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文革」中毛澤東曾讓誰保護鄧小平


資料圖:1976年11月,汪東興與許世友在天安門城樓。

汪東興是方誌敏創建的紅十軍的一名戰士。先後參加了長征、抗日戰爭和解放戰爭。1947年春,他被調毛澤東等領袖身邊擔任警衛工作,得到毛澤東等領導的器重,見證了眾多驚心動魄的歷史大轉折和經典瞬間。

見證「進京趕考」的歷史壯舉

汪東興,1916年出生於江西弋陽縣一個貧苦農民家庭。1929年投身於轟轟烈烈的土地革命,1932年由共青團員轉為中共黨員,參加方誌敏等人創建的紅十軍。1933年1月,他隨紅十軍進入中央革命根據地,參加了中央蘇區的第四、第五次反「圍剿」鬥爭。1935年隨部隊參加長征。解放戰爭時期,汪東興由一名普通的戰士成長為優秀的軍隊幹部,1945年被選為中共七大候補代表。1947年春,他被調到毛澤東等領導身邊負責警衛工作。

1949年3月23日是一個不尋常的日子。這天上午,毛澤東、周恩來、朱德、劉少奇、任弼時五大書記率領中央機關和解放軍總部離開西柏坡向北平進發,汪東興帶著警衛戰士乘坐吉普車開道。他聆聽了毛澤東和周恩來在登車前「進京趕考」的那一段經典對話,也跟隨領袖們見證了中國共產黨人「進京趕考」歷史壯舉。

浩蕩的車隊在塵土飛揚中向北前進。25日,毛澤東等五大書記換乘火車抵達北平,當晚住頤和園昇平署(現中央黨校南院)。這天,汪東興則來到北平香山,忙碌著察看毛澤東主席的住處——雙清別墅周圍的地形,佈置警衛崗哨。

3月26日,汪東興、李銀橋等人到頤和園迎接毛澤東前往雙清別墅。汪東興回憶說,「我們和主席的心情一樣興奮,經過了那麼多年的奮鬥,毛主席終於帶領我們來到北平」。

新中國成立後,汪東興擔任了中共中央書記處辦公處副處長兼警衛處處長,此後還兼任政務院秘書廳副主任,公安部副部長、總參警衛局局長等職。1955年被授予少將軍銜。雖然汪東興的職務眾多,但有一項任務從未改變過,這就是承擔中南海及毛澤東的安全保衛工作,這充分表明毛澤東對汪東興的信任。


資料圖:1966年9月15日,毛澤東第三次接見紅衛兵。圖為毛澤東與汪東興、護士吳旭君在天安門城樓上。

毛澤東:「東興在我身邊,我習慣了」

1949年冬,新中國成立不久,毛澤東親率中共代表團第一次訪問蘇聯。訪蘇之前,他就選定由汪東興負責警衛工作。汪東興在日記里這樣記述:

一九四九年8、9月份,毛主席給我下達了準備出訪蘇聯的指示。由我具體負責毛主席的保衛工作。為確保毛主席此次出訪的安全,派了足夠的兵力負責從北京至滿洲里沿線橋樑、涵洞、制高點的警衛工作,我具體負責毛主席專列和他身邊保衛工作……

由此可以看出,毛澤東不僅把中南海警衛任務交給了汪東興,他個人出國的安全工作也交給了汪東興。汪東興為了毛澤東安全和方便,考慮問題十分周到,做工作也非常細緻。在他領導下,中南海沒有出現一次重大安全事故,他所負責的中央黨政軍機關警衛工作中也沒有出現重大漏洞。

毛澤東曾這樣評價汪東興:「他是一直要跟我走的,別人我用起來不放心,東興在我的身邊,我習慣了……」

毛澤東外出視察,大都是由汪東興負責警衛工作。例如,毛澤東1963年考察黃河,1965年重上井岡山,1966年在武漢游長江,警衛工作都由汪東興負責。

在特殊情況下,毛澤東還委派汪東興做他與某些重要人物之間的聯繫人,毛澤東對這些人的保護,以及處理意見,都交由汪東興去辦理。值得一提的是「文化大革命」初期,鄧小平被打倒後,毛澤東保護鄧小平的辦法都是交由汪東興落實的。

毛澤東對某些重要人物表達意見,也是經常派汪東興轉達,他還經常派汪東興代表自己去看望、關照受到衝擊的老幹部。汪東興在見這些老幹部時,也能如實、完整地表達毛澤東的意見。

毛澤東對汪東興的信任還體現在自身的工作安排上。毛澤東的有些工作安排,別人也許不知道,甚至連江青也不清楚,但一般汪東興是知道的。1970年廬山會議期間,江青要想知道毛澤東的行蹤,需要向汪東興打聽。因為汪東興直接負責毛澤東的安全警衛工作,一般沒有交代,別人都不會過問。毛澤東實際上是把自己的人身安全都託付給了汪東興。


資料圖:汪東興與鄧小平、華國鋒、葉劍英、李先念在毛主席紀念堂。

粉碎「四人幫」建奇功

1976年9月9日,毛澤東逝世後,「四人幫」加緊奪權活動。汪東興意識到,不解決「四人幫」,就會給黨和國家留下極大禍患。經過多次與葉劍英元帥等人的碰頭商量,一起制訂了抓捕「四人幫」的行動方案。

方案確定後,汪東興讓秘書準備了一個中央政治局常委會議開會通知,有兩個主要內容:一是研究《毛澤東選集》第五卷出版問題,二是商討建造毛主席紀念堂選址問題。汪東興看過通知後,立即去向華國鋒彙報,除了彙報上述方案,他還彙報了抓捕「四人幫」的具體行動方案。華國鋒聽得非常仔細,並詢問了參加行動的人員安排,以及扣押「四人幫」的地點等,還要汪東興再檢查一遍,防止出現疏漏。最後,華國鋒表態:“你們制訂的行動方案,我認為辦法是可行的。我考慮時間是否再縮短一些,爭取提前解決……你再約葉帥談談,看他還有什麼新的意見。”華國鋒最後問汪東興:你有把握嗎?汪回答:有把握。華國鋒當即拍板:就在10月6日晚上抓捕「四人幫」。他把手向下一按說:就這樣定了!他接過汪東興準備好的會議通知,在上面簽了自己的名字。華國鋒的簽字已經表明,他同意汪東興制訂的方案並批准汪東興立即組織實施。

10月6日晚,中南海一片寧靜,此刻誰也想不到,一場決定共和國前途命運的決鬥,即將在這裏發生。晚7時,汪東興帶著警衛們來到懷仁堂。因為通知開會的內容與汪東興無關,他決定坐在屏風後邊指揮戰鬥。考慮到這場鬥爭很嚴酷,汪東興還隨身帶了一把裝滿子彈的手槍。

在順利抓捕了王洪文、張春橋之後,汪東興風趣地對華國鋒、葉劍英兩位領導說:「這兩個人跟我們合作得不錯啊!準時來,按時走,很聽指揮嘛!」華、葉聽後,會心地笑了起來。

接著,汪東興命令中共中央辦公廳副主任張耀祠、中央警衛局副局長武健華對江青實施抓捕,進行得同樣順利。

隨後,汪東興建議華國鋒親自給姚文元打電話,把他叫到懷仁堂來。華國鋒讓秘書曹萬貴接通姚文元的電話,姚文元表示說:「我馬上就到。」汪東興和華國鋒、葉劍英商議,抓捕姚文元,我們就不必出面了,決定由武健華帶人去抓捕姚文元。汪東興請華國鋒寫個手令。華國鋒很快就寫好了,武健華接過手令,回身走向正廳東南小門,與在那裏的四位行動小組同志會合。不一會兒,姚文元就被戴上了手銬,押上早已等候的汽車,拘押在地下隔離室。

10月6日晚11時,中央政治局在玉泉山開會通報粉碎「四人幫」的情況。汪東興最後說了一句話:如果「四人幫」政變成功,在座的都得上斷頭台。汪東興的話得到了與會同志的一致贊同。

晚年生活別樣精彩

1980年2月,中共十一屆五中全會批准同意汪東興辭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共中央副主席的職務。辭去職務變為平民,他很快適應了這一角色的轉換。

到20世紀90年代中期,汪東興遠離政壇賦閑居家有些年頭了。那些年,頤養天年的汪東興心情曠達淡定,潛心讀書,謝絕諸多活動。儘管深居簡出不會生客,可他接待家鄉的幹部及父老鄉親卻很熱情,尤其是對他家鄉從事編史修志的同志幾乎是有求必應。

汪東興非常支持家鄉的編史修志工作,他常常帶著老花眼鏡,一筆一筆地按要求寫文字材料;對於送他審閱的各種文字圖片稿,也一絲不苟地把關。

1994年,家鄉的同志拜訪汪東興,主要為編輯出版弋陽黨史人物傳來徵求他的意見,並請他寫序。汪東興說:「你們事先寄來的書稿我看了,沒什麼問題,建議這本書中人物加兩個人,一個方誌敏,一個余漢潮。」

來者向他解釋說,方誌敏在我們黨史辦編印的《弋陽英烈》中出現了,再收編進這本書里怕重複不妥。

可汪東興強調說:「不要怕重複,方誌敏是全國著名烈士,影響很大,要經常宣傳……」

家鄉來的同志終於明白了汪東興的意思,他認為黨史辦寫方誌敏考慮的是「存史」職能,而他更加強調和突出的是黨史工作的“教化”職能,要利用一切機會和條件去擴大對革命英烈的宣傳。

余漢潮烈士是汪東興走向革命道路最早的領路人,給他留下刻骨銘心的記憶。後來,縣黨史辦採納了他的意見,在這本弋陽黨史人物傳中加進方誌敏、余漢潮兩人。

在汪東興家客廳西牆靠窗處掛著一幅毛澤東1961年10月16日親筆書贈汪東興的王勃《送別》詩。其書法筆力雄渾,令人精神激奮。這一天,毛澤東除了給汪東興寫了王勃的《送別》,還特意寫了他自己膾炙人口的那篇《沁園春·雪》贈給汪東興。這也足見毛澤東對汪東興的信任和厚愛。

許多年來,汪東興對毛澤東的思念之情不減,每逢毛澤東的生辰、忌辰,汪東興都會到毛主席紀念堂去獻花、瞻仰。每逢五周年、十周年紀念時,他往往會發表一些紀念文章以表達懷念之情。

汪東興參加革命後,多次進黨校學習,特別是到毛澤東身邊工作之後,他更是求知若渴,常年不懈。他說:「我之所以還有點知識和作為,都得益於學習。」如今,98歲高齡的汪東興神智尚健,仍保持多年來閱讀書報的習慣。毛主席有句名言:人是要有點精神的!汪老就是這種人。他愈老彌堅,令人尊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