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賽艇世界冠軍的家庭「戰疫」:曾為兒子婆婆哭求床位 在更改確診標準後看到陽光

如果裴佳雲不是特別問及,沒人知道,她不會主動提到,自己曾是著名的賽艇運動員,在世錦賽、亞運會上均獲得過冠軍,還是「湖北省勞動模範」。

老公也曾是一名賽艇運動員,兒子在武漢讀大三,婆婆在家留守,一家三代四口,原本其樂融融。然而,突如其來的疫情,讓這個家庭發生巨變:婆婆、丈夫、兒子先後被感染,裴佳雲也出現一定症狀,其中,居家隔離期間,丈夫不幸病逝。

2008年北京奧運會火炬在湖北省內傳遞的時候,裴佳雲在宜昌做火炬手。

2008年北京奧運會火炬在湖北省內傳遞的時候,裴佳雲在宜昌做火炬手。

她是個要強的人,說從前幾乎從不求人,但是,為讓孩子能得到一張床位,自己曾到居委會哭求過社區工作人員,「我實在是沒辦法了。」

近日湖北改變確診新型肺炎的方法,過去一定要核酸測試呈陽性才確診,自2月12日開始,有齊臨床病徵,即使核酸測試陰性,也會確診,湖北當天一日確診了14840個病例。裴佳雲一家的情況大有改善。

她的兒子2月9日確診住進方艙醫院。她婆婆在新標準下2月13日被確診患有新冠肺炎,已分別住進火神山醫院。

2月15日,在接受瀟湘晨報記者採訪時,裴佳雲說,感覺是有變化,「我現在每天會被詢問,身體狀況怎麼樣,這和以前有區別,我非常感謝。」

裴佳雲,嗓音輕微沙啞,並有點咳嗽,目前在武漢市洪山區一處定點酒店隔離觀察。她對瀟湘晨報述說她一家的故事。

裴佳雲。瀟湘晨報圖片

裴佳雲。瀟湘晨報圖片

【1】口罩

我以前是皮划艇運動員,退役後在湖北省體育局水上運動管理中心上班,地點在鄂州市廟嶺鎮,家在武漢市洪山區,兩者距離約35公里。

本來1月24日才放假,我22日晚上接到通知說,次日就不用去上班了。形勢嚴峻了,傳言說要封城,當時我還覺得是不可能的,武漢這麼大個城市,連接東西南北的交通樞紐啊。

其實,接到通知前一天,我就已經戴了口罩,那是別個送的,三個N95口罩,有人還說,“你好狠啊,戴這麼厚的口罩”。

我老公在武漢武昌區一個酒店裡上班,是保安隊隊長,24日還在上班,那天也是大年三十。當晚他下班回來沒有什麼異樣。

兒子是在武漢一所高校讀大三,他早就放假了,包括84歲的婆婆也都在家。大年三十之後,我們家就都沒有出門過,出門也就是上醫院或社區,都戴口罩的。

1月28日晚上,老公覺得不舒服,有點發燒,接著婆婆也不舒服。

因為很擔心是不是感染了,所以第二天我帶著他倆去社區那邊,請求送到醫院做檢測。社區只負責送,後面他們自己從醫院走回來的。

【2】檢測

當時檢查是病毒性肺炎,婆婆老公兩個人都是,因為沒有核酸檢測的結果就不能住院,然後第二天開始居家隔離。

本來我老公跟我是一間房的,隔離的時候我家四個人就分房間住,吃飯也要分餐去吃。

到2月1日,我就有點咳嗽了,就一個人去醫院檢查,拍片和查血,接著醫院就通知我下午2點鐘,還有我老公,婆婆,三人去做核酸檢測。

我回到家的時候快下午1點了,因為我走之前他們說要煨雞湯,去檢查病的時候我在家裡就把湯已經熬上了,回來就下了點年糕,我們每個人就吃了一點。

然後老公開車帶我們一起去醫院做核酸檢測,那一天做檢測的人很多。

那天兒子也去檢測了,他的結果是沒有感染,有點燒但不是病毒性感染。因為這樣,他就一個人先走回家了。

當時婆婆和老公做完核酸檢測以後又做了CT拍片,拍片顯示是感染了,我看到我老公的單子上好像還寫了脂肪肝。

做完檢測以後我們就回來了,差不多五點鐘。

【3】老公

醫院回來後,我老公症狀加重,出虛汗、拉肚子、發燒、咳嗽,因為很難受。我就找社區和其他管道求助,都是說沒有辦法住院,因為沒核酸檢測結果。

第二天早上8點鐘,我老公又開始很不舒服了,我就給社區打電話,對方說已幫我往上報了。

晚上10點鐘的時候,我給120打電話,請求趕快過來把我老公送到醫院去,對方問我有沒有聯繫到床位,我說沒有聯繫到,他們說不負責安排床位,只負責接送人。我說只需要你們把我老公送到門診去,哪怕只吸個氧氣、打個點滴什麼的都可以,對方答應了。

特殊時期,可能是因為120車輛派遣周轉沒那麼快,包括社區工作人員,我都是理解的,不能怪他們。

淩晨兩點多的時候,我把他背上搞個熱水袋,喂他喝了一杯水,我就回到我房間,打算過一下子再來看看他,再過來看的時候他已走了,當時我很後悔我離開。

淩晨兩三點的樣子,120開出死亡證明,是說呼吸衰竭而亡。

到了晚上七八點,殯儀館的人來了,走的時候,殯儀館不讓我們去,說是國家規定,為了防止交叉感染,這也能理解。關於骨灰盒,他們說要等疫情結束以後再通知我們去拿。

我老公就這樣子走了,他才51歲,也曾是一名賽艇運動員,身高1.9米,獲得過全運會和亞錦賽冠軍。我們1986年認識,1994年結婚,都是一個運動隊的,生前身體沒什麼大礙。

【4】哭求

2月3日,我又帶兒子去做CT,顯示已感染。

其實現在回想,那天晚上不應該讓兒子給他爸做心肺復蘇的,他趕快躲在房間就好了,可能當時一下子沒有反應過來,他戴口罩在那按壓,手接觸了,估計就這樣子感染了。

次日,兒子跟我說,媽媽,我跟爸爸症狀一樣了,我在出汗、拉肚子了。

我一下子嚇得不行,就趕快從16樓跑下來,去居委會找人,著急替兒子看病。可居委會在另一個社區,我這個社區都不讓我們出門,門都堵了。

我沒有辦法了,就要出來,我就跟社區的人說我要到居委會去,我兒子病了,不開門就跟你急,他就給我開門了。

到了居委會,我請他們送我兒子到醫院,實在急得沒有辦法,我當時就哭了,我真的沒辦法控制自己了。

後來社區就派了計程車送我跟兒子到醫院做檢查,去做核酸檢測。

那天我們到中南醫院已快下午3點鐘了,醫院下午的號已經沒有了,要等到5點半後。

【5】兒子

我和兒子都做了檢測,當時就給了個憑條,要我們第二天去拿結果。也就是2月5日,我們去拿,結果兒子顯示陽性,我顯示陰性。因為兒子確診了,我們必須分開隔離。當晚,我就跟婆婆去了洪山區的一處隔離點,就是一個酒店,兒子一個人在家。

有了核酸檢測陽性結果,6日晚上10點多鐘,兒子去了方艙醫院。從8日開始,到現在他不發燒了,咳嗽也少了,但胸還有點悶。

有一天,兒子突然給我打電話,哭了,說媽媽我好想爸爸。我就說,你爸爸已在天國,你把自己照顧好、保護好,一定也是他樂意看見的,他才會放心啊。

我突然覺得他長大了,也很懂事了,每天都會打電話來問候媽媽你今天怎麼樣啊,每天都會安慰我,說媽媽,我很好,你怎麼樣,有反應趕緊跟醫生講。

說起我的孩子,他身高1.97米,比他爸爸還高,當然體重也有100公斤。從小,我就讓他打羽毛球啊,打籃球,踢足球,但他對體育運動不是特別感興趣。經歷這次疫情,我想他可能會更懂得身體強大的重要性吧。

在教育孩子上,我們談不上成功或失敗,但還是努力給他創造一個相對寬鬆的環境,孩子因此也比較有主見和判斷力。他反對父母找關係,為他中考或高考加分,說他會努力學習來爭取。

兒子靠自己成績讀了洪山區一所比較好的中學,高中時化學還拿過全國三等獎,高三模擬考試最高考過640多分。儘管他高考發揮一般,他還考上了一所211高校。

他學的是理工科,讀的專業不是體育方面,我們覺得這樣也好,將來找工作選擇面廣一些。

【6】婆婆

兒子住進方艙醫院後,我們最大的擔心是婆婆,她就一個兒子,儘管還有女兒,但心理打擊可想而知。

2月9日的時候,隔離點通知婆婆到“第三醫院”去,說是可以檢查,可能可以住院。

當時我沒去,婆婆一個人去,去了以後她回來跟我說,沒做成,直接回來了。

次日,又通知我和婆婆去,我說如果做不成,沒有床位,去的風險很大,那天我們就沒去。

11日,隔離點又叫我們去看急診,說有可能會有床位,別人一番好意,我能感受到。

婆婆情況不太好,我當時覺得,哪怕有唯一的希望,我也要爭取,如果說不去,我的心過不了這一坎,我就義無反顧地去了。

去了以後,別人說,你來醫院你有醫院通知書嗎?我說沒有。對方說打個比方,你上大學,是不是得有通知書?同樣的,有通知書才能住院,況且現在我們這裡暫時沒有床位。

他們說的“通知書”,應該是指那個核酸檢測結果陽性的單子,但是我們沒有。

【7】床位

我給社區打電話,他善意地說你就求醫生,讓醫生給你個床位。

醫生說你求我可以,但我哪裡有床位給你呢?我說你給我加個床,他說我能加個床,那我不是一手遮天了?我能理解醫生的難處。

那天晚上我樓上樓下地跑,出了一身汗,婆婆一人坐在大廳裡面,她走路走不動了,沒得力氣,呼吸困難,年紀大了嘛。

我突然覺得很冷很冷,可能是因為汗涼了,只能來回走動取暖,接著跟社區打電話,說只能回去了。

回來後真的就是鼻子堵了,感冒了,我就趕快洗熱水澡,吃藥什麼的,抓緊休息,恢復體力,次日感冒症狀沒了。

我理解社區,可能看我婆婆年紀大了,怕她在隔離酒店出事。

婆婆只有CT確診感染了,核酸檢測沒拿到,但2月13日下午3點左右,120就直接把她接到火神山醫院去了。

【8】溫暖

如果不是被問,我從來不會主動提拿過世錦賽、亞運會、全運會冠軍什麼的,都是過去式了,我總覺得在災難面前大家都是平等的。

我老家是黃岡羅田縣農村的,被選拔去省隊當賽艇運動員,我當時就同意了,因為家裡窮。當時我15歲,身高1.76米,體重70公斤,現在是1.8米。那這之前,我根本不知道划船是什麼,靠著拼搏改變命運。

有那麼一陣,我真的是著急了,嘗試過希望工作單位幫忙協調,領導就跟我講現在再怎麼找人都是沒用的,還是要按程式一步步的走。

當然他們沒有袖手旁觀,包括在防疫人員、媒體記者、志願者、親戚等人的幫助下,我掌握了正確的流程,兒子最先入院,有了床位。

這期間單位領導竭盡全力給我説明,組織同事慰問,今天情況怎麼樣啊,有沒有好轉啊,兒子怎麼樣啊,每天都會有一些問候,有個同事還給我買藥、手套。

我這個事出來以後,曾經在一起作戰的老隊友,和後來一批批的新隊員,或者不認識的,都給我捐錢啊,或者電話、微信慰問。

還有人把消息發到我們一個“勞模”群,都得到很多人關心;孩子的姑姑給我送雞湯,水果,這一切都讓我感受到了溫暖。

我覺得自己還年輕,未來生活還要繼續,我要加強鍛煉和調理飲食。當然,對我的孩子、家人等,我都會給他們一些善意的提醒,努力讓自己身體和心理都強大起來。

【9】變化

我現在還是在隔離點,體溫37度,是正常範圍區間。

沒覺得無力了,咳嗽少了,有痰,其他的沒什麼,只是偶爾內心有一點點不舒服。

前天,我又被通知做了一次核酸檢測,昨天社區就把檢測結果以微信的形式發過來了,是陰性的。

醫生說再給我觀察看看,可能這些症狀消失以後就可以回家隔離了,整體情況在往好的方面發展了。

除了身體有變化,其他感覺有些積極的變化。

看新聞說,李文亮醫生的事,上級來調查了;湖北省委書記,武漢市委書記都換了;有一天,新冠肺炎公開新增確診病例一萬多,這數應該也包括我婆婆在內;全國各地支援湖北的醫療人員超過兩萬五,其中武漢約兩萬。

現在還有人對我進行心理方面的疏導,包括防疫部門,社區街道等,每天都會給我打一通電話,問你現在狀況怎麼樣啊,以前都是我找他們的。

我的意思是,我是非常感謝的,這讓我看到了些陽光。

毛拍手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

總統吹牛 人民枉死

美國疫情嚴峻,政府管控的方式亦都有些混亂,美國總統特朗普一度想封紐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