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保持樂觀 控制有方

香港深受新冠肺炎的困擾,日前一家19口打邊爐,結果11人染病,令到香港新冠肺炎的數字標升到41宗,令人憂慮新冠肺炎會於社區中爆發。從流行病毒的角度如果追尋不到染病的源頭,就很有可能病毒已於社區內散播,但最近這宗打邊爐個案由於有內地廣東親友在場,所以懷疑的焦點放於內地親友之上。無論如何,在這高危日子約一大班親朋戚友,在工廠大廈租用派對房間打邊爐,的確有一定風險。

「打邊爐」事件令本地確診數字大增,增加疫情在社區爆發的憂慮,觀察新冠肺炎會否社區大爆發,可以從香港及內地兩個角度去衡量。從內地的數字,上週六全國新增確診個案2,656宗,比上日下跌22%,但是去到周日確診個案又回升到3,062宗,回升15%,數字仍然於高位反覆,不過主要增加的確診個案來自湖北。周日湖北有2,618宗確診個案,比周六升22%,令湖北的確診數字佔全國比例已升85%,而湖北以外的確診數字周日只有444宗,連續6日下跌。

這些數未顯示湖北以外的地區,疫情似乎已經受控,而湖北地區由於武漢的火神山醫院及雷神山醫院相繼落成,大量收治病人,估計武漢的情況逐步受控,但武漢周邊幾個中小型城市的疫情仍然緊張,見到副總理孫春蘭率領中央指導組,到黃岡市疾控中心視察,相信就是全力要加強在武漢市附近的幾個城市控疫。因為武漢封城前走出來的回鄉人群,主要回到周邊的小城市,這些小城的醫療條件比較差,不能快速把懷疑染疫的人完全收治隔離,就未能阻止疫情擴散,能否控制這些周邊城市的爆發,將成為這次抗疫戰的關鍵。

全國湖北以外地區的疫情因為嚴厲的人流管制而有受控跡象,中國整體疫情受控的機率在上升中。

至於香港,社會將控疫焦點完全放在內地人上面,內地來港人流(不止是內地人)的確是其中一個關鍵,但並不是唯一的關鍵,要完全控疫,在社會上實施嚴厲的人流管制是另一個關鍵。

設想一個已在社區大爆發的例子,例如武漢,由於這隻新冠狀病毒在染疫14日的潛伏期內,即使無病癥也可傳播,外國從疫症發源地武漢撤僑的發病率推算,武漢可能有50至70萬人感染,根本已是社區大爆發,不過很多是輕症自行痊癒了。即使社區已有疫情大爆發,也並不是等於完全不能控制,內地現在不止武漢,很多大城市嚴厲管制人流,接近完全停止社交活動,將絕大多數的公共娛樂場所停擺,商場停業,戲院不開,食肆關門,只有超市繼續開門,所有居住屋邨禁止外人進入。假設武漢有50萬人已感染,而病毒潛伏期是14日,即14日之內你要麼就發病,要麼你就痊癒,假設完全停止社交活動14日,就可以阻斷病毒再散播的渠道。另外對病人是確診﹑收治、圍堵的問題,將所有看得出感染的病人收治,圍堵他們與其人的接觸,理論上慢慢便可把疫情控制。

其實中國其他城市包括澳門,現在都是採用這種做法,社會上基本停頓。鄰埠澳門,所有賭場停擺,在議事前地最旺的地方現在人烟稀少,街道上亦有政府廣播勸喻人們不要出街,返回家中,管制人流遠比香港嚴厲。而澳門也連續5天沒有新確診個案。

香港的情況跟他們最大的不同就是香港的社會沒有完全的停擺,社交活動雖然減少但仍然繼續,商場﹑酒樓﹑娛樂場所並無停業。如果武漢管制人流的強度是9,廣州、北京甚至澳門都有7,而香港目只是4。從樂觀角度看,即使疫情已在社區大爆發,還有控制的方法,只是香港未嚴重那種地步,要出重手而矣。有時病毒不殺人,過份恐懼已可以殺死人。

盧永雄

盧永雄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