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四川4名初中女生失聯內幕:險被帶到廣州上班

因為4名初中女生集體失聯事件,「九妹」這個名字在廣安武勝縣城一時街知巷聞。紅星新聞記者日前獲悉,當日與4名女生同行的「九妹」已被批捕。

11月1日,來自四川廣安武勝縣的4名失聯初中女生,最後在1400餘公里外的廣州市天河區汽車站附近被警方成功找到,而將這4名女孩帶到廣州的人,正是「九妹」。若不是被及時找回,這4名初中女生,接下來很可能會跟著「九妹」在廣州當地找工作打工。

實際上,「九妹」是她輟學進入社會後人們對她的習慣稱呼,此前還曾因發音被許多人誤傳為“酒妹”。很少有人知道,這個16歲的「九妹」本姓雷。


△圖中左側第一個持手機的女孩就是「九妹」

如今,4名初中女生已重回校園,但與她們同行的「九妹」目前已被批捕。她究竟是怎樣一個人?當初又是如何和4名初中女生悄悄走上“南下之路”?紅星新聞記者近日多方採訪,試圖揭開事件背後真相,以及關鍵人物「九妹」的面紗……

【1】

4個女孩放學後未回家,

主動聯繫「九妹」外出打工?

11月1日中午,與家人失聯40個小時後,4名女孩在1400餘公里外的廣州市天河區汽車站附近被成功找到,萬幸的是,幾個孩子都平安無事。如今,這4名12—14歲的女孩都已回歸正常的學習生活,而那名被外界猜測將4名女孩哄騙出去的「九妹」,目前仍處於拘留中。


△求助信息

因「九妹」是未成年人,幾天前,辦案人員前去對「九妹」進行詢問時,曾通知「九妹」的奶奶段某陪著一道。

段某向紅星新聞記者回憶說,根據孫女的說法,4名女孩集體失聯事件,其實是4名女孩當天沒有回家,去了一位同學家裏,然後主動聯繫的孫女「九妹」,讓其帶出去一起打工,孫女當時見其中兩個女孩年齡太小,心裏還有過遲疑,但那兩個女孩最後虛報年齡,堅持讓孫女帶出去打工。

在4名女孩被成功找回後,紅星新聞記者曾聯繫上其中兩名女孩的家人,但對方婉拒了採訪。

事實上,4名失聯女孩對「九妹」並不熟,她們只是聽說過「九妹」在外面上班,很賺錢。巧合的是,在決定去打工的前幾天,曾有一個廣州的朋友邀請「九妹」過去上班,九妹便告訴廣州朋友,自己會帶4個女孩一同去廣州上班。

10月31日早上,「九妹」在家裏帶了幾件她平時穿的裙子讓4名女孩換上,因為4個女孩此次出來沒有做任何準備,而她們要去的目的地是廣州,那邊天氣也比較熱。

不過,當那幾件顯得比較成熟的裙子穿在剛走出校門的4個女生身上,看起來特別顯眼,也正因如此,當幾名女孩上了計程車在前往高速路口的途中,曾引起過計程車司機的懷疑。

當時,司機曾試圖從幾個女孩口中「套話」,但似乎被女孩們識破,4個女孩幾乎不參與搭話,主要由「九妹」交談。「九妹」當時跟司機謊稱,她們幾人準備乘大巴車去湖南衡陽參加表演。這也是家屬們在最開始發佈尋人信息時,稱幾個女孩很可能去了湖南衡陽的原因。

當天中午時分,4名女孩在高速路口,跟著「九妹」一同上了開往廣東的大巴車,坐在大巴車最後一排。

幾個女孩的下一站,廣州。

【2】

父親意識到事態嚴重

曾發消息讓「九妹」去派出所未獲回復

事實上,乘車離開武勝那天,是「九妹」該去醫院換藥的日子。

話催促。但最後,孫女到醫院後因為和她賭氣,沒有換藥便直接離開了醫院。

事後證明,離開醫院後的「九妹」,當天就與4名女孩乘車離開武勝,前往廣州打工。其實,在到達廣州前,「九妹」給4名女孩說了在廣州打工的收入等等,並叮囑她們平時上班需要準備兩個微信號,一個工作時用,一個平時跟家人聯繫時用,有的女孩希望賺到錢後就去買一部蘋果手機,不過,「九妹」提醒她們,賺了錢後記得將此行路費還給她。

話,但一直無人接聽,直到傍晚時分,派出所民警打電話聯繫他,稱女兒和4名初中女孩一同走了。

雷先生瞬間意識到事情嚴重性,他在電話里請民警一定要幫忙把幾個孩子找回來,掛斷電話後又趕緊給女兒打電話,還是無人接聽。他給女兒發消息,提醒女兒趕緊回來去派出所,並將隨行的幾個女孩也帶到派出所。

但,女兒一直沒有回復他。

【3】

4女孩懷揣打工夢

剛踏上廣州1小時就被及時找到

第二天,11月1日一早,沒有收到女兒「九妹」回復的雷先生,又聯繫民警,得知幾個女孩還沒有找到。

不過,幸運的是,懷揣著到廣州打工夢的4個女孩,在踏上廣州土地1個多小時後,就被警方及時找到了。就在當天中午時分,4名女孩和「九妹」從武勝抵達廣州,在廣州天河區汽車站下車後不久,就被趕到的當地民警帶回派出所。不久前,一位與她們同乘一輛大巴的乘客,在網上看到關於幾個女孩的尋人啟事後,通知了她們的家人,家人隨後聯繫了警方。

據當天將女孩們從大巴車轉送到廣州天河區汽車站的司機小王回憶,他當時注意到5名女孩年齡不大,沒有帶什麼行李,下車後,她們就走到距車站大約100米的地方停下,並在那裏滯留了1個小時左右。期間,小王出於關心曾問幾名女孩「有沒有人來接你們?」但幾名女孩並未回應他。不久,他就先後接到其中一名女孩的母親和武勝縣警方打來的電話,讓他幫忙留意這幾名女孩,他才知道這5名女孩里有4人還是初中學生,是偷偷跑出來的。


小王隨即撥打了廣州當地的報警電話,很快警察趕到現場,將4個尚未踏入打工生涯的女孩和「九妹」攔了下來,並帶回派出所。

當天下午,雷先生便從新聞上得知,幾個女孩已在廣州天河區被成功找到,從新聞圖片中,他一眼就認出了女兒——「九妹」雷某。

11月18日,紅星新聞記者從相關部門證實,雷某目前已被批捕,案件正在進一步偵辦中。

紅星新聞記者採訪得知,此次集體離家出走的4名女孩,家庭情況大致相同,有的是留守家庭,有的是單親家庭,學習成績都一般,有厭學情緒,個別女孩此前就有過離家出走的經歷。一位了解本案案情的人士告訴紅星新聞記者,無論是4個失聯女兒的家庭,還是「九妹」的家庭,都應該從這件事情中有所反思,注意對孩子的教育。

【4】

跟著奶奶長大初一輟學,

「九妹」曾輾轉多個城市“上班”

如今,因為4名初中女生集體失聯事件,讓廣安武勝這座小縣城不少人都知道了「九妹」這個名字。

「九妹」,並非因她在家中排行老九,而是她輟學進入社會後人們對她的習慣稱呼,以至於很少有人知道,這個16歲的女孩本姓雷。在父親雷先生印象中,「九妹」其實是女兒最初的QQ網名。雷某自己似乎也對「九妹」這個稱呼情有獨鍾,她甚至特意找人將「九妹」兩字紋在自己右手靠虎口位置的手背上。

奶奶段某說,因為兒子兒媳要在外面打工掙錢,孫女雷某從小到大幾乎都是跟隨她長大,「小時候還是聽話,後頭就不怎麼聽話了」。

雷某曾在武勝縣城、重慶合川等地上過學,但上了初一便輟學。雷先生說,當初之所以送女兒到合川上學,是因為當地有一所封閉式學校,他希望這樣子能夠讓女兒好好學習,但沒想到女兒最後還是不願意繼續讀書。

雷某後來跟家人提出要去打工,但雷先生覺得女兒年齡還小,應該去學一門手藝,之後,雷某去跟人學習美甲。雷先生說,這些年,女兒曾在武勝、南充、重慶等地斷斷續續上過班,但對女兒的工作並不十分清楚,也不知道女兒曾在KTV上過班。

另外,關於「九妹」的職業情況,一位失聯女孩的家屬在看過幾名女孩離開武勝的監控視頻後,其朋友跟她說,其中一名女孩就是「九妹」,曾在當地一家KTV上過班,聽說還會喝酒。這句話曾讓這位母親心裏隱隱有些擔心。

不過,紅星新聞記者事後採訪「九妹」的奶奶段某時,她說孫女不喝酒,家裏也不會讓她喝酒。 此前,紅星新聞記者在武勝縣城採訪時,曾有群眾猜測「九妹」此前是否還帶過其他女孩去外地上班。紅星新聞記者曾就此事聯繫過武勝警方,警方表示目前尚未掌握相關線索。

儘管九妹曾在多地輾轉上班,還據說在KTV從業過,但其父雷先生說,可以肯定的是,女兒沒有賺什麼錢,因為有時還會打電話找家裏要錢。「她畢竟還是個小娃兒,能賺啥子錢,所以打電話要錢,我們也就給她,只要她聽話。」雷先生說,女兒輟學後,又遭遇了車禍,家裏為女兒重新改了一個名字,希望她不再讓家人操心,但沒想到又出了這件事。

雷先生說:「她犯了錯,國家有法律在那裏,該怎麼辦就怎麼辦」。

奶奶段某則更擔心孫女什麼時候能出來,上次辦案人員去詢問孫女通知她陪著時,她看到孫女,心裏一陣難受,在即將離開前,她叮囑孫女說:「要聽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