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erkins家族與中國建築

 

美國《Forbes》1月17日有一篇文章,指出中國的發展仍需要美國頂級建築師,介紹了美國的Perkins珀金斯家族,Perkins 家族1917年就踏上中國大地。Dwight H. Perkins 在芝加哥成立Perkins Fellows & Hamilton 建築事務所。這家公司為中國南京和山東的大學提供了總體規劃,設計了第一批建築。

兩代人之後,Perkins家族與中國的聯系進一步加深,Dwight 的孫子Dwight Perkins 二世就從事相關研究工作——Dwight Perkins 二世是哈佛大學教授,也是研究中國經濟的最為資深的美國專家之一。

Dwight 的弟弟Bradford(Brad)也做出了自己的貢獻。他的珀金斯伊士曼建築事務所(Perkins Eastman)成立於1981 年,多年來已經在中國22 個省份承擔了超過100 個項目。該事務所的在華客戶既包括萬科、綠地、中國海外等國內大型開發商,又包括大量醫院和學校。

在中國業務不斷增長的同時,該機構在全球已經覆蓋了30 多個國家。如今,總部位於紐約的珀金斯伊士曼已經成為全世界最大的建築事務所之一。

自他20多年前首次來華後,中國建築業格局已發生巨變。“過去,這裏是狂野西部”,這名77歲的建築師回憶說,“如今,在這裏工作變得更像是在美國或其他發達經濟體。這裏有許多老練客戶。”

自20世紀90年代以來,中國已成為世界上最大的建築市場,為(全球)優秀建築師提供了大量工作機會——這種勢頭很可能繼續。在美中關系緊張之際,Perkins仍對中國的商業前景充滿樂觀。他說,“人們問我為何願在這裏花那麽多時間?我回答說,第一,我愛這個國家。第二,這裏有很多無可匹敵的機會。”

由於中國建築熱潮中湧現出的本土公司擁有龐大的人才庫和經驗,Perkins 說:“我曾以為中國人不再需要我們。”但不斷改進的技術帶來對空間和功能不斷變化的需求,外國建築師在華也發現了競爭優勢,“他們仍需要西方知識。中國客戶了解這一點。”

中國建築市場的繁榮已對(世界)建築業產生巨大影響。美國許多設計師如今都在使用中國的(設計)公司,“因為紐約的繪制店很昂貴。而在這裏,有1000人可以一天24小時不間斷工作”,Perkins 如是說。此外,越來越多建築材料也來自中國。

其實,中國建築市場也為香港的建築師、工程師提供了巨大的機會,近來內地政策方面有所鬆動,在珠海、大灣區基本上似單方面承認我們香港建築師、工程師的資格,這方面我們同行可以多一些去了解, 免得錯失機會。

盧 授 建築師
香港建設專業聯會理事

香港建設專業聯會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