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美觀台選後:中美經貿協議對台灣有何意涵?


美國智庫研討台灣選舉影響與意涵 中評社記者 余東暉攝  

儘管華府觀察大多相信美中之間不太可能真有第二階段經貿協議,但許多專家承認,在美中經貿談判中,特朗普有可能將台灣當作籌碼。美方專家也認為,美台之間不太可能在特朗普任內達成自由貿易協定。

美國智庫布魯金斯學會16日舉行「2020年台灣大選影響與意涵」研討會,由美國在台協會(AIT)前理事主席卜睿哲(Richard Bush)主持,布魯金斯學會高級研究員萊特(Thomas Wright)、賓夕法尼亞大學教授戴傑(Jacques deLisle)、淡江大學戰略所副教授黃介正、史汀生中心東亞項目共同主任孫韻等與會研討。

正值中美15日剛簽署第一階段經貿協議,特朗普稱很快會展開第二階段談判。中評社記者問:實施第一階段協議和展開第二階段談判,對美國的對台政策和手法會否產生影響? 

最近訪問過台灣的萊特表示,不覺得美中之間會有第二階段協議,如果有他會感到驚訝。他承認,華府圈中確有擔心美中經貿談判到一定時候,台灣可能被特朗普當作談判籌碼,把美國對台政策與他想跟中方達成協議的願望聯繫起來。他指出,考慮到特朗普的思維方式,這當然是在可能的範圍內。但他不覺得這真有可能發生,因為華府其他人不這麼看待這兩者之間的關係,如果特朗普這麼做,會面對共和黨內和國會的「逆火」。他表示,不覺得特朗普若考慮其最主要的優先,會願意在這方面投入政治資本。

與之相關的問題是美台自貿協定(FTA)。華府學界和國會呼籲特朗普政府與台灣展開FTA談判的聲音不小,但萊特認為,不太可能在特朗普任內會有這種協定,一個很重要的原因是特朗普的談判思維和手法。

萊特分析,特朗普喜歡「獅子大開口」,以最大限度的要價作為談判施壓籌碼,這對談判取得進展很具破壞性;而且特朗普熱衷於領導人之間一對一的談判,要由他親自達成協議。在特朗普與蔡英文無法直接對話的時候,不知道美台FTA談判如何進行。因此他相信,美台之間展開FTA談判最快也要在2021年美國新政府產生之後。 

戴傑指出,美中貿易戰的現象之一是短期內幫助了台灣經濟,研究顯示台灣從中受益較多。他不覺得美中之間會有第二階段協議,也不覺得第一階段協議意義重大,但承認實施美中第一階段協議有助於減少美中「脫鉤」風險,這使情況更複雜化。中美「脫鉤」短期內似乎有利於台灣,因為一些在大陸台商會迴流,但未必保證一定會落定。有些人在觀望,一旦中美解決問題,就回大陸;一旦解決不了,則跟著「新南向政策」走。所以這裏有許多意涵需要觀察。

曾警告台灣可能遭受特朗普對華開打貿易戰「友軍炮火」打擊的卜睿哲指出,美中第一階段經貿協議的議題並不包括技術管制,若特朗普政府對華技術管制採取更強硬的措施,關切台積電與華為的關係,可能會衝擊台灣政治經濟的核心,其影響有待觀察。

對於美台經貿關係中的難題美豬、美牛問題,擔任韓國瑜競選顧問的黃介正指出,既然民進黨政府大贏,問題就要由他們解決。他指出,美豬、美牛一直是台美「貿易暨投資架構協定」(TIFA)會談取得進展的路障,更不用說雙邊貿易協定(BTA),台灣需要解決這個長久以來的問題。

黃介正指出,不管明年1月誰當美國總統,美豬、美牛還是台灣手中的「燙手山芋」。既然蔡英文獲得高票,有很大的授權,如果蔡不做,未來領導人不會比她更容易解決問題,因此這是一個機會,蔡英文要儘快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