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曾經的金融才女被懸賞10萬 非法集資10億轉移上億

(原標題:非法集資10億,轉移上億元 騰信堂背後還有洗錢大案)


杭州警方在泰國抓獲嫌疑人朱某麗(右)。

還記得騰信堂嗎?那個掌門人朱某麗頭頂「金融才女」光環,因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近10億元,今年年初在曼谷落網後,由杭州警方押解回國。

朱某麗是公安機關公開懸賞通緝涉嫌網貸案件24名在逃嫌疑人之一,懸賞金額達10萬元。

2010年,她創辦了杭州騰信堂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騰信堂」),以保本付息、炒外匯形式非法吸收資金10億元之巨。她名下被查獲的豪車有4輛,其中有喬治·巴頓、賓士等,房產有23套,扣押涉案資金還有2900多萬元。然而,在後頭,還有一個洗錢大案。

昨天上午,杭州拱墅公安分局召開新聞通報會,通報了這起洗錢案的前前後後。此案也是破獲的杭州市首例非法集資洗錢案。

曾經的金融才女

為何被懸賞10萬

朱某麗曾被稱為「金融才女」,16歲開始打工,23歲開始創業,從服裝店到股市金融,一路被稱為傳奇。實際上,朱某麗只有高中學歷,憑著良好的相貌,能說會道,混得風生水起。

為了進一步深入學習金融,2000年,在股市混跡多年的她,開始接觸期貨產品。2005年,又接觸黃金,並隨朋友到了香港。2006年,她進入金融公司,開始做黃金在線買賣……

朱某麗每天鑽在裏面琢磨,一些香港的朋友還傳授了很多技巧,使得她在分析和操作的技能技巧方面增長了很多知識。就在這樣一個嚴峻複雜的金融背景下,她操盤的項目資金不僅沒虧,反而盈利頗豐。

此事一時傳為行業佳話,可謂一戰成名。

2010年,她創辦了杭州騰信堂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以保本付息、炒外匯等形式向群眾非法吸收資金。

和那些十分山寨的公司不一樣,騰信堂有技術、有團隊,有專業機構把關,有前期計劃方案,並且和一些資深的國外金融公司合作,能推薦更好、更豐富、更適合的產品給客戶,還會為客戶提供必要的風險提示,幫助規避金融投資風險。騰信堂以杭州為發源地,以上海、香港為總部,戰略佈局至全國各大城市。

2018年7月,有群眾報案,拱墅公安立案偵查,朱涉嫌非法吸收群眾資金達10億元。同月,朱某麗潛逃,隨後被列為浙江省公安廳公開懸賞通緝嫌疑人,懸賞金額達10萬元。她名下被查獲的豪車有4輛,其中有喬治·巴頓、賓士等,房產有23套,扣押涉案資金還有2900多萬元。

重大非法集資案背後

又牽出一樁洗錢大案

今年1月初,拱墅警方發現朱某麗在泰國曼谷。隨後公安部、浙江省公安廳、拱墅公安分局6人趕赴泰國曼谷。1月7日,在曼谷一處繁華地段的住宅公寓內,朱某麗落網。

朱某麗在杭州時,飲食起居有助理和廚師,出門帶保鏢,經常坐價值300多萬的喬治·巴頓越野車和100多萬的賓士轎車。落網時,她的生活頗為拮据。客廳牆上還掛著泰語音標,筆記本上也有她自學泰語的筆記。

而協助她外逃的李某征等人,因組織他人偷越國(邊)境案同時被查處。拱墅警方說:「我們發現李某征在案發前後曾多次提供相應銀行卡賬戶,協助朱某麗將巨額非法集資款散存於多個銀行賬戶,以及在不同銀行賬戶之間頻繁劃轉,將資金轉化為房產、汽車、珠寶等財物或參與其他投資活動,可能涉嫌洗錢犯罪。」

經審訊,犯罪嫌疑人李某征對知曉朱某麗進行非法集資活動的情況供認不諱。事後李某征被拱墅區人民檢察院以涉嫌洗錢罪、組織他人偷越國(邊)境罪批准逮捕。

李某征被捕後,拱墅公安分局在中國人民銀行杭州中心支行反洗錢處的配合下,又查到了犯罪嫌疑人李某、雷某涉嫌採用同櫃取存和實際取現兩種方式(典型的洗錢手段)協助轉移一億餘元非法集資款,並於2019年5月21日一舉抓捕上述兩人。

6月27日,李某、雷某被拱墅檢察院以涉嫌洗錢罪批准逮捕。

月入萬元的「好機會」

他們幫忙洗錢

李某是70後,杭州人。2016年底朱某麗的一通電話,徹底改變了他的人生軌跡。朱某麗不僅邀請李某參觀騰信堂公司,還向其介紹公司對外發售的金融理財產品。

她提出讓李某辦理銀行卡供公司走賬使用,並允諾支付每月1萬元好處費。李某心動不已,還找來其同事雷某一起加入這項頗具「錢途」的事業。

此後,騰信堂公司吸收的大量社會公眾資金被陸續存入雷某、李某的賬戶。根據朱某麗等人的指示,雷某、李某不僅大額提現,還以同櫃取存的方式協助將巨額贓款流轉給他人。

所謂「同櫃取存」,其實就是由前後二人相互配合在銀行同一櫃面辦理取現、存款業務,達到轉賬之效果,但不留下轉賬痕迹的一種新型資金轉移方式。

2017年2月,李某、雷某在明知資金是集資詐騙、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犯罪所得的情況下,向朱某麗提供多張本人銀行卡用於接收騰信堂公司的非法集資款。

經統計,雷某轉移犯罪所得共計人民幣7232萬餘元,李某轉移犯罪所得共計人民幣3281萬餘元。

2017年深秋,伴隨理財平台暴雷聲此起彼伏,雷某和李某開始感到惶恐不安。雷某找到對方,讓她寫了一張「走賬與雷某無關」的字條以求“自證清白”。

李某則不僅刪光了其和雷某、朱某麗的聊天記錄,還變賣了對方為其購買的轎車,以求脫離干係。

9月2日,拱墅檢察院以涉嫌洗錢罪對雷某、李某提起公訴。11月19日,拱墅區法院以洗錢罪判處雷某有期徒刑三年六個月,並處罰金人民幣360萬元,判處李某有期徒刑三年,並處罰金人民幣170萬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