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學把內褲折疊整齊放入抽屜內,又何需入名牌大學呢?

昨天我寫了一篇文章題為《你唔勤力,實會乞食!》結果引來好幾個各界精英,發短訊給我,說十分贊成我的講法。我自嘲式地回應:「我這些是廢老之言,你同意我證明你也是廢老,講這些話完全政治不正確。」香港社會的文化,正一步一步地在演變。

1. 中環價值。我在早兩日所講的年青人要奮發向上、不要練精學懶、要有責任心,這些年青人應有的態度,如今已被人概括為「中環價值」,這個說法自然有明顯的貶義。在上世紀七十、八十年代,香港經濟正在起飛之時,「中環價值」大行其道,當時的社會,人心相當拼搏。

我有一位朋友,當年在經紀行做office boy(即在寫字樓斟茶遞水送信的勤務員),他做事勤快,天天早到遲退,當年還未有傳真機和電郵,也沒有順豐速遞,文件要快速送到,惟有用office boy直送。我這朋友很有創意,集合了中環幾間經紀行的office boy行家,每天上午在某地點集合,然後幾家公司將要送的信件分區,各自負責某一區,以減少路線的重複,令到送信的效率大大提升,簡直是現代物流的先鋒。朋友的經紀行老板不明白為什麼這個跑腿可以這麼快便可以派完信回公司,對他贊賞有加,很快便將他升為經紀,令他的人生改變。30年過後,朋友已經成為某家經紀行的持牌高層。朋友當年的工作態度就是典型的「中環價值」。你的父親一定不是李嘉誠,但只要肯搏肯捱,做事負責,總有出頭的一天。

2. 小確幸價值。從中環價值去到小確幸價值,是由非洲跳到北美洲的巨變。所謂小確幸,即「微小而確定的幸福」。小確幸這個概念源自於日本作家村上春樹的一篇雜誌專欄隨筆《蘭格漢斯島的午後》,其中第19篇是「小確幸」,說的是村上春樹個人的幸福感。他說「抽屜裡塞滿了疊整齊捲好的乾淨內褲,不正是人生中小而確切的幸福之一嗎,我這麼認為。不過這或許是只有我才有的特殊想法也不一定。」也許有人會認為這種因整齊內褲而產生的喜悅未免太微不足道,但是村上春樹卻認為這其實是一種高級的境界。

小確幸概念去到台灣手中,就發揚光大。這概念由政治人物推動,在文化界流散,很多人趨之若鶩,意思是無需「博咁盡」,反而要多享受生活,尋找一些微小的幸福就可以了。開一家小店賣咖啡,或者做一些散工,工作一天、休息兩天,就是小確幸的代表。我認為推廣這種文化的幕後操盤手,相當聰明,他們沒能夠為人民爭取到巨大幸福,便把自己的殘障變成賣點,推廣所謂的微小幸福。在街上踢到一隻蝸牛,將牠放回花叢中,拍照放上社交平台,就完成一個微小幸福的旅程,確實相當容易,人人都可以做到。當然,那些經過拼搏,獲取到最大幸福的國家,如中國大陸,就反過來被文化上低貶了。

3. 政治正確。本來在自由社會,人人有不同生活態度,你喜歡中環拼搏向上的價值,我喜歡小確幸式的浪漫人生,蘿蔔青菜,各有所愛,本來無所謂。但當小確幸由一種生活態度,慢慢延伸出去,變成一種政治標準,你講「中環價值」你就不對時,就是兩碼事了。

我又做醜人,做一個拆穿皇帝無著衣服的小孩,如果人人都以小確幸為價值,事事講政治正確,不拼不搏,這個城市還會發展嗎? 如果不求發展,甚至不求個人成就,若大家都接受這種結果,本來都是可以的。那麼為何還有那麼多家長,想送孩子去名校呢?反正是小確幸,讓你的孩子讀你家對面的津貼小學就可以了,讀書免費,將來讀不讀大學也無所謂,直接進入小確幸的境界就算了,反正把內褲折疊整齊捲好放入抽屜內,又何需入名牌大學呢? 家長們,你有想清楚嗎?
盧永雄

盧永雄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