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猶豫建制派選民是最後的關鍵

區議會選舉臨近,各方大力發功,左右選情。整體而言,這次反《逃犯條例》風波,對反對派的選情大大有利,對建制派極度不利。建制派佔據了本屆區議會72%的議席,今屆如果能夠保住50%的席位,已要謝天謝地。

這兩星期的事態發展,對建制派的形勢有稍稍輕微好轉,主要有兩方面,第一是持續的所謂「大三罷」的示威,示威者阻截了主要公路和阻礙地鐵行駛,令到上班一族極其不便,怨聲載道。泛民不肯與暴力割蓆,對事件視而不見,觸發市民不滿;第二是特區政府制止暴亂的表現軟弱,連建制派的選民亦很有意見,不過,上星期六解放軍便服出營協助清路,以及這星期警方換了一哥後硬起來,包圍理大,拘捕和登記了約1100名示威人士,讓親建制派市民稍稍舒氣,對建制的選情略有幫助。

但總的而言,這次選舉的正常賽果,仍是反對派大勝。我很奇怪為什麼建制派告急的聲浪這樣小,他們的選情,其實已危如累卵了。

看看最新民調就知,首先看支持度。2015年上屆區選時,支持建制政團46.6%,支持反對派政團只有38.9%,建制政團淨支持有7.7個百分點,才可在單議席單票的區選中取得72%席位。但最新民調顯示,支持建制政團的市民大跌到36.5%,支持反對派政團者就狂升至59.5%,建制派政團變成浄輸23個百分點,在單議席單票制選舉那能不敗?

其次看新增選民。這次選舉一個附加變數是有39萬新增選民,他們以年青人為主,大部分人會投反對派。以八成投反對派計,反對派候選人每區平均淨增240票。

第三看投票率,上屆區選投票率47%,若溫和增長到53%,由於新增投票者有七成投反對派,反對派每區再淨多267票,每區加新增選民合共浄多507票,以此推算,建制派議席已跌到50%的臨界點。

若投票率急升到58%,反對派因高投票率影響再加新增選民效果,每區合共淨多853票,建制派會議席大面積丟失,他們的議席會遠低於50%。以現時民情的熱度,投票率升至55到58%這些高水平,絕不為奇。

總的來說,建制派的選情極其嚴峻,而最後的變數是建制派的猶豫選民會否出來投票。按民調估計,建制派選民當中,有三成是猶豫的選民。過去,他們都是建制派的支持者,但在反《逃犯條例》的風波中,他們覺得特首林鄭表現很差,特區政府抗暴不力,因此改變過往的投票意向。我甚至聽過有建制派選民說,一家四口會投票給泛民,藉此表示對政府的不滿。這些建制派的猶豫票,甚至轉成投反對派的票,絕對會左右今次選舉的結果。

不過,無論選民因何投票,是次的選舉將會有深遠的影響。它將會被反對派甚至國際社會視為香港民眾是否支持暴力抗議行動的公投。反對派大勝,在外國人眼中,將意味著大多數香港人支持反修例示威運動。

另外亦有實質影響,立法會有一個議席由區議會選出,反對派如果在區議會選舉中奪得過半數議席,先在立法會多拿一席。另外,區議會也會選出117名行政長官選舉委員會成員,由於建制派特首候選人一般只以一、兩百票勝出,若反對派多了百多票,再加上反政府的發展商的票,反對派甚至有機會推代表做特首管治香港。

雙方民意基本固化,超高投票率也是大概率事件,建制派的猶豫選民如何投票,將是左右這次區選的最後因素。

盧永雄

盧永雄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

阿富汗18年血的教訓

國際新聞真是越來越刺激。美國國會接連通過《香港人權和民主法案》和《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