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戰功赫赫的黃永勝:玩女人成愛好 被羅帥怒斥


黃永勝是士兵出身,積數十年軍功,官至總參謀長,是個典型的行伍出身人物,是林彪集團中除林彪以外資格最老、職務最高,唯一一個1955年被授予上將軍銜的成員。黃永勝立了不少戰功,但存在的問題也不少,「戰功赫赫,污點漣漣」八個字比較客觀而真實地刻畫了黃永勝的一生。

一、戰功赫赫

(一)一次戰鬥擊退敵人受到毛澤東表揚並為其改名

黃永勝的前半生完全是憑著戰功,從戰士直到成為上將。黃永勝1910年出生於湖北省咸寧縣一個貧苦家庭,1927年7月,十六歲的黃永勝去了崇陽縣城,在崇陽縣團防局當了一名民團士兵。從此開始了他的當兵生涯。

黃永勝原名黃敘錢,是毛澤東為他改名為黃永勝。1927年8月7日,中共中央在武昌召開「八七」會議,決定在湘鄂贛粵4省舉行秋收起義。崇陽縣民團在此之前改名為崇陽縣農民自衛軍,與國民革命軍第二方面軍總指揮部警衛團混編,加入到了秋收起義之中,黃永勝隨起義部隊來到了井岡山。在一次戰鬥中,一股敵人突然打到前敵委員會與紅四軍軍部附近。時任班長的黃敘錢來不及請示連長,立即主動率全班戰士向敵人反擊,擊退了敵人,保衛了前委與軍部的安全。戰鬥結束後,前委書記兼黨代表毛澤東表揚了他,詢問了他的名字後,告訴他革命戰士不能只講錢,要講為無產階級而奮鬥,將他改名為黃永勝,希望他在革命的道路上永遠勝利前進。

(二)英勇善戰,屢建功勛,快步升遷

由於在井岡山革命根據地建設中,特別是反國民黨第五次「圍剿」中,他英勇善戰,屢建功勛,黃永勝升遷很快,1931年他還是紅十二軍中的一名團長,第二年便升為紅軍的一名師長,時年22歲。1933年部隊改編,他又改任紅一軍團一師第三團團長。雖然當時他只是個團長,得知他的師長郭炳生帶著另兩個團要去投敵時,他策馬揚鞭,帶著全團去追,部隊被追回,只有郭炳生隻身投敵了,這是個不小的戰功。為此,第二次全國蘇維埃代表大會上,還專門給黃永勝頒發了一枚三等紅星獎章。

第五次反「圍剿」失敗後,黃永勝隨紅一方面軍北上長征。紅軍長徵到達陝北以後,1935年冬他擔任紅一軍團四師副師長,開始在軍團長林彪手下工作,並參加了直羅鎮戰鬥和東渡黃河對日作戰的準備。1936年6月,他進入紅軍大學第一期學習。

1937年1月黃永勝任紅一軍團第二師師長。抗日戰爭爆發後,任八路軍晉察冀軍區副司令員。1942年2月按照軍委指示,部隊實行精兵減政、主力部隊逐步地方化,加強地方武裝和民兵建設。晉察冀軍區部隊變動,黃永勝擔任第三分區司令員,後又任陝甘寧晉綏聯防軍教導第二旅旅長等職。他在聶榮臻司令部的指揮下,迎擊國民黨的進攻,先後進行了綏遠戰役和反搶佔戰役。1946年8月,黃永勝成為林彪的一員幹將。1947年下半年被任命為東北民主聯軍第八縱隊司令員,以後東北野戰軍的編製成立後,他又擔任第六縱隊司令員,1949年先後任第四野戰軍四十五軍軍長,第十四、第十三兵團副司令員,曾參加遼瀋戰役、平津戰役和解放廣西等戰役。新中國成立後於1955年被授予上將軍銜,後官至總參謀長。

二、污點漣漣

(一)玩女人成了一種愛好

黃永勝作戰有勇有謀,但卻愛沾花惹草,見女人就愛,雖職務不斷升遷,但玩女人的愛好一直不減。在抗戰十分緊張之時,他還與一個地主的女兒打得火熱,為此受到聶榮臻的嚴厲批評(1)。正是因生活作風問題,他感到沒臉見人,想調到別處,正好第二野戰軍成立,黃永勝擔任了熱遼縱隊司令員。1946年8月,承德失守後,黃永勝縱隊劃歸東北民主聯軍建制,黃永勝從此投奔在林彪的門下。進城後,羅榮桓元帥發的最大的一次火,就是為黃永勝玩女人發的,說他這麼大年紀,這麼高職務,還是不改,還是不要臉了?

(二)整人成了一種職業病

1967年4月,「文革」“二月逆流”之後,軍隊中一小撮人開始反對老革命家,謀取軍權。廣州軍區司令員黃永勝來到北京。一到毛家灣,林彪熱心接待老部下。他啟發性地問道:“對於當前部隊和地方某些群眾組織的關係比較緊張,你看應如何處理?” 黃永勝不假思索:“我看就是重申八條,貫徹八條。支持八條中的不准以任何借口衝擊軍事機關,不准隨意揪斗軍隊領導幹部。”(3)

林彪臉上掠過一絲不易覺察的微笑,說道:「只靠八條是不解決問題的,現在需要有新的東西,向全國發出一份新命令,規定幾條。」(4)黃永勝連聲附和。很快,林彪炮製的“十條”出籠了,幾天之內就發到全國各地。“十條”的發佈等於是給衝擊部隊的群眾組織火上澆油,這正好符合林彪唯恐軍隊不亂的意圖。

5月27日,黃永勝回到廣州後,夥同政治委員、第二書記劉興元組織專案小組,開始迫害軍區領導幹部,製造了文年生、相煒、江民風、陶漢章反革命冤案。 不久,黃永勝一夥又製造了「廣東地下黨」冤案,受到誣陷迫害的達7200人之多。其中包括我黨早期著名農民運動領袖彭湃烈士的母親、兒子以及烈士的侄兒、堂弟、堂侄等。

黃永勝進京後不久,就主持總參黨委擴大會議,在會上說:「總參出了不少壞人,有黃克誠、羅瑞卿、張愛萍、王尚榮,現在又出了楊成武」。(5)12月25日,他在聽取總政軍管小組彙報時說:“你們要交待政策,利用矛盾,分化瓦解,各個擊破”,“總政是水淺王八多”,“總政情況複雜,是閻王殿,是幾代招降納叛的地方,是階級鬥爭複雜的地方(6)。

在此期間,黃永勝以總參謀長和軍委辦事組組長的身份,秉承林彪旨意,成立材料組,羅織罪名,並且停發軍委幾位副主席的文件,收繳中央軍委的全部印章。他在總政製造冤案792起,受誣陷迫害的達839人,其中軍以上幹部52人。(7)

與此同時,黃永勝在林彪的指使下,歪曲歷史事實,誣陷聶榮臻是「華北山頭主義」後台,11月他又說:“每一個大轉折總有些人出來反對主席的正確路線……聶榮臻這一輩子也沒有幹什麼好事。這些人是不會死心的,一有適當的氣候就會起來搞名堂。” (8)

1968年5月,黃永勝在對賀龍專案組人員講話時,大肆鼓動說:「賀案很重要,他是大土匪,大軍閥,大陰謀家。這案很大,面很寬,有很多人,要在這個基礎上繼續努力。搞案子本身就是一場階級鬥爭,要把埋在身邊的定時炸彈挖出來,要猛打窮追,要團結一致,共同對敵……」(9)他還扣壓了賀龍元帥寫的8封申訴信。

最慘無人道的是1968年8月,黃永勝與吳法憲召集羅瑞卿專案組開會,傳達林彪對羅瑞卿的誣陷,說:「羅瑞卿是罪大惡極的反革命分子,十分狡猾,可惡至極」。(10)他還在原羅瑞卿專案組寫的一個關於推遲羅瑞卿手術治療的報告上批示“同意”,贊同對羅瑞卿進行不間斷的審訊和鬥爭,待秋後再動手術。這使將軍的左腿失去了安裝假肢的可能,在精神上和肉體上受到了極大摧殘。在處理彭德懷一案中,黃永勝也起到了推波助瀾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