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是香港城市的安魂曲」 卜睿哲:我們可能見證香港特殊地位終結

香港的暴力示威不斷升級,美國國會通過「香港人權民主法」,這一系列的變化,連前美國官員都感到震驚。前美國在台協會主席卜睿哲(Richard Bush)認為,暴力示威正為香港奏起安魂曲,美國國會通過的法案更是火上加油。高人話, 卜睿哲的觀點值得港人深思,可看看中評社的報道。

卜睿哲。中評社圖片

卜睿哲。中評社圖片

美國知名亞洲問題專家卜睿哲稱,香港在「一國兩制」之下的特殊地位有可能在暴力升級的抗議運動之下終結。他承認美國國會新通過的法案有推動香港沈淪的危險,但他期待白宮在執行中有回旋餘地。

現在是布魯金斯學會東北亞政策研究中心高級研究員卜睿哲,最新在布魯金斯官網上撰寫題為「香港城市的安魂曲」(A requiem for the city of Hong Kong)之專文,分析此次香港抗議運動暴力明顯升級之特點,開篇即斷言:「正如我們所知,我們可能正在見證香港的終結。」(We are likely witnessing the end of Hong Kong as we know it.)

卡睿哲在布魯斯金網站的文章。

卡睿哲在布魯斯金網站的文章。

這篇文章發表第二天,美國國會參議院19日傍晚無異議通過2019年「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要求美國行政當局每年對香港自治情況進行評估,以決定香港是否還可享有1992年「美國-香港政策法案」所給予的特殊地位。美國國會眾議院20日傍晚快速通過參議院版本的法案,將送交特朗普總統簽署。

中評社記者問卜睿哲:特朗普會簽署這項法案嗎?如果此法實施,真對香港和香港人民好嗎?有人稱這項法案若剝奪香港特殊待遇,只會推動香港沈淪,您是否同意這種看法?

卜睿哲回應:「我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我猜想特朗普總統更希望這個法案不要送到他的辦公桌上。如果他簽署了(或否決),他和他的下屬現在有責任執行。在有些情況下,國會要求行政部門採取行動,而行政部門卻沒有這樣做。我正在等待這項法案的最終文本,看看白宮還有多少回旋的餘地。我很確定有一些。」至於這個法案若簽署,主要受害者是否香港及香港人民,會否推動香港沈淪,卜睿哲表示,仍在觀察法案文本,但這種危險確實存在。

在「香港城市的安魂曲」這篇文章中,卜睿哲指出,要證明「一國兩制」的主張是正確的,需要各方有良好的判斷力和克制力。最終,共存的可能性消失在催淚瓦斯的煙霧和汽油彈的火焰中。

曾在香港生活到中學時代的卜睿哲分析,人們相信,造成當前香港危機的原因是社會和經濟不平等,這種想法是有道理的。他指出,香港是世界上財富最集中的地區之一,但年輕人找不到好工作,也買不起房子,因而無法成家。但經濟和社會不平等已存在幾十年,對此幾乎沒有採取任何措施,缺少的是糾正的政治意願。原因之一是大多數商業精英不願意分享他們的財富;另一個原因是,北京中央政府認為,通過商界精英和公務員領導的統治,有可能保持香港的繁榮與穩定。

卜睿哲指出,這種策略有一個「阿喀琉斯之踵」(致命弱點)。在「中英聯合聲明」中,北京同意香港實行獨立的司法制度、法治以及保護公民和政治權利。1997年政權轉移後,一個純粹的經濟城市變成了一個非常政治化的城市,市民們渴望行使他們所擁有的政治權力,並認識到這是減少政治和經濟權力集中的唯一途徑。

近年來一直關注香港形勢並有專著的卜睿哲分析了此次抗議運動與2003年和2014年兩次較大規模抗議活動的不同:首先,香港政府顯然沒有意識到,民眾對經濟和政治問題的不滿情緒仍在非常接近表面的地方發酵,遣返條例只是點燃新的抗議運動的火花。港府最終做出了讓步,但為時已晚,抗議者無法認識到讓步的價值。

其次,與2014年相比,這次抗議運動中更激進的成員採取了不同的策略。他們沒有佔領道路,而是採取了「游擊戰式」的行動,在城市裡四處游動。抗議者的暴力程度比以前要嚴重得多。在卜睿哲看來,「抗議者挑釁警察的次數之多,足以形成攻擊和反擊的惡性循環」。

卜睿哲指出,抗議者犯了幾個策略性錯誤。當香港政府做出讓步時,他們要麼沒有看到宣告勝利的價值,要麼不想這麼做。他們想要延長這場鬥爭,使妥協成為不可能,並盡可能多地損害香港的體系。他們提出了一系列最大化的要求,並一直堅持到今天。抗議者組織的方式強化了這種不妥協的立場--他們的運動是由激進分子組成的網絡,缺乏正式的領導。運動「如水般」進行,很多人很活躍,但沒有人負責。沒有任何機制來判斷持續的行動何時會導致當局讓步的回報遞減,沒有辦法決定什麼時候收手。

最後,抗議者誤判了外部角色的意圖。卜睿哲指出,一方面,抗議者對中國領導人對國家安全的擔憂不理解,反過來又因為其抗議方式強化了這種擔憂。香港的強硬派正在強化北京的強硬派。

另一方面,一些美國政治領導人一直強烈支持這場運動,即使他們沒有完全理解它的暴力特性,抗議者似乎並不明白,作為美國採取行動的最終決策者,特朗普總統並不關心民主、人權和法治,他只是在與中方的交易中採取選擇性綏靖的手法。

最後,卜睿哲總結道,香港商界精英利用「一國兩制」來自肥;激進的政治活動人士利用北京給予的自由製造出中國領導人肯定認為的對香港主權的挑戰;北京中央政府現在可能會從根本上削減曾受保護的香港自由,並實施嚴格控制,以確保這種危機不會再發生。在這樣的體制之下,香港能否作為國際金融中心生存下來,還有待觀察。

延伸閱讀:https://www.brookings.edu/blog/order-from-chaos/2019/11/18/a-requiem-for-the-city-of-hong-kong/

毛拍手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