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印刷廠罷工 肥佬黎一刀炒高層解決問題

日子過了沒多久,當年一個星期五的晚上,我在我的,上環法國餐廳,正宴請我的,傳媒生意朋友。約九點多,正吃緊甜點,椰子雪糕,配朱古力心太軟,飲著名牌,法國霉到金,E金甜酒。這個貴族霉甜酒,好年份的酒,真是,黃金一滴酒,價值千金啊。

突然手機嚮起,傳來蘋果日報,鄭總經理電話,說「岑先生,大鑊啦,我們印刷工人罷工啊。我們調了,台灣印刷兄弟,過來幫忙。但也只有,三份一印刷機,有兄弟操作,開得動啊。」

那時什麼我喝下的貴族霉、黃金滴甜洒,與吃下的耶子雪糕,及朱古力心太軟甜點,頓時在我體內,即時消失。我對電話中的鄭總經理說: 「等我想想,轉頭給你電話。」

我走入厕所,用水喉水,洗醒個面,更用水濕醒個腦袋,人頓然清醒。坐在馬桶上,打電話給,蘋果日報的鄭總經理,問: 「現在開始咗印刷機,印蘋果日報未啊,印緊什麼版面喇?」鄭總答,「剛印第一版。如果印近四十萬,蘋果日報印完,太陽已升到頭頂上,要印刷至中午,十二點才印晒呀。」

我即時講,「搵你們的印刷大佬,計一計數。以你們現在的人力,印全套蘋果日報,印刷到早上7點,可以印到幾多份?我現在開車,轉頭入到,蘋果印刷廠。我到再想想,怎樣去解決,這個早上前因員工罷工,引致出不到,蘋果日報的危機。」

十點多,我一路開車,一路打電話,通知我員工,返工時順便,買齊所有印刷及發行兄弟的的宵夜。慰勞台灣,及香港沒罷工,的印刷工人,搏命的辛苦。約十一點,我到了蘋果日報,印刷工廠。

我泊好車,鄭總經理,與一眾印刷阿頭,已經企在,我車旁,等我下車。我說,「不要驚恐,定D,想想如何解決問題。7點前,印到幾多蘋果日報呢? 」現今已經離世的印刷大佬說,「約廿萬左右。」我們將印好的四份三,蘋果日報。供應給最遠,西北地區。因為他們,在市區上班,上車前買不到,蘋果日報,在車上看報。他們有機會,轉買其它報紙。即是先送,四份三蘋果日報,滿足元、屯、上、大、粉讀者。其次送去香港,最後供應,沙田、西九,與東九將軍澳及西貢。其餘各區讀者,買不到,他們可能,中午放工食晏,會出來再買,蘋果日報。我們早上7點後印好的蘋果日報,可以填補市區不足,令市區買不到,轉頭或吃午餐前,可以買回蘋果日報。
安排好事情,接住我問鄭老總,什麼事激化,印刷大哥們罷工? 原來是高層決定縮减員工福利,休息時間又減,印刷工人,爭取福利,事件就出現喇。

我話現在成報無生意,大量工人等人請,好易解決啫,打電話去成報印刷廠,即時排隊來上班。到零晨四、五點,各大報紙收到風,記者雲集,蘋果印刷廠外圍採訪。我就對鄭總經理說,早上打電話,去成報印刷廠,找工人返工。成報當年,受蘋果日報影響,跌紙跌到,看不到多深。你們要找幾多,印刷工人都有,不要怕,這個難關,一定解決。罷工事件後,計番當日蘋果日報,仍有近四十萬銷量,只是買少了萬多份。

到了早上,搞掂了一半蘋果日報發行,頂不順睡魔,回家睡覺到中午。朦朦朧朧,電話响起,鄭老總把聲音說: 「董橋社長找你,岑先生。」我問,「什麼事情啊?」鄭說: 「董橋社長話,打極電話,都接不通你阿岑先生。董橋社長,想親口多謝你一聲,幫忙搞掂印刷,及發行蘋果日報。」我話: 「得,得,得,我轉頭給電話,董橋社長。但是鄭老總,你去成報,找夠印刷工人未?」鄭答: 「不用喇,黎智英老闆,回到公司,炒咗個減員工福利嘅高層。打電話叫,所有罷工員工,復職返工,解決了有事情哪。」炒一個高層,解決所有,印刷問題。真如黎智英老闆說,簡潔勝複雜,真是非常利害,的管理方法。

小強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