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老太200萬買保健品 推銷人員一句話讓她淪陷

「我真是入了迷了,買了這麼多保健品,根本吃不完啊。」杭州92歲的梁奶奶指著滿屋子的保健品說。

如果不是口袋裏的生活費只剩下10多元,恐怕梁奶奶還不會意識到自己買保健品過了頭。

梁奶奶說,這些年她在保健品上毛估估花了一二百萬了。

奶奶之所以找到錢江晚報小時新聞,原本是想來求助的。

她想退掉一套三年前買的凈水器,但是等記者到的時候,奶奶又有點糾結:「那個廠家的工作人員我認識十多年了,都老朋友了,是不是找他們退也不太好啊。」

家裏堆滿保健品,過期的好多扔了

剩下的還是「吃都吃不過來」

11月12日,錢江晚報小時新聞記者來到梁奶奶家裏。一套三四十平的老房子裏,堆滿了老人買的各種保健品。

客廳里,保健品已經堆成了一座小山。拆了封的瓶瓶罐罐擺在吃飯的桌上和小茶几上,記者大致數了一下,大概有個五六十瓶。老人的房間裏,一摞摞未拆封的保健品整齊地堆放著,不少積了灰塵。

梁奶奶說這些才是「冰山一角」,還有一大堆保健品擺在另一個房間裏,最近兒子住在那個房間裏,不方便向記者展示。

一旁,梁奶奶的老伴正在吃保健品,一個茶杯邊上擺著六七種保健品。「這個是吃心血管的,這個是吃骨質疏鬆的,這個是吃心臟的……」梁奶奶一樣樣地給記者介紹。

記者隨便拿起了其中一瓶「熊膽膠囊」,瓶身上除了產品名全是英文,連最基本的保質期,記者找了半天才找到。

「這是一家大公司從美國進口來的,一瓶要700多呢。」

「哎,買得太多了,已經過期的都已經扔掉了,但是還有這麼多啊。」

面對這些保健品,梁奶奶的心情有些矛盾。

她心裏是很相信這些沒有具體成分說明甚至連商標都沒的保健品的。

「你看我92歲了,眼不花耳不聾,除了腿腳有些不便,其他各方面都很好。」但她也很清楚,這些保健品已經快讓她傾家蕩產了。 

看見新奇的,買!

遇上特別真誠的推銷員,也買!

買了17年保健品,

花光退休金和炒股賺的錢

梁奶奶退休前是小學語文老師,性格直爽,愛接觸新鮮事物,也是杭州第一代股民。

「炒股讓我們發了點小財。」退休以後,梁奶奶跟老伴鑽研了很長一段時間的股市,還賺了七八十萬,讓身邊不少同齡老人羨慕不已。

2002年3月,一次偶然的機會,保健品開始闖入她的生活。

「年紀大了,總想身體能健康點,吃吃保健品對身體肯定有好處的。」

最近幾年,隨著養生保健的話題越來越熱,各種五花八門的保健品層出不窮,推銷模式也一個比一個新奇。

「我就是喜歡新鮮的玩意。」梁奶奶說,她的保健品消費觀也從為了健康轉變成了獵奇和助人積德,看見新奇的保健品她就下單,遇上特別真誠的推銷員她也下單,“無論如何都要支持一下工作的”。


就這樣,從2014年開始,在購買保健品這件事上,梁奶奶更加花錢如流水。「每次都是一兩萬付出去,一些好的保健品我都是成箱成箱買的。」梁奶奶說,最多的時候,買保健品一個月要花上七八萬。

梁奶奶和老伴兩人的退休金一個月有1.5萬,但他們幾乎月月光,這些錢全花在了保健品上。為了能買更多更好的保健品,梁奶奶還陸陸續續拋光了自己持有的多隻牛股。

家裏的保健品越來越多,梁奶奶的錢包也越來越空。

她說,現在她還欠著保健品經銷商好幾萬的保健品貨款。「估計要到明年2月才能這些錢還掉。」

老人買保健品「走火入魔」

兒子無奈:「報警都好幾次了,勸不動啊」


梁奶奶這麼瘋狂地買保健品,子女們怎麼看?

梁奶奶說,子女們平時很孝順,在買保健品這件事上也從不阻攔:「我花自己的錢,他們不會說的。」

可當記者詢問梁奶奶的兒子時,卻得到了另一番答案。

「阻止得了嗎?因為她買保健品的事兒,我報警都報了好幾次了。」一提起買保健品的事兒,梁奶奶的兒子氣就不打一處來。“不知道上了多少次保健品的當了,不長記性啊。”梁奶奶的兒子說。

兒子說,前兩年梁奶奶買了一種保健品,花了三四萬。沒多久警察就找來說,那個保健品牌涉嫌欺詐被抓了,讓梁奶奶登記信息,可老人說什麼都不信。

「我媽媽以前是老師,很享受被人捧的感覺,而且耳根子軟,心眼好。那些保健品推銷員,叫上她幾聲老師,再到她面前哭訴幾句;工作不容易,產品賣不出就要被開除了。’我媽馬上就下單了。」

至於奶奶說的「不聞不問」,兒子解釋說,老人都這麼大年紀了,活得開心就好,兒女們也不圖她的財產,所以“愛買就買”吧。

但說起現在市面上這些保健品推銷,梁奶奶兒子大為光火。

「一天能給老人打二三十通推銷電話,隔三差五上門來,真是太過分了。」他說,甚至有推銷員給老人洗腦,讓老人不要聽兒女的話。“他們這哪是推銷啊,簡直就是騙錢。希望有關部門能好好管管。”

「我過分了,真的過分了」

告誡老年朋友:

保健要理性,別像我這樣濫買

「我過分了,我真的過分了。」採訪中,每每提到買保健品花的錢,梁奶奶就不停地喃喃自語。

採訪期間,梁奶奶的手機響了五六次,一接起來,全是推銷保健品的。

「我不買了,我真的沒錢買了,我的退休金就這麼點,你們就不要給我打電話了。」梁奶奶不停回絕。

電話那頭傳來過兩天要搞促銷的消息,奶奶臉上飄過一絲興奮,但總算有進步了,因為懂得回絕了。

「我知道錯了,現在改還來得及吧?等明年把欠的貨款還清了,我就不再亂買保健品了。」梁奶奶說,她打算搞一次“廚房革命”,改善伙食。“吃得健康點,好一點,肯定比這些瓶瓶罐罐要好得多。”

她同時也想通過錢江晚報小時新聞跟其他愛買保健品的老年朋友說句心裏話——

「我也要告誡大家,有保健意識是對的,但買保健品要有針對性,真的別像我這樣,千萬別濫買。」

杭州夫妻陷入保健品的坑

花掉起碼150萬!

家裏馬桶、水龍頭都是推銷員上門換的

無獨有偶,今天上午,杭州秦先生也給錢江晚報小時新聞打來電話:「我父母也深受其害,至少已經被保健品坑了150萬元。」

秦先生的父親今年90多歲,母親許奶奶也有80多歲了。五六年前,兩位老人經常會去參加一些體檢、旅遊,「我們想想老人家退休後無聊,社區街道、單位里組織了這些旅遊、體檢活動,豐富他們的生活,也蠻好的,所以當時沒太在意。」

漸漸的,兩位老人房間裏的保健品開始多了起來,就連他們自己都覺得吃不完了,便跟小輩們說:「你們拿點去吃吃吧。」這時,秦先生才注意到父母房間裏堆滿了保健品。

「我兒子覺得有點不對勁,拿了其中一瓶問了爺爺奶奶價格,這一盒2000元,那一盒5000元……我兒子對著瓶身上的標籤上網一查,同樣一盒保健品才100元。」

「這些普通的保健品,換個標籤,價格就翻了幾十倍。」秦先生氣不打一處來,追問之下,才知道父母這幾年的體檢、旅遊、聽所謂的專家講座都是保健品公司帶他們去的,並不是社區街道組織的。而他們買保健品至少花掉了養老的積蓄150萬元。

「這些保健品公司知道老人的軟肋在哪裏,有什麼病便拚命推銷相對應的保健品。」秦先生想去找相關部門投訴,父母還阻止他:“他們對我們都是客客氣氣的,你不要去弄人家,人家到時候工作都丟了。”

秦先生則很堅決,「我知道受害的不止我父母,還有千千萬萬這樣的老人正在上當。」但是,投訴並不見效。一次,又有人上門來推銷保健品,父母耳根子軟又買下了3萬多元。“我又向相關部門投訴了一次,對方說得好好的,不會再來了。結果一個禮拜後,同一家公司換了一個推銷員又上門了,這次要我父母花6萬元。我找到了這家公司,但對方一副滿不在乎的樣子。”

甲公司不來了,乙公司還會來。

「我們工作忙,不可能隨時隨刻都在他們身邊防範這種事情的。還是需要有關部門加強監管,但目前的監管我覺得力度還不夠。」秦先生很無奈。父母雖然表面上說再也不會買了,但是暗地裏還在偷偷地買,“這我也知道,但有什麼辦法呢。”

秦先生說,其實還不止保健品,這幾年來,從吃的到用的,各種各樣的數多數不清,比如床墊、馬桶,家裏的水龍頭都換了,零零總總為這些東西父母埋下了200多萬元的單,有些推銷員上門後趕都趕不走,最後報警,警察上門才解決,「對這塊的監管,真的希望社會各方都能重視起來。」

除了秦先生,

還有不少網友吐槽

「我朋友媽媽吃保健品把自己吃進醫院了,連生活都不能自理,害人不淺啊。」

「想不通老人為什麼買保健品會走火入魔?!」

「我覺得子女還是該多陪陪父母。」

「多關心老人,看看老人真正需要什麼。」

「都是被業務員洗腦了。」

「這帶欺騙手段的保健品推銷,為什麼管理部門不管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