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四人幫調不動中央一兵一卒:汪東興出了大力


汪東興(1916~),江西省弋陽縣人,原中共中央副主席、中顧委委員,1955年被授予少將軍銜。汪東興,1932年由共青團轉入中國共產黨,同年參加中國工農紅軍。土地革命戰爭時期,任排長、


汪東興與毛澤東在一起 來源:資料圖

9月26日或27日晚上華國鋒約李先念和我談話,交換對解決「四人幫」問題的意見。華國鋒說:我們同「四人幫」的鬥爭,已經不可避免。我表示支持華的意見和所下的決心。解決的辦法,一是抓起來,二是召開中央政治局會議用投票辦法解除他們擔任的職務。我偏重主張用開會的方法來解決。

華國鋒、李先念和我分析和估計了當時的情況,在會上投票解決「四人幫」的問題是要冒風險的,採取隔離審查的辦法才是上策。我們認為「四人幫」在群眾中是孤立的,在軍隊裏是沒有力量的。我們還討論了解決「四人幫」的時間問題。我和李先念都同意華國鋒提出的“早比晚好,愈早愈好”的解決「四人幫」的提議。華國鋒和李先念都對我說過,通過這次討論後,華國鋒下了把「四人幫」抓起來進行隔離審查的最後決心。

按:這次華、李、吳三人會議,十分重要,做出了兩項決定:一,對「四人幫」採取抓起來隔離審查的“上策”。二,行動的時間,“愈早愈好”。更重要的是,作為這次行動的總指揮,華國鋒下了最後決心。為什麼說華的決心更重要呢?想想看吧,如果華這次稍有遲疑,瞻前顧後,延誤了時機,讓「四人幫」打著毛澤東的旗號搶先奪權,那後果還堪設想嗎?

影。看過電影后,華國鋒、李先念和我在小禮堂旁邊的小會議室又商談了解決「四人幫」的時間和可能發生的問題。

華國鋒、葉劍英找汪東興談過幾次,具體研究了解決「四人幫」的辦法。當時成立了兩個小班子,一個準備有關文件,由李鑫負責;另一個負責對「四人幫」實施隔離審查,由汪東興親自從中辦和中央警衛團挑選五十多人,組成幾個行動小組,一個組負責抓一個人。

10月2日華國鋒到我的住處,就解決「四人幫」問題與我進一步商議。華國鋒要我深思:把「四人幫」抓起來後,全國黨政軍民會有什麼反應,應採取什麼政策;北京市如何配合中央解決「四人幫」問題。「四人幫」在北京市有什麼爪牙。我說有遲群、謝靜宜、金祖敏等人,也該隔離。華國鋒同意。10月2日,我還分別向倪志福、丁國鈺打了招呼,明確告訴他們,中央要解決「四人幫」的問題,對他們隔離審查。

按:抓捕「四人幫」計劃,在華國鋒主持下,此時進入具體階段。以華國鋒為首,中央決策層已形成加上葉劍英、李先念、吳德共四人的領導核心。9月30日至10月2日的四天內,四人間頻繁接觸,商議安排多項具體問題。吳德之所以成為核心之一,是由於他所處地位的重要性,因而成為舉足輕重的人物。他是北京市委第一書記、市革委會主任、衛戍區第一政委。華國鋒對他說:“首都不能亂,首都一亂,全國就有可能發生大問題。穩定首都的問題,由你負全責。”

此時部隊的調動問題,提上議程。上引一條紀事,說華國鋒、葉劍英找汪東興談過幾次,談的自然就是中央警衛團(即有名的8341部隊)的調動問題,這是聽汪東興指揮的。抓捕行動就是由中央警衛團執行的。吳德在書中說:「在粉碎‘四人幫’的問題上,汪東興同志是出了大力的。」所指即此。「四人幫」中的張春橋曾任中央軍委總政治部主任、南京軍區第一政委和上海警備區第一政委;王洪文則經營上海十萬民兵,作為禁衛軍。但他們調動不了中央的一兵一卒。這是導致他們最終覆亡的一個重要原因。

10月3日或4日我到華國鋒處商量事情時華國鋒提出,葉帥告訴他北京軍區在昌平有個坦克六師,張春橋的弟弟張秋橋常去那裏活動,葉帥對這個師的情況不放心。我和華國鋒談完話,就去找了北京衛戍區司令員吳忠,向他談了中央解決「四人幫」的考慮和決心。吳忠向我保證說:北京的衛戍部隊有能力保衛首都安全,請中央放心。我立即向華國鋒作了彙報。華國鋒又親自與吳忠談了一次話。

華國鋒告訴我,他曾四次與陳錫聯在一起談過解決「四人幫」的問題。我馬上就找到陳錫聯。陳錫聯說情況他已知道,隨即打電話,向吳忠交代:衛戍區部隊一切聽從吳德的指揮,並要吳忠立即到我的住處具體商量。

按:繼中央警衛團部隊調動問題的落實,華國鋒、葉劍英、吳德又落實了北京衛戍區和北京軍區部隊司令員的工作。北京衛戍區司令員吳忠,是被毛澤東稱作「吳(諧音無)忠有忠」而聞名的軍人。那一次毛在火車上接見吳德、吳忠,聽了二人名字說:“吳德有德,吳忠有忠。”成為毛澤東涉字成趣的一段佳話,也說明對此文武二位部下的信任。

話機旁隨時與他保持聯繫。

按:據上所記,10月4日下午至晚間,是抓捕行動開始前的最後一次準備工作,周密細緻,一切就緒,只待令下。策劃這次行動的核心,這時集中到華國鋒、吳德、汪東興三人身上,他們肩負起了這次歷史轉折的使命。第二天(10月5日),吳德的書沒有紀事,想是在表面平靜內部緊張的等待氣氛中度過。

話機旁。

不到九點鐘的時候,汪東興來電話說一切順利。第一個到懷仁堂的是王洪文,第二個是張春橋,均已被隔離起來。江青是由張耀祠帶人去解決的。姚文元最後到,進入懷仁堂後,也被實施隔離。

按:據吳德所記,粉碎「四人幫」所採用的方式,得到了鄧小平的讚賞。這是鄧復出前,吳德、陳錫聯在李先念的提議下,一同去看望住在西山的鄧小平。鄧見到他們非常高興,對他們說:“很好呵!我可以過一個安寧的晚年了。這種方式好(指粉碎「四人幫」事),乾淨利索!”旨哉斯言,這是一位偉人對這次兼具智慧與勇氣的果斷行動發出的嘉獎令,獎到了點子上。

通過以上的摘錄,1976年9月11日至10月6日這段二十六天時間內的歷史過程,大致可以比較清晰地顯露出來了。《決議》中的那個「等」字,包含的什麼人,應該也可以得到解答了。

吳德回憶錄不諱言自己十年「文革」的政治經歷:1976年“四五”天安門廣場時間,他所扮演的角色;他在反擊右傾翻案風中批鄧,許久未能轉過彎來;他主持首都百萬人慶功大會,講過“我們黨又有了自己的領袖華國鋒主席”這樣的話;他又是第一個提出“凡是”的人。等等。此所以功過相抵,姓氏上不了凌煙閣了。作者後人於後記說,本書是“一個有德之人所說的老實話”,老實話若指真話,不易呵!(錢伯城/上海古籍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