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金毛怪咖」約翰遜兩大勝選絕招: 演技高超 觀點鮮明

英國在拖延了兩年多還脫不了歐的背景下,舉行大選,由約翰遜領導的執政保守黨在國會選舉大勝。據票站調查顯示,保守黨穩奪下議院大多數的357席,比選前多了39席,以多出半數64席的優勢控制國會,意味他們毋須與其他政黨合作可以執政,並推動脫歐法案,有利首相約翰遜在下月底前完成脫歐協議。

最大在野工黨失去多個議席,預測獲得201席,比之前大減61席。工黨在多個支持脫歐的選區,流失大量得票,更首度失落英格蘭東北部傳統票倉布萊斯谷。黨魁郝爾彬雖然在所屬選區勝出,但他宣布,不會再帶領工黨參與下次選舉。

約翰遜的大勝,證實了他有戰勝危機的生存能力,得到英國選民投票支持出任首相。約翰遜這個「金毛怪咖」,又成功「二進宮」了。

事實證明,約翰遜有能力戰勝危機、保存自身。BBC追踪了他是怎樣走到今天。

約翰遜的曾祖父是土耳其記者;他生於紐約;父母分別是外交官、藝術家,一家人曾在美國、英國、布魯塞爾生活。

約翰遜和他爸爸。

約翰遜和他爸爸。

約翰遜在中學時代就讀名校伊頓公學。1983年,約翰遜進入牛津學習古典文化。大學期間約翰遜出任牛津大學辯論社主席,該辯論社被譽為英國政治家的搖籃

約翰遜(後左1)和母親夏洛特(前中)。

約翰遜(後左1)和母親夏洛特(前中)。

畢業後約翰遜成為一個「妙筆生花」小記者。他做記者時屢次引發爭議。1987年,新出道的約翰遜擔任《泰晤士報》記者,沒多久就因編造引語被炒魷魚。

後來約翰遜出任立場比較保守的《每日電訊報》駐布魯塞爾記者。BBC政治事務副主編皮納(John Pienaar)形容,約翰遜的新聞報道「把事實與歐洲懷疑論者的想像巧妙地結合在一起」。

約翰遜當年執筆的一篇報道宣稱,布魯塞爾聘用專業嗅探「確保歐盟糞肥味道一致」。皮納說,約翰遜還報道過「香蕉太彎不合法、避孕套尺寸不達標」等等。

那些故事或許也是先兆--約翰遜在未來的政治生涯中成為脫歐領軍人。

年輕的約翰遜與第一任妻子。

年輕的約翰遜與第一任妻子。

從布魯塞爾回到英國,約翰遜出任《每日電訊報》專欄作家,後來擔任右翼雜誌《觀察家》主編。他是一個「煽風點火」筆桿子。在這期間,約翰遜屢次得罪特定讀者群。他曾用貶義詞形容非洲人;曾說單親媽媽的孩子「缺乏教養,愚昧,粗野,私生」。

但是,在他掌門期間,《觀察家》發行量大增。伴隨著新聞生涯的蒸蒸日上,約翰遜涉足電視,主持BBC熱門秀《新聞問答》。該欄目本周一集,主持人和嘉賓一邊解讀新聞時事,一邊斗機智、抖包袱。

許多觀察人士認為,約翰遜的「口無遮攔」的言論、觀點或許給他惹火燒身,但同時也為他積攢了人氣。這為他今後在政壇走紅搭好了台。

2001年,約翰遜當選保守黨議員,代表距離牛津不遠的亨利(Henley)選區。2008年約翰遜當選倫敦市長。2012年倫敦主辦奧運會。儘管組織工作與市府無關,但是,時任市長的約翰遜成了無頭銜的奧運形像大使。一場體育盛事讓世界認識了約翰遜。

約翰遜主管倫敦期間出台諸多抓眼球的政策,其中之一是20107年7月推出的「鮑里斯單車」。

倫敦共享單車計劃用市長大人「小名」鮑里斯來命名,充分體現約翰遜既是政客、又是明星人氣高到了什麼程度。

約翰遜本人經常親自做宣傳。不過也有批評人士指出,共享單車根本不是約翰遜的構思,那是前任倫敦市長宣佈的計劃。

約翰遜的某些政策也曾受到廣泛批評。比如,修建一座橫跨泰晤士河的花園橋,紀念已故的戴安娜王妃。花了7000萬英鎊之後,這個宏大計劃最後不了了之。

不過這時候,約翰遜已經重返議會--他在2015年大選中再次當選議員。

2016年公投前,約翰遜在脫歐這個問題上的立場相當不明確。他曾在報紙上發表文章主張英國必須脫離歐盟,但同時又草擬了另外一篇稱英國必須留在歐盟。

關鍵時刻,約翰遜選擇支持脫歐,這就意味著他站在了時任首相卡梅倫的對立面。

脫歐派贏得公投後卡梅倫辭職,約翰遜參選保守黨領袖。不過那一次,特雷莎·梅勝出--所有其他候選人都在投票前退出競選。不過,為了「表彰」約翰遜作為脫歐派領頭人作出的貢獻,梅政府任命他為外交大臣。

脫歐公投拉票期間,約翰遜的名字和一個不實口號掛上了鉤:脫離歐盟,英國每星期將省出3億5千萬英鎊投入全民保健系統。

不過,這並沒有破壞他在脫歐支持者眼中的形像。後來約翰遜退出梅內閣,他說,梅首相和布魯塞爾談判應該更「大膽」。

出任保守黨領袖兼英國首相之後,約翰遜從來沒有排除英國不會無協議脫歐的可能性。他曾堅稱,如果保守黨在本屆大選中贏得多數,英國一定將在2020年1月31日離開歐盟。

在脫歐路上蹣跚掙扎三年依然無果的英國,觀點鮮明、演技高超能成為拉票的強大武器。

約翰遜的職業生涯充分證明,這兩項都是他的強項。

deepthroat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