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90後已經長大 該我們挺身而出了」


軍隊支援湖北醫療隊兩名90後護士在進「紅區」前為自己加油。陳晨/攝

和短消息。

這是余可跟隨醫療隊馳援武漢的第二十四天。除夕晚上,解放軍支援湖北醫療隊隊員乘坐空軍專機抵達抗疫前線,「逆行」的隊伍中有不少像余可一樣的90後護士,她們平均年齡只有25歲。

「就像很多人說的,17年前的非典,是所有人都在保護我們。現在該我們90後來保護大家了。」余可說。

原本,和所有期盼過年的「工作黨」一樣,余可計劃在除夕返回老家湖北咸寧。當新聞里開始出現武漢暴發新冠肺炎疫情的消息時,這名湖北姑娘坐不住了。“如果組織醫療隊支援抗疫一線,請務必派我去!”她兩次找到單位領導請戰。

除夕凌晨,正在值年前最後一個夜班的余可接到了即刻組織醫療隊趕赴武漢的通知。她立刻報了名,然後沖回家裏收拾行李。在這期間,她抽空給已經在湖北老家的父母打了個電話。

當父母問她「可不可以不來」時,余可堅定地告訴他們:“不行,我必須去!”

「我知道我要做什麼,我必須對得起自己。」余可還記得那時和父母說的話。

1998年出生的護士鄧藝偉是在睡夢中被叫醒的,前一晚她已經計劃好了,除夕值班時和同事一起包餃子。凌晨接到通知後,她幾乎立刻清醒過來,開始收拾行裝。

上飛機之前,鄧藝偉毅然剪掉留了多年的長髮,「為的是穿防護服方便,避免感染。」

和鄧藝偉一樣,火神山醫院重症監護室護士趙彤彤也是一名90後。除夕夜,運輸醫療隊的專機在新年的鐘聲即將敲響時緩緩降落在武漢天河機場,她看到眼前的城市漆黑寂靜,「沒有過年的氣氛。」

「我知道我要開始戰鬥了!」趙彤彤和戰友們很快投入到緊張的救治工作中。一天,一名新冠肺炎確診的老人躺在床上向她招手,一邊打招呼一邊問:“你們是不是新聞上說的那批解放軍?”得到肯定的回答後,老人顯得很激動,對趙彤彤頻頻點頭致意,一遍遍重複著:“謝謝你們,你們來了我們就有救了!”

看著老人,趙彤彤一下子熱淚盈眶,「那一刻感覺肩上的擔子更重了。」重症監護室就是趙彤彤的“戰場”,為了讓工作運轉更高效,她與同組的4名戰友在第一天就分配好了工作:一人負責處理醫囑,核對醫囑;一人負責所有病人的葯、使用物品及監護室的消毒;剩餘三人負責病人。“我們實行責任包干制,大家都是搶著干、爭著干,互幫互助。”

醫療隊最開始接管的是漢口醫院重症監護室,隨後轉入火神山醫院。火神山醫院剛建成時「百廢待興」,不少專業儀器和醫用物資需要醫護人員自己安置,余可和戰友們一趟趟拖著沉重的儀器,將它們按要求擺放、調試。

搶救患者就是在和時間賽跑,接連幾天凌晨值班是常有的事,從住宿點到火神山醫院路上這段時間被公認為「最佳補覺時間」。

「一切付出都是值得的。」余可難以忘記,在準備撤出漢口醫院入駐火神山醫院時,一名60多歲的患者拉著她的手,叫出了她的名字。

「太驚喜了,我們穿著厚厚的防護服,樣子都看不清楚。」余可猜測,老人可能是看到了她寫在防護服上的名字。之後,老人和她說了很多話,核心意思就是謝謝馳援武漢的醫生護士們。

隔著厚重的防護服,余可哭了,「您不要害怕,我們一定會努力救治每一位病人。」她安慰老人說。

前幾天,她和科室的同事在網上看到武漢方艙醫院裡醫護人員領著患者跳廣場舞的視頻,也想有時間去學一學太極拳,可以帶著患者做些運動。休息時間裡,同科室的幾名護士在忙著剪宣傳片,素材大多是同事們用手機拍攝的日常生活片段。她們計劃拿到病房裏放,讓患者們的生活內容更豐富些。

「其實不只是90後站出來了,各行各業的人們都在各自的崗位上努力著,我們選擇了這身護士服,穿上軍裝,就要承擔起治病救人的責任。」余可說,“90後已經長大了,該我們挺身而出了。”

「如果說我還有什麼心愿,就是希望一切快點好起來,人們能自由自在地走在大街上,城市裏熱熱鬧鬧的。」這名湖北姑娘想了想,又有些不好意思地說,“如果可以,希望下一個春節能夠回家,能看到和從前一樣的家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