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其他文章
弟弟撞死人哥哥頂包 九年後一封舉報信揭開真相
upload_article_image

記者暗訪武漢社區封控:個別值守人員只顧玩手機

要打好疫情阻隔戰

24小時封控措施必須嚴而又嚴

目前社區封控到底做得到不到位?

市民生活物資需求是否得到保障?

2月23日、24日,長江日報記者探訪多個小區。發現,大部分小區嚴格封控,但仍有少數小區工作存在漏洞。

多個社區管控嚴密

值守人員嚴陣以待

23日上午10時,長江日報記者來到江岸區蔡家田社區,繞小區一圈發現,這裏多個出口已被隔板或上鎖的鐵門封閉了,只留下了位於江大路的一個出入口。 門口搭有簡易帳篷,供出入人員測量體溫和登記使用,共有7名身穿防護服的值守人員。


蔡家田社區值守嚴格

在記者觀察期間,多名快遞員將物品送至門口,小區居民均未出小區,只在門口無接觸交接。

11時,長江日報記者來到位於新灣四路的江漢區紅光小區,門口有3名值守人員,配有額溫槍。

在記者觀察的二十多分鐘內,沒有小區居民出入,快遞員都是把快遞交給門口的值守人員,或電話聯繫等待居民下樓來拿。 當日下午3時許,記者再次來到紅光小區,值守人員已經輪換,由兩名著裝民警和一名志願者值守,管控力度不減。

當日上午和下午,長江日報記者在探訪漢口的部分社區中發現,在江大路、常青四路、常青五路、黃孝河路、江大路等多個社區密集的路段,小區均管控比較嚴密,出入口有多名值守人員嚴陣以待,每個值守點均用額溫槍對零星進出人員測量體溫,同時查驗出入證明。

24日中午,記者在北湖正街附近看到,這裏老舊小區比較多,但都進行了嚴格封閉,門口搭建了帳篷,有專人值守,值守人員身穿防護服,進出人員管理比較嚴格。

居民想出去「透氣」

被工作人員勸回

24日上午10時30分,記者來到東西湖區鑫橋新村唯一的出入口——西門,這裏已經用藍色施工擋板圍住,兩人寬的出入口站著多名值班人員,記者觀察數十分鐘內,未見到人員進出。


金銀湖南路通往華生城市廣場四期的路全部封閉

往西走,原本通往華生·漢口城市廣場四期的道路雙向被鐵質擋板封閉,一旁還有2名身著城管制服的人員負責值守。 記者駕車繞行金山大道,從金海東路進入北盛路,來到該小區的西區入口,這裏也安裝了圍擋,並有人在此執勤。

門口還可以看到送貨的車輛和工作人員,記者 停留十多分鐘,未見到車輛進出。


祥生柏景灣學府入口,工作人員在進行交接

跨過金山大道,沿張柏路向北,在徑河與黃龍港的環抱處有一大片居民區。 上午11點40分,在祥生柏景灣學府小區門口,兩名背著消毒設備的物業工作人員正在和崗亭里的同事做交接。 這裏的車輛進出通道均已封閉,成了居民取菜的無接觸送貨點。 有少數居民想出去「透氣」,皆被勸回。


祥生柏景灣學府的物業工作人員在消殺

祥生片區的物業工作人員趙偉介紹,這裏一共有三個小區,有51棟居民樓,共93個單元,包括車輛停放的公共區域,總面積有近7萬平方米。工作人員每天都要進行兩次全面消殺。

值守人員玩手機

不測體溫、居民隨意進出


馬場角路上,有居民在行人路上遛狗

2月24日上午10點,長江日報記者來到江漢區唐家墩街馬場路,發現十九中學對面、馬場路138號的小區出口並沒有封閉,兩名身穿防護服的工作人員在門口值守。


十九中學對面小區出口,值守人員只顧看手機

儘管門前豎立著「體溫測量點」“進出登記點”的標識,但工作人員只顧看手機,並沒有對出入人員測量體溫和詢問出入事由。 記者在這裏守候20分鐘左右,共有6名居民隨意進出。


十九 中學對面小區,居民隨意出入,值守人員並未詢問及測體溫

上午11點左右,記者來到青年路天街,這是一個新開業的商業綜合體,儘管沿街門店都處在關閉狀態,但停車場並沒有封閉,不時見到計程車和社會車輛駛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