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無癥狀新冠病毒感染者:我不知道我有沒有病

(原標題:「我不知道我有沒有病!」 無癥狀新冠病毒感染者“迷局”待解)


武漢市中心醫院指定的核酸檢測存放處

4月8日,武漢將迎來開城。不過,新冠肺炎疫情防治防控又現新情況。

「因發現一名無癥狀感染者,現暫停武漢市堤角小區無疫情小區的認定……」4月3日,武漢市江岸區水池街道堤角社區發出的無疫情小區認定“叫停令”,直接原因為無癥狀感染者。

4月1日起,國家衛健委要求對新冠病毒無癥狀感染者實行每日報告制。

據國家衛健委官方網站信息,截至4月5日,全國新增無癥狀感染者78例,尚在醫學觀察無癥狀感染者1047例(境外輸入275例)。其中,武漢的無癥狀感染者34例,尚在醫學觀察中的682人。


圖片來源: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官方網站


武漢大學中南醫院呼吸與危重症醫學科首席專家楊炯教授認為,從近三天普查數據來看,武漢無癥狀感染者佔0.15%-0.3%左右,也就是說,大約有一兩萬的無癥狀感染者。

什麼是無癥狀感染者?他們的經歷與確診患者經歷有什麼不同?無癥狀感染者是否具有傳染性?武漢又是如何「做作業」的?

4月5日,中國科學院院士、新型冠狀病毒聯防聯控工作機制科研攻關專家組專家王福生表示,不用太過憂慮,無癥狀感染者所佔比例較小,毒力也較弱,不會導致疫情二次暴發。

對此,鍾南山院士也持相同觀點。

除發燒一次 「我真的一點不舒服都沒有」

李正軍一直不承認自己是病人。他說,他從來沒有與患者接觸的經歷,就算是拿快遞,他也會先用酒精消毒,「我根本不相信自己會被感染。」

2月14日,西方情人節,家住武漢武昌區的李正軍被送進方艙醫院。回想自己被送進方艙醫院經歷,李正軍覺得這一切很神奇,因為他只是托朋友幫忙查了一下核酸,怎麼就突然被確診為患者了,他想不明白。「當時很緊張,我家人也很緊張,所有人都很緊張,最後我確診了,他們沒事,我想著住就住吧。」

緊張的情緒,源自一天前疑似發燒。

腦前打麻將,突然感覺發冷,「我讓我老婆開下空調,但還是冷,我就在想我是不是發燒了。」李正軍用手摸了摸額頭,也讓妻子摸了摸,有些燙。“家裏體溫計不知道放哪裏去了,找了半天,沒找到,我又感覺有些困,就去睡了一覺。”

這一覺,睡了差不多一個多小時。李正軍醒來後,妻子找到了體溫計。「她說,我睡覺時,她已經給我測過了,沒問題,我自己又測了一下,確實沒問題。但我還是不太踏實,就給朋友打了電話,想讓他找人給我做個核酸。」

晚上,這個朋友帶著核酸檢測工具,給李正軍做了檢測。一天後,朋友通過電話告知李正軍結果:陽性。雖然感覺很不可思議,李正軍還是被送進了方艙醫院。

「我真的一點不舒服都沒有。」住進方艙醫院後,李正軍每天靠著在ipad上打麻將度日,周圍病友的咳嗽聲,讓他心裏很煩,“我不咳嗽,也不發燒,我什麼都‘不’,和他們一比,我覺得自己就是正常人。”而檢查結果顯示,除核酸呈陽性,李正軍也確實一切正常。

「住了大概7天,然後就出去了。」李正軍說,他其實一直都不確認自己到底有病沒病。後來,朋友告訴他,他應該是無癥狀感染者,李正軍的經歷並非個案。

據四川省人民醫院支援武漢的院感專家向錢介紹,在支援武漢紅十字會醫院期間,有一位本院醫生也出現了與李正軍相同的癥狀。

「當時,紅會本院的一個醫生突然發燒,大家都很緊張,接下來就是例行的核酸檢測,然而,等結果期間,他就已經退燒了。」向錢說,這名醫生退燒後,大家鬆了一口氣。可是,核酸結果出來卻是陽性,“然後大家又開始緊張,反覆確認,誰和他有過接觸。”

向錢說,這位醫生除核酸檢測結果呈陽性,其餘一切良好,就連被大家認為最敏感的CT結果,也是正常的。「當時,國家衛健委診療方案中,沒有針對無癥狀感染者的做法,我們就只能把他當病人處理。」

據向錢回憶,這名醫生被收入病房後,每天都吃抗病毒藥物,並對他展開醫學觀察,「他完全正常,根本不像病人。我們也就只能讓他每天吃藥,一直到他達到出院標準。」

病理解剖說 「感染早期屬沉默型輕狀」

為何會出現無癥狀感染者?李正軍和紅會醫院醫生的病兆緣何看不見?從病理解剖學角度,華中科技大學法醫系教授劉良給出了他的答案。

劉良,全球新冠肺炎遺體解剖第一人。在接受封面新聞記者採訪時,劉良說,從目前解剖案例來看,新冠肺炎跟普通肺炎和感冒完全不一樣,感冒或普通肺炎,病毒一般從上呼吸道下去,會引起咳嗽、咽痛、咳痰,新冠肺炎完全是反著來。

「反著來是什麼情況?它從外周往肺門去,從下呼吸道往上呼吸道走。」劉良說,這就能解釋為什麼新冠肺炎患者不流清鼻涕,也沒有打噴嚏,因為上呼吸道沒有刺激,咳嗽也就是乾咳,沒有痰。“發燒也不像感冒發燒,不會伴隨著馬上出來,等他發燒的時候,病變已經開始好多天了。”

劉良說,感染早期屬於沉默型輕狀,很多人在發燒之前偶爾有一點乾咳,有一點胸悶,最大的癥狀是疲勞乏力,偶爾會有肌肉疼痛、腹瀉。但沉默型的時候,就有了傳染性,發展到第二期的時候,肺的代償性已經不行了,馬上出現缺氧,然後快速往重型、危重型發展。

解剖案例也印證了劉良的說法。劉良和他的團隊解剖10多例後發現,他們的上呼吸道非常乾淨,證實患者為什麼不會咳痰?「為什麼采咽拭子核酸檢測是陰性,因為咽喉、頰黏膜、鼻黏膜沒有病灶。」劉良說,病灶堆積在下呼吸道,病人只有猛咳,咳出來的東西才可能呈陽性。


華中科技大學同濟醫學院法醫系教授劉良在觀察人體解剖切片

「還有的肺泡灌洗液,一次兩次都是陰性的,第三次是陽性的。」劉良說,這才是最可怕的事情,因為目前出院的標準是兩次陰性就可以了,兩三天之內陰性,病人出院以後又變成陽性了,“到底是試劑不行,採集的東西不行?到底是復陽了,還是根本就是陽性?”

劉良還有另外的擔心,就是早期帶病毒的黏液,很大可能咳不出來。劉良的團隊解剖後發現,病毒感染肺部,最早在下部和背部邊緣,然後形成很粘稠的黏液栓,「就像一棵大樹,病變發生在葉子的邊緣,很難看出來。」

按照劉良團隊解剖後,有醫院醫生對一位輕症患者肺部吸痰,並用纖維支氣管鏡進行觀測。10分鐘的觀測過程中,從鼻腔通過器官進入肺部,前8分鐘可以看到上呼吸道光滑沒有異物。纖支鏡繼續深入,隨後2分鐘,白色的黏液被吸了出來,「像很粘稠的痰液,還很有韌勁,像抓鱔魚抓泥鰍一樣。」劉良說,很多醫院也進行了吸痰,但是只到達4—5級,是沒有纖支鏡的盲吸,沒有到達12級,所以可能就沒有吸出黏液來。

「這種黏液最怕酒精。」劉良說,解剖後,他們通過試驗發現,粘度高、韌性強的黏液,遇到酒精馬上就化掉了。

武漢「做作業」“小區繼續封控管理”

無癥狀感染者的篩查與報告,讓武漢無疫情小區的認定如坐「過山車」。“今天可能被認定為無疫情小區,因為無癥狀感染者的發現,無疫情小區明天可能就會被取消。”4月6日,封面新聞記者獲得的7份社區信息通報顯示,有5個社區暫停了無疫情小區的認定。而被報告的無癥狀感染者,有動車乘客和動車組工作人員,也有其他疾病患者等等。

洪山區和平街道仁和路社區於4月4日發佈的「公告」中稱,該社區兩位為與無癥狀感染者的密切接觸者,兩人住在金地自在城。其中一人是動車組工作人員,其所管轄車廂中有一名乘客被確認為無癥狀感染者。另一人為同車廂乘客。目前,兩人均被送入隔離點進行醫學觀察。

公告還對無癥狀感染者作了解釋。無癥狀感染者是指無相關臨床癥狀(如發熱、咳嗽、咽痛等),但呼吸道等標本核酸檢測或抗體檢測呈陽性者。

隨著無癥狀感染者的被發現,社區防控力度重新加大。洪山區張家灣街道湘龍鑫城社區在4月3日的通報中稱,現在防控形勢不容過於樂觀,無癥狀感染者可能就在身邊,零確診不等於零風險,防疫容不得半點鬆懈。希望居民們不復工的不出門,不串門,不聚集,不恐慌。

4月4日,武漢市衛健委通報稱,全市新增無癥狀感染者23人,總共715人處於醫學觀察階段。而同時,武漢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揮部也在前一天發佈了《關於建立疫情防控長效機制持續做好小區封控管理工作的通知》。《通知》表示,繼續小區封控管理的其中一個重要原因,就是「新冠肺炎無癥狀感染者和康復出院者複檢為陽性患者的出現,成為疫情防控的不穩定因素。」


圖片來源:湖北省衛健委官網

目前,按照國家衛健委的要求,發現無癥狀感染者要在兩小時內進行網路直報,快速開展流調,無癥狀感染者報告以後,要在24小時內完成個案調查並及時進行密切接觸者登記,個案調查報告及時上報。復旦大學附屬華山醫院感染科主任張文宏表示,普通人在防範措施上,不能有絲毫放鬆,「不管什麼時候,我們都還是要提高警惕,在全球疫情沒有完全結束之前,我們要保持良好的衛生習慣,必要的時候戴口罩、勤洗手、保持社交距離,我覺得這些方法應該是大家可以長期堅持的。」

醫學界觀點「不會造成疫情二次爆發」

無癥狀感染者「威脅」有多大?國內醫學界多位專家指出,不會導致疫情二次爆發。

稱肺部有炎症,包括中間有一點咳嗽,即可以確認為無癥狀感染者。「我個人認為,這個到底是屬於無癥狀還是屬於輕型的,還有待科學判斷。」

有1/3或者百分之二三十,可能比例沒有那麼大,這是第一個原因。還有一個更重要的,就是我們現在採取的措施,比如核酸檢測、抗體檢測,還有溯源分析,還有必要的14天隔離,還包括人在公共場所一米線的安全距離等等,這些都是非常有效的防控措施,能夠保證防止疫情的二次複發或者是爆發。


對此,鍾南山院士也持相同觀點。4月1日,在接受深圳衛視採訪時,鍾南山表示:「我們有強有力的監測系統,一旦發現會立即隔離,相關接觸者也會被隔離觀察。這樣做,可以第一時間切斷傳播鏈,不會出現像第一波那樣的疫情爆發。」

鍾南山進一步認為,無癥狀感染者有明確的傳染性,這已經得到證實。但是否有很高的傳染性,現在沒有證據來說明。

4月2日,在國務院聯防聯控新聞發佈會上,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流行病學首席專家吳尊友表示,「寧波疾控中心近日研究發現,從個體水平來看,無癥狀感染者的傳播效率約相當於確診病例的三分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