國家之間出現「技術自給自足」、「科技競賽」的想法。中國科技暫未有可能全面趕上西方,不過,基於落後就挨打的教訓,美國將迫使中國在短期內提高科技檔次。

深藍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