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缺地. 借地. 時機已到

香港如今遇上的難題不止政治,也有社會民生問題。上周六中央港澳協調小組組長韓正見港澳政協時,除了講《香港國安法》的問題之外,亦提到香港有很多深層次的經濟民生問題要解決,亦必需要解決,而解決這些問題的前提是要有一個安定的社會環境。韓正認為《香港國安法》可維護香港安定團結、社會穩定,有了社會安定團結的氛圍,香港整個社會形成共識,事情就可以一件一件解決。

韓正講到「香港深層次經濟民生問題」,恐怕莫過於房屋問題。在今次的人大會議,工聯會及民建聯分別提出了希望中央可以增加香港土地供應的方法。民建聯建議在珠海桂山島附近及港珠澳大橋南側水域,填海建造「香港城」,預計可以開發10平方公里土地,其中兩成土地用作住宅用途,將可以提供16至20萬個單位;而工聯會的港區人大代表鄭耀棠則建議參照澳門「橫琴模式」,在鄰近香港的大陸地區劃撥30平方公里土地予香港,由香港特區管轄,行使香港的法律,估計可以容納60至70萬人口。

民建聯和工聯會提出的10或30平方公里,究竟是多大的概念呢?香港現時計劃動用6240億元搞「明日大嶼」計劃,只能提供1000公頃土地,即10平方公里。政府原來的「明日大嶼」計劃要開發17平方公里的,後來因為憂慮過不了立法會,便把計劃縮減至10平方公里。換言之,民建聯和工聯會鄭耀棠建議的搵地方案,是等如「明日大嶼」、或是「明日大嶼」的3倍。

我認為內地提供土地予香港,快速解決香港的高樓價、高租金、上樓難問題,已經刻不容緩。去年6月,香港爆發反修例示威,7月時,有內地高人跟我談起香港的問題,我建議內地借出大片土地予香港起樓,解決過百萬人上樓的問題,若等香港政府去解決房屋問題,可能等到這一代的年青人變成40、50歲的中年人,仍然解決不了。

「明日大嶼」計劃雖然方向正確,但太慢了。這個計劃的前身是所謂的「中部水域填海計劃」,早在2015年已經提出,政府亦打算展開前期顧問研究,但因為反對派在立法會財委會拉布,即使這個前期研究撥款,一拖便拖了幾年,後來變成今天的「明日大嶼」計劃,但前期研究撥款仍未得到立法會的批准。

填海計劃未開波已拖了5年,試想一下一個正在輪候公屋、住在劏房的基層家庭,他們可能每月要多付7000元的租金差額,一年便多付84000元,5年下來,多付的租金就是42萬元。反對派大力拉布,但社會無知無覺,令土地供應極度緊張,樓價租金急漲,就像死結一樣,怎樣解也解不開。就算「明日大嶼」計劃能夠進行,到房屋人伙,也要在20年之後,遠水難救近火。期間樓價租金高企,社會怨氣難解。

我當時對內地高人說,只能夠在香港鄰近水域由內地大幅填海,或者中央撥出大量鄰近土地予香港,才能解決問題。而香港需要的也不止1000公頃土地,要有3000公頃土地作為儲備,提供30萬個以上的房屋單位,解決過百萬以上的人的住屋問題,才可以舒緩市民對高樓價、高租金的怨氣。

不過,當時內地高人的反應是,不單是香港有民意,內地也有民意。香港搞出這樣大的風波,不但暴力示威,還公然打出英國美國旗幟,完全暴露了要分裂國家的意圖。如果中央不遏止香港的暴亂,還很慷慨地撥地予香港,內地人民也不會接受。

如今時移勢易,中央出招為香港制定《國安法》,重鎚打擊黑暴和分離主義,香港有可能進入一個良性循環。阿爺就算幫助香港解決房屋問題,也較能夠向內地人民交代。

我認為解決香港房屋問題,已刻不容緩。如果採取從內地撥地的方法,估計2、3年就可以有提供到房屋給香港人居住,即使採用內地填海的方式,最快可以在5年內有房屋入伙。不要覺得房屋純粹是一個經濟問題,這也是香港人的怨氣的源頭。試想一個小朋友居住在80呎的劏房長大,受盡歧視,滿肚鬱結,長大很易成為反社會份子。希望中央能夠見到香港民生問題的關鍵,不單在社會安定方面,在房屋方面也要出手,協助香港解決難題。借地,時機已到。

盧永雄

盧永雄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