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手握五六百萬等買房 杭州有人搖號一年「損失」

(原標題:手握五六百萬去買房!杭州有人搖號一年「損失」10多萬,卻說……)

自去年4月實施搖號新政以來,奔波於一個又一個樓盤之間參加搖號,已成為不少杭州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某樓盤售樓處現場(樓肖桑攝)

但事實上,搖號並非不用付出成本。一些紅盤,尤其是高端紅盤,設置了較高的資金凍結門檻,如位於濱江區的杭州壹號院和曉風印月,每次開盤均要求凍資數百萬元,但中籤率依然很低,能搖中的只是少數。而那些屢搖不中的購房者,一年下來,僅利息上的損失就高達10萬元。

凍資總額超百億元

折射出驚人購買力

搖號新政實施後,部分樓盤價格相比二手房優勢明顯,報名人數遠超房源數量。因為不愁賣,同時也為了減輕工作量,開發商設置了凍結驗資門檻,要求凍結一定額度的資金,將一批並不具備購買力的購房者擋在門外。

今年以來,隨著調控持續深入,杭州樓市出現分化,越來越多的樓盤不再要求凍資。在當前行情下仍有底氣要求凍資的,絕對是紅盤中的紅盤。杭州壹號院和曉風印月就是這樣的紅盤。

杭州壹號院最近兩次搖號,無房無貸購房家庭的凍資金額分別是210萬元和270萬元;有房或有貸的凍資金額分別為420萬元和540萬元;全款購房的凍資金額分別為700萬元和900萬元。這兩次搖號的報名人數,分別是2264人和1123人。由於總價不低,打算購買杭州壹號院的購房家庭,絕大多數都屬於二套或者有過房貸,平均凍資額度超過400萬元。

曉風印月今年10月首次開盤,凍資門檻也不低。其中,無房無貸(首套)購房家庭須凍資170萬元,其他購房家庭(二套)須凍資340萬元。曉風印月首開共有4221戶家庭報名,凍資款總額超過100億元。12月第二次開盤,報名人數3399人。

一個樓盤一次凍資額就達上百億元,真金白銀,從一個側面折射出杭州樓市的驚人購買力。

搖高端紅盤成本不小

一年損失10萬元利息

紅盤雖然誘惑挺大,但是久搖不中的代價也不小。前前後後參與杭州壹號院和曉風印月四次搖號的購房者劉磊(化名),至今還沒搖中,他告訴記者,搖這些高端樓盤的成本其實不小,一年下來的利息損失就超過10萬元。

「開發商領出樓盤預售證後,一般都會要求在一周之內凍結資金並報名。因為開盤時間不確定,凍資款肯定不能做長期理財,要保證隨用隨取。」劉磊說,為此他不得不放棄年化率相對較高的銀行長期理財產品,轉而選擇可以當天取回資金的理財產品,自然年化收益率要低很多。

「我看中了杭州壹號院和曉風印月,因為是二套,凍資款都需要三四百萬元。參加搖號之後買了隨時可取回資金的理財產品,年化收益率只有3%左右,而長期理財產品收益率可以達到5%。以400萬元資金來計算,一年下來光利息差就達到8萬元左右。」劉磊表示,“每次凍資要一周左右時間,四次凍資就是一個月,這期間的機會成本就是400萬元的理財收益。一年下來,搖號的資金成本差不多10萬元。”

劉磊說,他並不是孤軍奮戰,在他所在的購房群里,有很多跟他一樣的「屢敗屢戰」者。如果細細算上一筆賬,為搖高端紅盤付出的機會成本還真不小。

為了改善

手握五六百萬元一直等待

杭州壹號院和曉風印月加起來,今年一共開盤五次,共計1296套房源,全部售罄。所剩的房源已經不多。

手握數百萬元,卻一直搖不到房,怎麼辦?林女士的回答是:等。

來自溫州的林女士,參加了曉風印月的搖號,結果都沒搖中。她告訴記者:「我在杭州已經有一套房了,在濱江區四橋這邊。再過幾年,我和我先生都退休了,打算搬來杭州居住,所以考慮以女兒的名義在濱江再買一套,以後都住在濱江,離得近。這次沒搖中,就等曉風印月下次開盤,一邊看看其它樓盤,比如明年要開盤的時代濱江四季,地段也很不錯,目前限價情況下,價格也不會有多大突破。」

「買這類房子的購房者手裏都有房,主要是為了改善。」林女士表示,自己不是投資,儘管手裏有五六百萬元,也不會去搖那些價格便宜的“萬人搖”紅盤,而是一心等待自己想要的改善樓盤。

劉磊也說,自己所在的購房群,大家的想法都差不多,買六七百萬元甚至上千萬元的房子都不是為了投資,就是為了改善,所以很少看到他們要去搖什麼萬人搖的剛需盤。「我們這些人搖高端紅盤就是為了改善居住,看中的就是地段和品質,而且在限價之下,安全邊際也比較高。搖不到就繼續搖,儘管一年的資金成本要10萬元,一旦搖中,這10萬元就不算什麼了。」

防疫的超前思維

新型流感來勢洶洶,除了中國大陸之外,各地政府都在思量如何不讓疫症蔓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