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國不爆 美國會爆

香港的亂局,和外地勢力密不可分。而2017年美國總統特朗普上台後,中美關係進一步惡化,香港的反對派對美國如蟻附羶,令本地誤以為有外國支持,局面快速變壞。不過難聽點講句,香港政客依附美國的態度,其實和國際大潮流背道而馳。

看看最近在倫敦召開的北大西洋公約組織(美國領導的軍事同盟)峰會,就可見一斑。特朗普在峰會後發推文稱,「各國對美國只有深深的尊重。假新聞媒體正在盡一切可能貶低我在倫敦非常成功的北約之行。」

事實上特朗普這次北約峰會之行,可說是灰頭土臉。會前法國總統馬克龍接受《經濟學人》採訪時已表示,「我們目前正在經歷北約的腦死亡。」他指的是美國宣佈從敘利亞北部撤軍,讓出大片地區讓土耳其入侵敘利亞,驅趕曾是美國盟友的庫爾德人,歐洲和北約對美國和土耳其的行為束手無策。,法國總統馬克龍明確表示,從解決貿易戰到伊朗核問題等全球議題時,歐洲應該把目光投向北京,而不是華盛頓。

在北約峰會期間,在白金漢宮的一個酒會之上,一部加拿大電視台攝影機捕捉到加拿大總理杜魯多在嘲笑特朗普,描述特朗普講過不完的記者會,戲稱「他(特朗普)整個團隊在旁看得下巴都跌下來了。」而一群歐洲領導人圍成一圈,樂不可支。

過去美國是世界的中心,美國總統何曾被人如此嘲笑過。在北約峰會後,美聯社發表題為《美國曾經的超凡影響力 正在特朗普治下衰退》的文章,講起幾代人以來,美國一直將自己視為世界的中心。不管是好是壞,世界上大多數國家都把美國視為巨人:尊重它,害怕它,也向它尋求答案。

「我們是美國,」克林頓政府時期的國務卿奧爾布賴特曾說,「我們就是那個不可或缺的國家。」

美國如今仍然是全球的超級大國。但現在,美國影響力快速削弱,令全球的地緣政治版圖發生了深刻的變化。華盛頓的老朋友,有不少在尋找其他盟友。很多時候,他們會把目光投向中國或俄羅斯。

在接受美聯社採訪時,美國的外交官、許多其他國家的官員和學者都描述了正在變化的國際秩序,美國曾經扮演的中心角色正日漸削弱。關鍵原因,是特朗普競選時開始奉行「美國優先」的外交政策。今年9月,特朗普在聯合國大會上表示:「未來不屬於全球主義者,未來屬於愛國人士。」

美國的影響力本來已逐漸消退,特朗普帶來更赤祼祼的利己主義,令美國在國際關係上的領導力,正快速消散。

這兩年美國失去大量老朋友,增加的新朋友寥寥可數,香港的反對派和新疆分離份子,一定要計算在內。

香港暴力反對運動的「攬炒行為」,唯一的理念出路是所謂「支爆」(中國崩潰)。中國不崩潰,他們沒有成功的機會。他們投向美國以背叛國家的方式,去賭中國崩潰,即使毫無國家民族觀念,只是一種政治投機,也是愚笨行為。以特朗普這種欺壓對手、榨取友國的大小通吃行為,只是「飄風不終朝,驟雨不終日」,各國必將起而反抗,美國逼不到中國爆破,只會令自己先爆。

後記:若泛民大佬司徒華仍然在生,一定不會這樣投美。

盧永雄

盧永雄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