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毛澤東曾因何事對兒子動怒:毛岸英 你想幹什麼?

核心提示:毛澤東顯然火了,聲音很大,幾近於「吼」了,“我們的紀律你不遵守?我再說一遍,思齊不到18周歲就不許你們結婚!”毛岸英對於父親的「固執」很是生氣,臉色發白,扭頭就走,回到房間躺在床上哭起來,誰也勸不住,閻長林只好報告了毛澤東。毛澤東勃然大怒,扔下筆大步走向毛岸英所在的房子。“毛岸英,你想幹什麼?!”毛澤東在門外吼了一嗓子,這應是對毛岸英的最後警告,房裏的毛岸英被震懾住了,停止了哭泣,周圍頓時變得很安靜很安靜。


毛澤東與毛岸英 資料圖

中央機關從陝北、晉西北轉戰到晉察冀邊區的西柏坡以後,毛岸英與劉謙初的女兒劉思齊在農村土改工作的接觸中產生了感情,經鄧穎超和康克清的幫忙,在得到毛澤東同意後,兩位年輕人確定了戀愛關係。鑒於自己快27歲了,想早點解決婚姻大事,毛岸英想找父親說說自己結婚的事。毛岸英到毛澤東住處時,毛澤東正在批閱文件,對於毛岸英的話語時不時地應一句。

「那我們就辦理結婚手續吧?」毛岸英試探性地問毛澤東,眼神中充滿期待,期待著能得到父親應允。

「思齊多大了?」毛澤東的眼睛仍停留在文件上。

「18歲。」

「周歲虛歲?」毛澤東盯著毛岸英。

「虛歲。可是差不了幾個月……」眼神與父親的眼神相碰,他顯得有些局促。

「差一天也不行。我這裏忙,你去吧。」毛澤東轉過頭,繼續看文件。

「差一天也不行?」毛岸英沮喪地走出了毛澤東的住處,但是他並沒有放棄儘快結婚的念頭。8月的一天,毛岸英和劉思齊一起來到毛澤東的住處,他們想說服父親能夠同意他們倆儘快結婚,因為毛岸英的確不小了,而劉思齊沒多久便可達到法定結婚年齡,最為重要的一點是他們已經在為婚禮籌備了。看到兩位年輕人情投意合、感情甚好,毛澤東很高興也很滿意。毛澤東問劉思齊多大了,現在結婚會不會影響她的學習等等,最後還是談到他們倆什麼時候結婚這個問題上。

「你還不到18周歲,著什麼急呀!過幾個月滿18周歲再結婚吧。反正我同意你們結婚,等一等好不好?」毛澤東的語氣不是商量,而是要求。

劉思齊點點頭,又向毛岸英遞眼色。毛岸英勉強表態:「好,聽爸爸的。」

兩個人離開毛澤東住處,心情跌落到低谷,毛岸英心裏非常憋屈。沒多久,他獨自一人回到了毛澤東的房間。「你怎麼又回來了?」毛澤東皺著眉頭。

「我從來都是聽爸爸的,可我今年快27歲了,我想結婚後專心學習工作,這樣,就不必在這方面花費那麼多時間和精力了。」

「你還是要現在就結婚呀?」

「我們本來準備好了,這兩天就結婚……」

對於毛岸英的反覆,毛澤東有些惱了:「我說過的話為什麼不聽?不是告訴你暫時不要結嗎?」

「我自己的事還是我自己作主吧。」毛岸英倔犟地說。

「你找誰結婚是你的自由,但結婚年齡不到,你做得了主嗎?制度和紀律要作你的主!」

「歲數不到就結婚的人多著呢……」毛岸英反駁道。

「誰叫你是毛澤東的兒子!」毛澤東顯然火了,聲音很大,幾近於「吼」了,“我們的紀律你不遵守?我再說一遍,思齊不到18周歲就不許你們結婚!”

毛岸英對於父親的「固執」很是生氣,臉色發白,扭頭就走,回到房間躺在床上哭起來,誰也勸不住,閻長林只好報告了毛澤東。毛澤東勃然大怒,扔下筆大步走向毛岸英所在的房子。“毛岸英,你想幹什麼?!”毛澤東在門外吼了一嗓子,這應是對毛岸英的最後警告,房裏的毛岸英被震懾住了,停止了哭泣,周圍頓時變得很安靜很安靜。

幾個星期後,毛澤東在村邊散步時碰到從鄰村下鄉回來的毛岸英,毛岸英想避開父親,被毛澤東叫住了。

「你不要躲我,結婚的事想通了嗎?」

「想通了,是我不對。」毛岸英低著頭。

「思齊呢?」

「她也想通了。我們已經商量好,過年以後再結婚。」

「這才像我的兒子嘛!」毛澤東滿意地擺擺手,“你去吧。”

至1949年建國大典前夕,毛岸英和劉思齊結婚了。婚禮當晚,毛澤東在菊香書屋的西屋裏準備了一桌飯,宴請的賓客也只有鄧穎超、周恩來、蔡暢、李富春等人。毛澤東送了一件呢子大衣給兒子做結婚禮物,拳拳愛子心,全傾注在這件呢子大衣上。

本文摘自:人民網,作者:全紫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