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中華民國台灣」意在「台獨正名」


資料圖:蔡英文

「中華民國台灣」是個拼湊起來的奇怪名稱,意在推動「漸進式台獨」,閹割「中華民國」,使其進一步「台灣化」。熟悉民進黨歷史的人都知道,最早把「中華民國」和「台灣」這兩個概念連接起來的是民進黨「台灣前途決議文」。

上世紀90年代後期,民進黨為奪取政權,消除島內各界對其「台獨」理念的疑慮,在1999年提出「台灣前途決議文」,宣稱「台灣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台灣,固然依目前憲法稱為中華民國,但與中華人民共和國互不隸屬」。

民進黨就以這種遮遮掩掩的方式承認了「中華民國」。但是民進黨並沒有承認「中華民國憲法」架構下的「中華民國」,而是試圖將「台灣」和「中華民國」相結合,讓「台獨」可以借殼上市。

2011年,代表民進党參加領導人選舉的蔡英文則將「台灣前途決議文」的論述進一步簡化為「台灣就是中華民國,中華民國就是台灣」。但是這個說法在民進黨內引起不少反對聲音。

蔡英文敗選後,推動民進黨兩岸政策討論,並在2014年提出「2014對中政策檢討紀要」。這個「紀要」把「台灣前途決議文」中“固然”兩個字拿掉,變成了“台灣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國號是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互不隸屬”。這樣,蔡英文就可以更加理直氣壯地在「台灣」和「中華民國」劃等號了,黨內不敢再有人提出質疑。

可以說「台灣就是中華民國,中華民國就是台灣」是「台灣前途決議文」的最終表達。「中華民國台灣」論調則是更進一步,企圖將前述的「台獨」論述“國號化”,將他們所稱的“這個國家”從時間和空間上直接限縮於1949年以來的台灣,從而割裂了兩岸同屬一個中國的歷史和法理連結。

這些年,民進黨不遺餘力地推動「漸進式台獨」,從夥同李登輝推動地區領導人直接選舉、凍結“台灣省”、修改“憲法”,到終止“國統會”和“國統綱領”、修改教科書、護照添加「台灣」等,不一而足。

民進黨的目的就是通過這些手段,逐漸把「中華民國」政治體制「台灣化」。但是無論怎麼“切香腸”,民進黨有兩個企圖始終未能得逞。一個是“正名”,一個是“制憲”。無論是“中華民國是台灣”,還是“台灣是中華民國”,民進黨都不敢直接修改「中華民國」這四個字。無論是推動“國安五法”修訂,還是制定“反滲透法”,民進黨都不敢直接切斷兩岸法理連結。

不敢做並不代表民進黨不想做。恰恰相反,越是做不到它越想做。2007年,民進黨提出了「正常國家決議文」,明目張胆地提出“正名”和“制憲”這兩大目標:第一,要把“國號”正名為「台灣」,並以「台灣」的名義加入聯合國、世界衛生組織等國際組織;第二,要儘速制定“新憲法”,明定台灣“國家”名稱與“領土”範圍,徹底擺脫「中華民國」體制。

「正常國家決議文」提出已經十多年了,民進黨始終沒有機會實現其設定的目標。但自去年以來,民進黨借香港“反修例”風波和新冠肺炎疫情“塑造”了台灣民眾的“反中仇中”情緒,借選舉打擊政治對手國民黨。所以它覺得“正名”和“制憲”的機會來了。

今年1月1日,民進黨當局領導人在「元旦致辭」中提出大陸要正視所謂「中華民國台灣」。幾天之後,在接受英國廣播公司的採訪時,又將人們所熟悉的“台灣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國號是中華民國”表述變成了“我們已經是一個獨立的國家,我們稱自己是‘中華民國台灣’”。新的說法清晰地顯示出,其開始推動“正名”,企圖將“國號”從「中華民國」改為「中華民國台灣」。4月1日,她又講到「中華民國台灣」是“現在台灣人民最大的共識”。5月20日,她再度鼓吹「中華民國台灣」是“一個在驚濤駭浪中走過來的‘國家’”。

這個演變脈絡清晰地顯示出,所謂「中華民國台灣」,不僅是兩岸對抗形勢下的「台獨」新變種,更是「台獨」分子從「台灣前途決議文」邁向「正常國家決議文」、企圖推動“正名”的政治冒險。這才是「中華民國台灣」的危害所在。

沉渣泛起,必有惡浪。在民進黨當局領導人拋出「中華民國台灣」這個新名詞之後,“台獨大佬”辜寬敏推出“制憲公投”,並揚言要推動“制憲”成全民運動。隨後一些民進黨籍民意代表試圖推動修改“兩岸人民關係條例”,將“國家統一”的字眼去掉,雖然迫於各方壓力又主動撤案,但後續類似花招是否還會冒頭,不能掉以輕心。對於各股「台獨」勢力在“謀獨”道路上的瘋狂飆車,大陸都會嚴陣以待,保持警惕。

「天作孽猶可活,自作孽不可活」。在此,我們有必要提醒民進黨當局和「台獨」分子,不要誤判形勢,不要試探大陸的底線,更不要低估14億中國人民對於維護國家主權和領土完整的決心和意志。我們希望兩岸關係和平穩定,維護國家發展戰略機遇期,但是我們也絕不會為此而吞下「台獨」這顆苦果。

李秘,上海市公共關係研究院副院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