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誰為「鷄蛋」定分界

在反抗運動中,反對派往往稱自己為雞蛋,把他們想推翻的政權稱為高牆。但當雞蛋放棄和平手段,使用暴力甚至高危的手段時,便和雞蛋的形象不太匹配,他們已變成擋在想上班市民和上學學生面前的高牆。

這幾天的暴力示威,部份已經接近可以造成重大傷亡的水平。第一、攻擊鐵路。暴徒不但向列車車廂內掟汽油彈、縱火,更把大量雜物包括單車、長梯,直接丟在鐵路路軌上。在紅磡理大附近,有暴徒向行駛中的東鐵列車擲燃燒彈,幸而汽油彈落地後並無著火。萬一引起大火,全車的人都有可能活活被燒死!當然,那些丟在路軌上的大型物件,隨時會令到列車出軌,釀成重大傷亡。

第二、投擲重物到高速公路上。最近的兩天,在中大及理大附近的天橋上,有人把椅子等重物丟到吐露港公路和紅隧入口公路上,也有人在港大把雜物丟到薄扶林道上,表面上這些行動只是堵塞交通,但試想一下,汽車正以時速100公里在公路上,突然從天飛來重物,司機閃避不及的話,便會造成致命車禍。昨日已經有私家車因為天橋上掉下雜物撞車。暴徒從天橋擲重物到路面堵塞交通的行為,非常危險。警察進入中大院園,正是要捉拿暴徒阻止上述破壞行為,結果在中大內釀成衝突。

第三、「私了」極其暴戾。在街頭群毆持不用政見的人,司空見慣。有日本遊客舉起相機拍照,暴徒以為他是內地人,便把他打得頭破血流。這種排華行徑,連基本的事實都搞不清便胡亂「私了」,更遑論暴徒會針對警察、內地人和內地學生了。

第四、襲擊警察和焚燒警車警局。昨日,沙田便有暴徒包圍一輛衝鋒車,落單的警車司機慌忙逃走,幸好有路過的電單車司機願意把他接走,暴徒亦把警車焚毀。再這樣發展下去,隨時發生殺警事件。社會秩序,嚴重失控。

「雞蛋們」這些行徑,隨時造成重大人命傷亡。

有人問我事件會如何了結。從邏輯上說至少有四種可能結局。第一、政府全面讓步收場。先不論在這樣的環境之下,政府已經很難讓步,反觀激進示威者近日已經不再大喊「五大訴求,缺一不可」,他們在喊「香港人報仇」。問他們具體要做些什麼,卻說不出個所以然,或許「殺警」暫時還未叫得出口,但「解散警隊」,已經叫得震天價響。至於解散警隊之後又如何,當然沒有人有答案。所以,政府就算想讓步,也不知道可讓什麼,這個結局的機會等如零。

第二個結局是拖到完場。這本是特區政府的美妙夢想,想拖著拖著,拖到事件自行解決。不過,如今這場運動既有極其憤怒、充滿復仇感的激進學生參與,幕後黑手亦虎視眈眈,單看台灣的總統蔡英文,如何高興地就香港的事態發言,便知一二,台灣教育部剛剛撤走過百個台灣在港大學生,未來情況更不樂觀。特區政府坐在那裡等運到,想用拖字訣去解決事件的機會,比較渺茫。拖得愈長,警察和示威者的衝突愈積愈多,仇恨更深。

第三個結局是全面爆煲。上面提過的襲擊行為可以造成的大面積的傷亡,就算發生這個情況,也不等於災難會自行停止。因為每次出現這類事件,「雞蛋們」都會聲稱肇事者是警察或者是大陸公安假扮的,把責任推得一乾二淨。好像周一在馬鞍山有人被潑天拿水之後放火焚燒,網上即時有人說這是一場表演。但發生重大傷亡事件,出現不能控制的動亂,最後中央只能派出大量武警來港平息亂局。武警進場的確可以平亂,試想一下,如果有十萬武警來港,他們不用開槍,只需拿著警棍,遇到暴力示威者便追打圍捕,不出三日,暴亂就會停止。當然,武警入城,不是大家想見到的結局,或許這個反而是幕後黑手最希望見到的後果,借此證明一國兩制失敗,中共干預。

第四個結局是特區政府「的起心肝」、提起精神來抗暴。運動搞了五個多月,特區政府還是遲疑不決,並無全面動員起來對抗暴行,但我們仍希望特區政府能夠改弦更張,統籌平亂。

最後會出現那個結局,目前仍是未知之數。但暴力的「雞蛋」蓄意攬炒,令升斗市民肯定被逼陪葬。到底誰是「雞蛋」、誰是「高牆」呢?

盧永雄

盧永雄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