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四川西昌森林火災復燃 深夜守衛千年古寺、博物館


 3月31日夜間,西昌森林火災復燃現場。 劉忠俊 攝

題:四川西昌森林火災復燃 深夜打響千年古寺「保衛戰」

作者 王鵬 劉忠俊

山火是從瀘山高處開始復燃的,伴隨著夜間的強風,火光越來越強,幾公里外清晰可見。遠遠望去,這座當地名山此時成為「火焰山」。驅車走到山腳下,空氣中灰燼瀰漫,待稍久一些便眼睛酸痛、鼻腔乾燥。


3月31日夜間,西昌森林火災復燃現場。 劉忠俊 攝

半山腰的光福寺內,十幾名成都市消防救援支隊隊員兩人一組,手持水管噴頭,將寺廟內的每一處古建築、古樹打濕。水流迅疾,隨後在空中分散開,這座千年古剎彷彿下起了雨。寺廟後百米遠的山脊上,團團火光正將夜空照亮。

3月31日夜間,四川省涼山州西昌市瀘山,此前明火已幾乎被撲滅的森林大火發生復燃。位於半山腰、山腳下的多處建築再次受到嚴重威脅。其中,已有約1100年歷史的光福寺備受關注。

當晚22時許,記者跟隨消防隊員前往光福寺。從山腳到山腰,盤山路曲曲折折,不時有消防車從高處駛下。隨著寺廟越來越近,空氣中焚燒樹木的味道也愈發濃烈。

光福寺呈階梯狀依山而建,重重疊疊,平日香火極旺。記者拾級而上,抵達視野開闊的光福寺廣場時,一回頭,只見遠處數公里長的火線在風中不斷蔓延,過火區隨之擴大。更高的山脊上,高聳的樹冠不時轟燃,火舌騰起數十米高。


消防員給光福寺洒水降溫。 劉忠俊 攝

廣場上,一名消防隊員正觀察高處的火情,一旦風向改變,他要給寺內作業的同事預警。走近光福寺高處,隱約可聽到水聲。繞過一處大殿,十幾名消防隊員正全力給建築噴水降溫。

「光福寺有個蓄水池,儲存了大概1000噸水,能滿足我們的用水需求。」成都市消防救援支隊隊員馬瑞告訴記者,一旦火勢蔓延下來,這些水將對寺廟起到保護作用。

位於光福寺下方的涼山彝族奴隸社會博物館同樣受到火情威脅。當天下午,工作人員已緊急轉移了館藏文物。當晚23時許,記者在現場看到,消防隊員正同樣採取開設隔離帶和噴水降溫的方式,保衛這個世界唯一反映奴隸社會形態的專題博物館。

四川省消防救援總隊相關負責人告訴記者,消防隊員將在這裏堅守到第二天早上七點,「到時森林消防和撲火隊員再進入火場滅火,我們要在此之前全力保障建築安全。」


消防員給涼山彝族奴隸社會博物館洒水降溫。 劉忠俊 攝

臨近午夜,記者離開火災現場時,在山腳下見到了西昌市民羅修強,他正與朋友一起為消防隊員提供飲料、食品等物資。

「從小到大,瀘山著這麼大火是第一次,我很難過,很心痛。」說起瀘山的深厚文化,這個30歲的彝族男人眼眶紅了,語氣也著急起來。他說:「瀘山能代表西昌的文化,也是家鄉的旅遊勝地,希望大火早日撲滅。」(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