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領綜援抑鬱症復元人士 盼放寬照顧者生活準貼限制

Dodo一度希望了結生命。

「我試過好多次,明知紅燈有車駛過來,我都照樣走出馬路。」抑鬱症及思覺失調復元人士Dodo,獨力照顧特殊教育需要(SEN)的兒子,因為生活壓力及相處問題令她無法承受,一度希望了結生命,但霎眼便想到兒子未來需要獨自生活,無法回答「如果我走咗,個仔點算?」的問題,便站回安全島,重拾活著的勇氣。

資料圖片

 

Dodo在8年前獲補習社告知,其8歲兒子有專注力不足情況。兩母子會見醫生時,Dodo亦失控地責罵醫生,其後獲轉介會見心理學家,發現自己的情況較兒子還要嚴重,確診抑鬱症及精神分裂,「以前食飯時,會炮轟睇唔順眼的同事,個人好忟憎。」

兒子成績多年來敬陪末席,Dodo每次見到考試卷上的個位分數都會「眼火爆」,兩人相處上衝突不斷,即使心理學家建議多外出放鬆心情,Dodo都當成廢話,終日困在家中,有朋友上門探訪亦會拒人於門外,只想覓得寧靜空間。

Dodo為了兒子,重拾活著的勇氣。

Dodo前年希望找「樹窿」傾談,她到社署的綜合家庭服務中心,原獲社工跟進,但職員最後又指無法安排,令她唯一的希望都落空,感到極失望。她對每日跟兒子的「戰爭」感到疲倦,終於無法忍受,開始想以死亡終結自己人生。然而,身為人母,始終有「長憂九十九」的想法,她腦海忽然想到「個仔好可憐」、「如果我走咗,個仔點算?」,這令她走上安全島。Dodo指,透過藥物及轉變想法,現時情緒已經較穩定,面對兒子成績,她套用電視廣告一句「求學不是求分數」釋懷,「逼他都逼不到,我知道他已經盡力。」。

被評為百分百傷殘的Dodo及一半傷殘的兒子,正領取每月8000多元綜援金,但每月仍然捉襟見肘。他們希望申請「為低收入的殘疾人士照顧者提供生活津貼試驗計畫」,每月可多2000多元收入,但綜援人士不合資格,Dodo期望政府放寬有關限制。

社署回覆指,公共福利金計畫下的傷殘津貼及綜援,分別針對不同受惠對象的特別需要,申請人不能同時申領兩筆款項,而且有關規定亦符合「不得享用雙重福利」原則,以確保社會保障制度的可持續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