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冰花男孩」之父申請貧困戶被拒 村支書:不符合標準

近日,雲南「冰花男孩」父親王剛奎發文稱申請貧困戶名額被拒一事在網路引發熱議,轉山包村支書耿濤9日回應稱,經核實,王剛奎家不符合建檔立卡戶標準。

2018年1月9日,雲南昭通魯甸縣新街鎮轉山包村一名頭頂風霜上學的孩子照片在網上引起廣泛關注,照片中的孩子王福滿被網友稱為「冰花男孩」。

2019年12月6日,王剛奎在網上發文稱,「現在我們家還沒有被村裡認定為貧困戶,我們想申請這個貧困戶的名額,還有村裡每個月都會給參加掃路的人發500元錢,我媽和我老婆也想去參加,但我們遲遲申請不到……」


圖為「冰花男孩」之父在網路上的發文。網路截圖

這篇文章引來網友的諸多討論,還有網友表示,「冰花男孩」的爸爸是在利用輿論給自己爭取利益……

王剛奎承認此網文是自己所發,他說自己雖然有一個麵包車,但也只值兩三千塊錢,他現在昭通昭陽區打工,收入頗低,「我在我們轉山包村應該是最窮的一家。」

針對此事,轉山包村支書耿濤回應稱,王剛奎名下有兩輛車,獲知網上輿情後,村委會於9日上午專門派人去王剛奎家裏核實情況,發現王剛奎家在2015年就享受了建房項目4萬元補貼,有約160平米的兩層平房,王剛奎家中還養著三頭黃牛和三小一大四頭豬,不符合建檔立卡戶標準。對於王剛奎提出將其母親和老婆去村裡參與掃地的要求,耿濤說,這是村裡提供的公益性崗位,用於照顧村裏的殘疾人和五保戶,王剛奎的母親和老婆身體健全,不符合標準。

此前,「雲南一扶貧工作者‘罵’貧困戶」和「雲南昭通一村民拒絕簽字脫貧被通報」的新聞先後成為網路熱議事件。此次,「冰花男孩」父親王剛奎發文再次引發了「扶貧先扶志和扶智」的熱議。有專家表示,在「後脫貧攻堅」時代,應該把扶「志」和扶「智」結合來,樹立脫貧標杆,從「要我脫貧」真正變為「我要脫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