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吃貨報復性消費 商家報復性漲價 吃還是不吃?

(彭婧如)報復性消費話題之後,日前「海底撈復工後漲價約6%」的話題登上熱搜。

有網友曬出疫情前後的海底撈消費賬單表示,「小料和飲料都漲價了。」甚至還有人細算了漲價單品:牛肉漲6塊,啤酒漲4塊,蝦滑漲8塊,鴨腸漲5塊……


資料圖:杭州一家海底撈門店。 圖片來源:中新視頻

報復性漲價?

「本來就不便宜,這下更貴了。」面對海底撈漲價的消息,有人覺得“漲價漲得滿臉問號”。“人均220元以上,半份土豆片13元,合一片土豆1.5元,過分了啊。”“工資降了,海底撈漲了,想哭都沒有眼淚。”“我還沒開始報復性消費,結果等來報復性漲價。”

不過,也有人認為疫情過後小幅漲價可以理解,「眼下成本都在漲,再加上疫情受到巨大損失。」“海底撈有漲價的權利,吃不吃是你們的選擇”。消費者趙先生表示,他是海底撈的忠實粉絲,只要菜品質量、服務等有保障,目前的漲價幅度完全在他可以接受的範圍內。

海底撈的工作人員對此回應稱,目前海底撈在全國範圍內開始恢復營業,但接待的客流量有一定限制,員工也沒有滿員復工,所以人力成本相對來說有一定上漲,一些食材成本也有增加,所以部分門店已經調整價格。

「具體的漲價幅度以門店當地的實際情況為準,目前沒有接到統一調價的通知。」上述海底撈工作人員說。

除了海底撈,西貝莜麵村也被反映有漲價情況。7日,西貝餐飲公司公開表示,經過公司於4月7日向各區確認,在疫情後西貝並不存在漲價的情況,上一次漲價還是2019年12月,漲價原因是原材料成本的上漲。

為何漲價?

雖然西貝否認了這次漲價,但是餐飲業近來確實有普遍漲價的趨勢。林先生表示,其實喜茶也在悄悄漲價,「我經常喝的黑糖波波以前19元,現在21元。」

還有人發現,胖哥倆肉蟹煲的招牌菜肉蟹煲也由此前的138元/份變成158元/份。

「連我們這邊大食堂快餐店都漲價了,他們能不漲嗎?」“餐飲報復性漲價了,曾經最愛的一家日料店也漲價到一片三文魚13塊,一個手卷68塊。”網友表示,甚至連小吃街里的羊肉串店都從10塊錢3串變成12塊錢3串。


資料圖:北京一家「胖哥倆」肉蟹煲。 彭婧如 攝

「這是要把前兩個月的損失掙回來?!」林先生忍不住問。

由於疫情影響,餐飲業損失嚴重。「疫情致2萬多員工待業,貸款發工資也只能撐3個月!」西貝餐飲董事長賈國龍的這句話曾引發輿論嘩然。後來,中國烹飪協會表示,經初步調研,賈國龍的話並非危言聳聽。

「市場環境影響,如銷售持續不見好轉,三個月之內可能會出現資金鏈緊張的情況,面臨無法支付供應商貨款、物業房租、人員工資等實際經營困難。」中國烹飪協會相關人士說,餐飲行業的中小企業占絕對主體,抗風險能力較差,這些特徵註定在抗擊疫情的特殊時期,餐飲企業普遍停業會帶來巨大困難,舉步維艱。

在中國食品產業分析師朱丹蓬看來,從海底撈漲價看到了餐飲行業的發展趨勢,頭部企業趁勢而為進行漲價,在消費端,漲價對消費者有一定情感因素的影響。但對於消費能力來說,沒有太大的影響。

當漲價遇上消費券,你還買買買嗎?

「自己在家吃火鍋不香嗎?非得去店裏花冤枉錢?」有人表示在價格上漲的情況下,開源節流也是一種方式,但也有人因此擔心,消費需求走下坡路會影響經濟環境。

「報復性消費,必定會帶來各商家對商品的報復性漲價,到時候國家應該會給居民發放消費券,然後繼續報復性消費。」趙先生曾對朋友這樣說。

如今,有南京的消費者表示,雖然海底撈價格略漲,但自己搖號抽到餐飲消費券,用支付寶付款直接扣減,感覺反而便宜了許多。


微博網友曬出南京餐飲消費券。

3月以來,不少地區開始發放消費券,似乎一定程度上緩解了漲價和消費之間的矛盾。

3月2日,山東濟南推出了2000萬元文旅消費券;3月13日,浙江寧波宣佈發放1億元文化旅遊惠民消費券,江蘇南京推出3.18億元消費券,包括餐飲、體育、圖書等七大類;3月26日,廣西發放第一批價值268元的暖心卡……

據不完全統計,短短一個多月,全國17個省份30多個城市公佈將向市民發放消費券,金額超過50億元,後續加入者絡繹不絕。

「在消費受到抑制的時候,運用消費券的方式能夠比較好地帶動被抑制的消費需求反彈,或者推動它出現恢復性的增長。」中國首席經濟學家論壇理事長、植信投資首席經濟學家連平介紹,但他同時也提醒,消費券的應用應該有的放矢,要針對不同行業不同需求。

據南京市可信數據管理平台監測,5天時間裡,南京市共使用電子消費券34522張,總消費金額942.93萬元。除去電子消費券抵減金額外,帶動消費金額613.16萬元。

而廣西的「螺螄粉消費券」操作使螺螄粉的銷量一時大增,讓不少網友開始呼喚:上海啥時候發“生煎消費券”?成都是不是可以發“火鍋消費券”?

你身邊商家有漲價嗎?對此,你怎麼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