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捍衛法治絲毫不能放鬆

香港回歸後擔任首位律政司刑事檢控專員的江樂士,在香港司法界及法律界得到尊重,退休後他仍然十分關心香港司法精神能否得以保持。最近他為報章撰文及接受網媒訪問,對香港法治前途問題提出個人看法,他說他最關心的法治問題不是現在,而是 2047 之後。他認為,《基本法》僅承諾 50 年不變,今天距離這個日子還有31 年,若香港仍想維持法治,應令北京對香港及一國兩制放心,法治精神要認真及全面地落實。

堅守法治是文明社會所奉行,這不單止於遵守法律例文,更要尊重整套司法制度,並且相信在普通法的傳統中任何人不論其社會地位、財富、政治立場均會得到公平對待。

江樂士提出這個疑問,原因顯然係破壞法治的例子近年時有聽聞,幸好法律界都會有人第一時間站出來糾正,竭力捍衛法治精神。不過社交網頁最近連續多天報道一宗在東北新發展區範圍內的土地回收糾紛。據稱土地的租約九年前已完結,但九年來租戶仍繼續佔用,堅拒交還。最近業主希望藉東北發展的機會把土地作發展用途,卻遭到土地佔用者堅決頑強抵抗,導致有人受傷,至今事件仍然未解決。但最令人奇怪是這宗破壞法治的個案至今未有人公開譴責。

土地佔用者與土地擁有人簽約租用土地,到期後如果不同意交還,可以按租約提出訴訟,由法庭解決;東北新發展區該幅土地的擁有人按法治精神向法庭求助,法庭亦派出執達主任到場解說,但土地佔用者拒絕聆聽,直接挑戰執達主任傳達的法庭命令。

 此情況明顯是有人在牽涉個人利益時,罔顧法紀設法保護自身利益。如果這種情形成為新常態,香港的法治精神便會動搖,到最後甚至連累整個香港。江樂士為報章撰文時指出:「顯然大家希望 2047 年後仍維持現時的法律制度,但這並不是必然。」

最近社會開始討論2047 年香港的前途,可以猜想北京首要考慮的是香港對中國的價值;如果北京看到香港人對法治精神如此不著緊,定會影響領導人對2047年後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想法。

雖然我們不能夠憑收回東北發展區一塊土地就推論到司法系統及法治未來受到衝擊,但一些細微的事往往會帶來震撼後果。江樂士在網媒專訪中說:「讓北京對香港及一國兩制有信心,是非常重要的事。」法治除了是香港最要的核心價值之外,也是北京對香港及一國兩制信心的基礎,動搖法治也等於動搖香港的前途。江樂士說「不是必然」完全是在於我們今日有沒有堅守法治的底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