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必也正名乎!「中國病毒」的帽子我不戴

         美國總統近日一番「中國病毒」言論,一石激起千層浪,引發了一場關乎國家和民族尊嚴的大爭論。

         通常有不明就裡的人說,疫情首發於武漢,病毒源頭就肯定是在武漢,叫「中國病毒」無可厚非。筆者不以為然,這種說法實際上祗可以推論病毒源自武漢當地的機會可能更大,邏輯上這只是充分條件,並不是充要條件,既不能否定病毒由國外輸入的可能性,也不能否定病毒自然緣起於各地而只是武漢首發的可能性。最近有媒體指出,意大利的肺炎病毒基因與中國的有很大不同,更增加了另外兩個推測的可能性。氣象學界有一個著名的「蝴蝶效應」(The Butterfly Effect)理論:巴西的蝴蝶扇動翅膀,颶風就可能出現在美國。目前在沒有科學研究和數據支撐的情況下,對於病毒的源頭,包括袁國勇在內的任何人或機構說了都不能作準。也正正是基於此,學界最權威的世界衛生組織只能客觀地根據病毒的遺傳學結構,將其命名為「2019冠狀病毒」,而不是中國病毒或者武漢病毒。

下載

         美國政府和總統背後有全世界最優秀的智囊團,自然懂得這個道理。但Donald Trump偏偏明知而又故意作出誤導,為病毒強行安上一個充滿惡意、且帶有明顯「攻擊」和「歧視」名字,其中包含的不僅是對中國外交人員所謂「Fake news」的「還擊」,實際上還嚴重標籤了中國人乃至華人,勢必加劇白人社會對其他族裔的歧視和打壓。其實自從肺炎疫情爆發以來,西方世界早就有如驚弓之鳥,社會潛在的種族矛盾也被激化,大量亞裔人士在「講究人權」的西方社會被直接當做「人形病毒」,生活、社交、學習都受到不同程度的歧視責難,以至於有華人不得不在社交媒體發起「我不是病毒」的運動,以求能在「人權社會」獲得公平的對待。在整個社會惶恐不安的情況下,負責任的國家(和領導人)要做的應該是承擔起掃盲和普及知識的責任,盡最大努力教導民眾辯明事實,減少歧視和誤解,讓所有人都能夠免於恐懼、正常生活。但號稱「自由燈塔」的美國偏偏是反其道而行,將病毒與中國及中國人掛鉤,就道義和人權而言都是極大的挑釁和不公,再次赤裸裸地呈現了其對人權問題雙重標準和政治抹黑的醜態。

         我們必須要清楚的是,絕大部分的中國人都不吃野味,絕大部分的武漢人都配合著國家的防疫措施,安分地留在武漢接受封城, 沒有染病的、染病的、染病而去世的大部分人同胞,在這場抗疫戰爭中都只是無辜的受害者。所謂名不正則言不順,孔子講「必也正名乎!」新型冠狀病毒的正名關乎對死去同胞的尊重和每一個中國人的尊嚴,美國可以不對中國施以援手,但絕不可以對中國落井下石,每一個有良知的人都應該予以美國和Donald Trump強烈譴責,每一個中國人都應大聲對美國和Donald Trump說:「中國病毒」的帽子我不戴。

方浩良

二〇二〇年三月二十日

Halley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