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陳獨秀與4個女人的悲歡離合:情種播撒妻妹身上


陳獨秀 

陳獨秀的一生有著太多的傳奇。無論是政治生涯的坎坷曲折,還是情感世界的纏綿裂變,都讓人捉摸不透。他的政治生涯,自有歷史作出是非評判;他的情感世界,也有梳理的必要。陳獨秀的婚姻歷經四次情變。他的私生活肯定是不嚴肅的。但從他與四個女人的悲歡離合中,多少也可窺見其複雜人生的一面。

包辦婚姻嘗苦果

陳獨秀的第一次婚姻是與即將壽終正寢的科舉連在一起的,為了「敷衍母親」,本心厭惡科舉仕途的陳獨秀勉強參加了院試。不料。無心插柳柳成蔭,他居然以一篇“不通的文字,蒙住了不通的大師”,榜列秀才第一名。從此,許多人紛紛登門提親說媒,以圖閨閣秀女有個好的歸宿。

在與陳家聯姻的角逐中,安慶營統領高登科終於成為贏家。憑藉統領的顯要地位,加上身為知縣的陳獨秀養父也有趨炎附勢之心,兩位家長做主訂下兒女終身。高統領的長女高曉嵐將成為陳獨秀的新娘。

定親的翌年,19歲的陳獨秀與高曉嵐成婚。為了炫耀門楣,陳高兩家為兒女婚事大操大辦,十分排場。這是他四次婚姻中唯一明媒正娶的妻子,也是他一生中舉行的唯一一次正兒八經的婚禮。婚後不久,雙方的差距就很快出現裂口。高曉嵐與陳獨秀成婚時已21歲,她長得外貌端莊標緻。但她目不識丁,是一個典型的舊式女子。而陳獨秀少年得志,頗負才名,又不安現狀,容易接受新事物。婚後,陳獨秀曾多次勸高曉嵐讀書識字,了解一些文學知識,但她消極保守,對此不屑一聞。在巨大的隔膜中,分手是難以避免了。

這樁缺乏愛情的婚姻勉強維持到1910年。沒有一紙休妻的傳統形式,也沒訴訟離婚的新派做法,陳獨秀以與另一女子同居、結婚的浪漫方式,給自己的第一次婚姻畫上了句號。至1930年7月,孤苦伶仃的高曉嵐在安慶飽含喪子失夫之痛,鬱悒寡歡,含憤而死。

情種播撒妻妹身

1909年7月,正值陳獨秀與高曉嵐的婚姻瀕於死亡之際,一位個性鮮明的時髦女性捲入他們死水般沉寂的生活。這位少女不是別人,正是陳妻的妹妹高君曼。

式的,不到半年,他們的愛情達到了峰點同居、結婚。

陳獨秀與妻妹高君曼的「出格」行為,在古城安慶颳起了狂風巨浪。面對來自家庭和社會的壓力,陳獨秀與高君曼依然我行我素地發展熱昏了的戀情,最後終於導致男方父子反目,女方父女成仇的結局。陳獨秀與高君曼比翼成雙,遠走高飛,同居杭州。在杭州將近兩年的生活,可以說是陳獨秀一生中最安然自得、賞心悅目的美好時光。

他與君曼,從1909年同居、結婚到1930年分手,整整20年,一起經歷了五四運動、創建中國共產黨、國共合作和「四·一二」大屠殺等重大歷史事件,風來雨去,縱浪人間。高君曼始終對陳獨秀一往情深,恩愛有加。

然而,如此嫻雅嬌好的妻子同樣不能擺脫命運的捉弄。步姐姐之後塵,高君曼也不幸成為愛情的犧牲品。大約在1924年左右,婚姻的悲劇悄悄地拉開了帷幕,兩人的情感裂變發端於陳不檢點的生活方式。陳獨秀向來風流成性,用他自己的話來說,有時缺乏檢點。先是1925年開始分居,最終因為陳再度外遇而徹底破裂。1930年冬,君曼索性帶著她的兩個孩子,移居南京城內的幾間破草屋。凄涼不堪之中,孤苦無助,直至1931年香銷玉殞,也沒有去見陳一面。

神秘女子隱身份

陳獨秀的第三次婚姻至今還有不少撲朔迷離之處。由於此次情愛而成為第三位妻子的施芝英無疑是陳獨秀感情世界中最神秘的一個女人。

說她神秘,是因為在60年後,她與陳獨秀的關係才露出真相。她與陳萍水相逢,由秘密同居到結為露水夫妻,他們曾擁有一個暫時的、溫暖的家。從某種意義上說,她是陳獨秀一位沒有公開身份的妻子。

道明事情的原委,需從一次神秘「失蹤」事件說起。1926年1月下旬的一天,身為中國共產黨總書記的陳獨秀突然失蹤了,中央機關內一片恐慌,同事們以為他被“秘密地處死了”。大約一個月以後,陳獨秀鬼使神差地出現在中央機關的同事們面前。大家又驚又喜,連忙問他到哪裏去了。陳閃爍其詞,說自己去了醫院,還告訴秘書處的任作民以後可以去他的“家”。當時,他與君曼已分居。顯然,這不是原先的那個家。原來,這一個月陳獨秀始終和一女醫生在一起。1月底,他因得了傷寒病去一家醫院就診。在這裏,他邂逅了一位叫施芝英的女醫生。本有女色嗜好的陳獨秀被施的年輕貌美、文雅嫻靜迷住了。後來,他常常因胃病去醫院,請這位漂亮的女醫生看病。起初,施並不了解陳的來歷,一來二往,名流的威望和儒雅終於擾動了施的芳心。就這樣,她對陳由病人到戀人而後成為情人,由崇拜而生戀愛,由愛戀而後同居,雙雙墮入愛河,開始了一段隱居式的共同生活。他們大約在一起生活到1927年3月才分手。

十一屆三中全會以後,有三個在新疆工作的年輕人,寫信給有關方面,說他們的母親叫陳虹,外祖母叫施芝英,外祖父是陳獨秀。後經有關方面組織調查,才知道陳確與施芝英同居過一段時間,但陳、施二人並沒有生育。施芝英是陳四個妻子中,唯一活到新中國成立後的人。她於1973年病故。她與陳獨秀生活得如何,緣何分手,施芝英至死緘口不語,迄今仍留謎案。

老夫少妻終了情

陳獨秀與第四個妻子結緣是在其政治落魄的生涯中。1927年7月,轟轟烈烈的大革命由於蔣介石國民黨的反叛而夭折。陳獨秀因其推行右傾機會主義路線受到黨內批判,並被撤銷中共總書記的職務。腥風血雨之中,蔣介石又懸賞3萬大洋緝拿他。1930年冬,陳獨秀不得不改名易姓,隱居到滬上岳州路水興里。這是條擁擠狹窄破爛不堪的弄堂,居民都是家境窘迫的下等人。在這裏,陳獨秀遇到了後來成為他第四個妻子的青年女工潘蘭珍。

同住一條衚衕,自然時常碰面。日子久了,免不了搭訕寒暄,漸漸地,由陌生變得熟悉起來。蘭珍沒有文化,經常求教於陳獨秀,總是受到熱心指導。一開始,陳獨秀確曾像父親那樣疼愛和關心蘭珍。聰明的蘭珍很快學會了讀書、畫畫、唱歌。陳的體質較差,又不與外界接觸,孤援寡助,蘭珍經常替他買菜、做飯、洗衣。後來,一老一少就像一家人,吃喝在一起。日漸親密。1930年底,一個風雪交加的夜晚,永興里11號響起了喜慶的鞭炮聲,一對老夫少妻結為百年好合。那年陳獨秀52歲,而潘蘭珍只有22歲。耐人尋味的是,潘蘭珍其時還不知她的夫君就是聲名赫赫的陳獨秀。

蘭珍生性忠厚善良,對陳獨秀情深意切,忠貞不二。艱辛的生活磨鍊出她倔強的性格。1932年10月15日,陳獨秀突然被捕,身份暴露。她無怨無悔,並決意與陳獨秀同甘共苦,至死不渝。

陳獨秀被捕後,被關押在南京老虎橋模範監獄。蘭珍頗費周折地打聽到他的下落。隨即辭去上海的工作,隻身奔赴南京,探視陳獨秀。蘭珍不顧丈夫的反對,執意留在南京照料他的生活。陳獨秀出獄以後,蘭珍如影隨形,與之難捨難分,後來他們一同漂泊到四川江津縣。晚年的陳獨秀貧病交加,她自始至終陪伴他、照料他,這是陳獨秀「晚年不幸中的唯一的幸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