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望子成醫」無有錯,跑贏科創Sure Win!

時代趨勢話變就變,以為科技創業愈來愈吃香,做醫生已非當時得令,今天需要收回以上言論。國家將以醫療改革作為經濟新引擎,醫生需求更多,醫生地位繼續提升。讀醫,Sure Win。

微軟創辨人蓋茲早已轉戰醫療。這位世界首富不是去當醫生,他只是堅持「改變世界」的夢想。2007年東非爆發的伊波拉病毒,讓蓋茲認識到防不勝防的流行病毒,比起核戰更可怕,同時我們的防禦十分不足。他成立基金,牽頭各方共建一個安全完善的防止流行病系統,讓地球變得更安全。

5年前,蓋茲呼籲美國要為防疫備戰,建議一旦出現事,派遣軍人、後備軍人應戰,與此同時,擴建醫療團隊,「讓醫療人員與軍方配搭,利用軍方的能力快速行動、做後勤及採取安全措施保護當地。我們需要模擬演練,做微生物演習,而非軍事演習,那樣才能發現漏洞所在。」

護民抗疫,行醫如當軍,奔赴前線不怕犧牲。(AP圖片)

護民抗疫,行醫如當軍,奔赴前線不怕犧牲。(AP圖片)

蓋茲的願望是「未雨綢繆阻止下一場疫情」。他的願望應驗在今天新型肺炎疫情之上︰數萬解放軍開上前線、戰役級後勤調動、藥物與病毒實驗室日夜無休,這是一場真槍實彈的生死較量,效果勝過演習百倍。在這50多天「疫」戰中,也抖出國內制度、管理的短板,民眾無理無情的遭遇,更日日洗板,如此促成國家改革醫療系統的決心。不過,中國豈止咁簡單?國家還要走在疫情之前,改革醫療的同時,順勢改變經濟方向,建設全新的增長模式。

全國人大財經委副主任委員黃奇帆昨日專欄文章,題為《疫情之後中國公共衛生系統要花兩三千億補短板》,文中指出,中國消費潛力大量釋出,2019消費佔GDP的60%。消費之中,個人消費增長見頂,不過,政府消費——包含教育、衛生和文化等卻存在巨大潛力。

過往,中國側重擴大政府基建拉動GDP增長,「公共設施投資和公共消費比重較低。比如全國醫院數量,從1978年的9293個增長到2018年的33009個,擴大3.55倍,但同期GDP增長240倍。二者增幅落差明顯,這說明我國公共衛生投資明顯不足。2018年,中國公共衛生領域的財政支出1.6萬億元,僅佔GDP的1.7%。」黃奇帆建議︰「疫情之後,財政應把計劃投資項目上的錢,轉移一部分到公共衛生等公共設施領域,提高國家公共衛生供給質量。」在可見的未來,「國家要像修鐵路、高速公路一樣,修建中國公共衛生領域的基礎設施,中國33000多家醫療機構可能會變成5萬家、6萬家。」此外,內地醫護人員只有1230萬人,美國是1900萬人員,按此比例計,中國醫療大軍應可擴建到6000萬至8000萬人。

當大家關心疫情影響中國復工,拖累經濟之際,國家已準備疫後進行經濟轉型。(AP圖片)

當大家關心疫情影響中國復工,拖累經濟之際,國家已準備疫後進行經濟轉型。(AP圖片)

縱觀全世界,目前什麼行業有6至7倍的職位增長前景?還有,醫生的收入一般是人均4倍有多(美國醫生年入18.5萬美元,人均是4.4萬美元),以上數字反映,未來加入醫生行列,無得輸。話雖如此,我要在此聲明,處身防疫大時代,行醫如當軍,這是高風險但榮譽的職業,要有犧牲精神才可擔當,勿謂言之不預也!

 

深藍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