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走出火神山醫院,我悄悄刪掉了手機上的遺書

今日下午,武漢,風雪交加。

抗疫前線,又有好消息傳來:經過醫護人員的悉心治療,武漢火神山醫院又有4名患者康復出院。

武昌的王中信先生(化名),就是其中一名出院者。在感染後,他堅持寫日記記錄就醫感受,讀來讓人動容。

他授權本報發佈,希望給更多患者以希望和信心。全文如下:

01

PART

未發出的遺書

一直存在手機里,沒敢發到家庭群里

人活在人世間,除了生死,都是小事。

不幸感染新型冠狀病毒肺炎後,我才真真切切感受到這句話一點都不矯情!

話來了,通知是陽性。當時感覺一下子掉進了深淵。後來住進醫院,心裏稍微穩了點。

第一件事,測血氧飽和度,只有80多,人也咳得厲害。進病房,護士第一時間安排了吸氧。接著,就是上藥,阿比多兒,連花清瘟,還有治療愛滋病的克力芝,注射莫西沙星,常規的手段都上了。病情略有好轉,但還是胸悶氣短。

就這樣扛了三天,繼續拍CT,結果還是不樂觀,病灶繼續在擴大。上個廁所,咳嗽半天。醫生說,這是沒控制住。


聽到這裏,心也開始慌了。晚上失眠,生怕自己扛不住,連遺書都寫好了,一直存在手機里,沒敢發到家庭群里。當時想,進ICU前再發,免得家人過於擔心。給自己信心,也給家人信心,堅信能扛過去,但也要做最壞打算。

聽說注射免疫球蛋白能增強抵抗力,買了18瓶注射,醫生連續三天上了40mg的激素,多管齊下,病情似乎是控制了,期間的兩次核酸結果,卻還是陽性。這多少讓人心裏有點崩了。

這些天,每天起床第一件事就是問老婆和10歲的兒子的狀況,幸運的事,他們都還好。這也算感染住院期間,最好的消息了。

住院時,我不停在內心給自己打氣:外面有大好世界,美好生活,我還這麼年輕,一定不能有事。

醫生說多吃水果,牛奶和糕點能增加營養,把飯菜當葯吃,一定要吃完。我一一照做,心中一直有個念頭:我能戰勝疾病,早日康復。

轉院火神山

02

PART

小夥子,相信自己,一定會好起來

在武昌醫院住院8天,每天要輸液,吃藥。

醫護人員非常盡心,每次打針,我都會說聲:謝謝,你們辛苦了!戴著口罩的護士,看不到她的面容,但她每次都會說:這是我們應該做的!不用謝!

我告訴她:沒有誰是應該的,大過年的,你們應該都是在家團圓,可還冒著生死的風險沖在一線,你們太不容易了。

護士感動之餘給我打氣:有你這句話,我們的付出都值得。你要加油,早日康復,一定要扛過去!

醫院的伙食還不錯。每天固定時間有人送上不同的飯菜,葷素搭配,有水果有湯,還有牛奶,保證營養。聽護士說,這些營養餐是不同餐飲企業贊助的,心裏滿是感激:那麼多人為了患者在奔忙,我們除了堅定信念,配合治療,有什麼好怕的?

好消息陸續在傳來,各大醫院不斷有人康復出院,最大的年齡有90多歲。各種自愈的信息慢慢多了起來。在醫院看到這樣的新聞,我增添了幾分信心。

2月5日,我突然接到通知,要轉院去火神山醫院。

沒多問緣由,收拾好行李,我和同病房的另一患者,還有別的病房裏的人,三人一起上了救護車,沿途40多分鐘,我們沒有吸氧,也沒上設備,就這樣一路坐著到了新建成的火神山醫院。




來自部隊的醫護人員接管了我們所在的病區,住進病房,有醫生詢問了病史和用藥,以及身體狀況,安頓住下。查房結束,老家湖北的管床醫生留下暖心的一句話:小夥子,相信自己,一定會好起來,加油加油。

這一刻,除了感動,還有祝福,我希望所有醫護人員都好好的,因為他們是所有患者的堅強後盾,他們是真正的英雄。

打針,吃藥,一切如舊。

第二天,醫生問了我的狀況後,就把我的葯停了。多番詢問,他告訴我這是對症下藥,我的相關癥狀在緩解,就不需要輸液,只需按時服藥,氧療靜養就好。

2月9日,我拍了CT,結果顯示病灶在慢慢吸收。當晚,不知道是不是這個結果讓人有點興奮還是其他心理作用,怎麼睡都睡不著,感覺喘不過氣,又怕睡著了就醒不過來。輾轉到三點多,心裏終於平靜了,睡到7點醒來。

03

PART

白求恩

我還想在武漢看櫻花呢

到了火神山醫院,經過幾天接觸,和醫護人員逐漸熟絡起來。打聽得知,接管我們病區的是一家老八路醫院,當年,白求恩醫生曾經戰鬥過的地方。醫院就是白求恩的幫助下建立的。

這群千里馳援的醫護人員,有人去過非洲維和援醫,有人在北京小湯山阻擊過SARS,有人得知武漢疫情後,在55歲即將退休的年歲里,依然毫不畏懼地奔赴火神山。

真是讓人肅然起敬!

部隊有部隊的風貌。雷厲風行,幹事爽脆。除了治病救人,這些24小時奮戰在戰疫一線的最可愛的人,還是患者的家人,病區的清潔工,病人的心理按摩師……




有幾個細節特別打動人。

查房的醫護人員,每天進病房時,都是笑呵呵地和病患打招呼。

「今天怎麼樣,是不是好多了?」

「看你這麼年輕,一定能扛過去,要有信心。」

「小夥子,我看你狀態不錯,一定要保持,多吃些,飯菜要吃完,增強抵抗力。」

「有那些不舒服,告訴我,我們來想辦法,解放軍來了,給你當後盾,我們都是來為你們加油的,你很快就會康復的」

……

聽著這些暖心的話,在火神山的日子也沒那麼難熬。

兩個病區住了100多號的病人,醫護人員本來就很緊張。怎麼辦?他們說,只能克服,創造條件上啊。

所以,在病房,在走廊,你可以看到,他們都是跑著的姿態。額頭滿是汗珠,霧氣模糊了護目鏡,但一見到患者,總是輕聲細語,笑臉相迎。

除了治療,醫護人員還承擔了送餐和清理垃圾的活兒。每日三餐,準時通過傳遞間送到病患手中,吃飯過後,他們又會拿著垃圾袋上門清理垃圾,既是醫護人員,又是病區的清潔工。很不容易。




他們還是所有病患的家人,打針送葯間歇,會和你拉拉家常。「家裏人還好吧?」有時多了份盒飯,他們會挨個挨個敲窗詢問,要不要再來一份。有時,看到體型高大的患者,他們會硬塞給你,“多吃點,好得快。”還有護士小姐姐說,希望疫情早點結束,我還想在武漢看櫻花呢。

我出院了

04

PART

我走出來了,沒有一個冬天不可逾越

盼望著的好消息終於來了。

2月10日,我在火神山第一次做了核酸檢查。第二天傍晚,醫生笑眯眯地通知我,陰性。血檢結果也比較好,趨向於正常了。也就是說,再做一次核酸如果是陰性的話,我就可以出院了。對我來說,這真是一劑強心劑和救心丸!

當晚,火神山根據安排,在本是兩人間的病房裏增加了一個床位。這也意味著,接收的病人會越來越多。

我告訴家人:希望自己能早點出院,把寶貴的資源騰給最需要的人。

2月11日晚,醫生給我斷了氧氣,轉給新入院病人。「你血氧飽和度差不多正常了,早點斷奶,早點適應。」即使心裏有點不舍,但我還是配合。沒想到,當晚睡得特別香,一夜醒來三次,我都自助測了氧飽,都是正常的97。

第二天一早,護士來取樣測核酸,真讓人緊張和期待!一定是陰性,我這樣告慰自己。

所有的等待都是漫長的,心都是懸著的。

檢測結果依然是陰性!

2月15日,拿到出院小結的那一刻,我心裏反而平靜了。收拾好東西,準備出院,我要回到家人身邊了。

20多天的煎熬,終於過去了。走出火神山醫院時,我悄悄刪掉了手機里的遺書。

鬼門關前走一遭,才明白人間真情的可貴。這些天裏,單位領導天天給我加油鼓勁,朋友同事們微信留言問候,同學們想盡一切辦法幫我求醫問葯,這些都給了我莫大的信心和動力。

我想謝謝所有衝鋒在一線的醫護人員,正是有了他們的不畏危險、夜以繼日的工作,才有了一個個患者康復出院。

我想對所有患者說,相信自己,相信醫生,你會和我一樣早日康復!

是的,我走出來了,沒有一個冬天不可逾越。陰霾過去,我們所有人都會迎來繁花似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