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吳秋北專訪】質疑大量新工會成立 種票之餘又掠水

「我會否成為下一名被裁減的員工?」最近不少打工仔這樣問自己。

近來大型集團或者店舖已紛紛表示削減人手、減薪或減少分店,裁員減薪之聲步步進逼,香港工會聯合會會長吳秋北接受《巴士的報》專訪時說,都是修例風波暴亂事件之過,若情況持續,失業率將回升至4%。

吳秋北認為, 若暴亂持續, 失業率將升至4%。(本網記者攝)

全民就業可能會成為歷史,儘管沒有人希望失業率回到沙士超過8%的水平,但香港就業情況確實強差人意,吳秋北指出,已看到失業率逐步上升,預計新年過後,結業裁員及離職的情況會更嚴重,特別是青年失業率已是雙位數字以上,再加上開工不足的情況也會達雙位數的水平,在惡性循環之下,令人不願消費,經濟更萎縮,預期情況更惡劣。

他說,若暴亂不斷持續,一直打擊經濟,失業率達到4%也不足為奇,而且強調下跌的失業率也不會即時反彈。他續說,旅遊、飲食、百貨和酒店業,很多都表明會裁員減薪,數千崗位失去,打工仔手停口停,現時已向政府反映,希望能成立緊急失業救濟金,工聯會亦有爭取其他基金協助,如同舟人基金,雖然金額不多,亦希望能支持打工仔渡過難關。

當年67暴動, 吳秋北說, 是為了反英抗暴, 爭取打工仔權益,如今暴亂只見到不斷的暴力、縱火、恐嚇,令社會瀰漫著黑色恐怖, 對民主卻毫無建樹。(工聯會歷史長廊資料圖片)

有人話修例風波,為建設民主制度,暴力也是逼不得矣,吳秋北並不認同,認為事件是直接令打工仔雪上加霜,完全打爛打工仔飯碗,所謂民主只是藉口,實質是毫無建樹,只是見到不斷的暴力、縱火、恐嚇,令社會瀰漫著黑色恐怖,與當年工聯會反英抗暴,對抗港英政府以高壓暴力手段,打擊打工仔集會,與資方爭取權益不盡相同。

如今反對派爭取在短時間大量設立工會,以罷工為手段,爭取功能組別真普選,吳秋北認為,根本是典型的顏色革命方法,透過罷工,以成立工會為號召,實在是公然種票的行為。

看著當年工聯會的工人俱樂部, 吳秋北指工會一直為打工仔打拼, 如今反對派成立新工會只為種票。(本網記者攝)

他表示,在區議會選舉反對派大勝之後,便發起18區,每個小選區,共450多個小選區,每區成立10家工會,換言之,突然間成立幾千家工會,質疑做法是公然的種票及有「掠水」之嫌。

吳秋北指出,有不少新工會成立是為了籌款「掠水」,通過工會向打工仔收取高額的會費,功用是繼續支持反對派搞暴亂、罷工,做法有違打工仔權益,強調工聯會會按打工仔能力收費,一年不過70至百多元不等,卻未有得悉收過千元會費的工會。他希望政府把關,密切留意這些工會的帳目,確保他們如常運作,以免有人利用組織洗黑錢。

工聯轄下工會會費不過100幾十元, 吳秋北認為, 有不少新工會成立是為了籌款「掠水」, 會費過千元。(本網記者攝)

面對這種種票的行為,吳秋北認為,工聯會一定不會仿效,但確實有很多有心人擔心,反對派透過不斷成立工會,而分化工會保障勞工權益的力量,所以工聯都會協助他們組織工會,但工聯本身則不會胡亂成立工會,必定是行業有需要,有新工種才會設立,而且人數要過百才會成立。

他強調,工聯會的工會是有群眾基礎支持,共有193家屬會和59間贊助會,合共252家工會,佔全港加入工會打工仔的一半,絕不能等同反對派聲稱,7個人可以輪流做工會主席,成立7個工會的做法。

工聯會全盛時期有6名立法會議員, 今年9月立法會選舉, 吳秋北擔心選情嚴峻。(工聯會歷史長廊資料圖片)

對於今年9月立法會選舉選情,吳秋北坦言,十分嚴峻,雖然選舉方法與區議會一人一票不同,而在立法會比例代表制之下,愛國愛港力量有4成多選票,可能只是有一、兩個議席的區別,但他們絕不怠慢,而且會學習在文宣上更能打動人心。

不過,他擔心,若社會暴亂氣氛未減,建制派選情也未必理想,可以預期,若建設力量在議會不過半數,政府施政將岌岌可危,甚至完全被癱瘓,屆時根本無法指望反對派會發展經濟,改善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