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美國抗疫為何糟糕至此?鍾南山指出兩個致命原因

國家衛健委高級別專家組組長、中國工程院院士鍾南山近日在接受香港媒體採訪時表示,他對美國在新冠疫情中的病亡數據「感到震驚」。“特朗普曾說死亡人數低於10萬就是勝利,現在看來很難說。”

美國的病死率令人震驚

「你可以說美國對病毒核酸的檢測範圍很廣,或者說其檢測數量高於其他國家,但我對他們的病亡數感到震驚。」鍾南山表示,美國此次新冠疫情的病死率接近6%,這很不可思議,因為美國整體醫療水平“很強”。


鍾南山接受採訪截圖

鍾南山援引多名美國同行的說法表示,儘管美國的醫療、設備和設施水平很高,但美國的醫療體系卻無力應對疫情。「不管是醫療器械以及醫護人員,都沒有準備,所以一下突然出現這麼多,很被動的,就像我們武漢一開始那樣。」

「特朗普說死亡人數低於10萬就是勝利,現在看來很難說。」鍾南山坦誠地說。

據約翰斯·霍普金斯大學數據,截至北京美東時間5月26日16時32分,美國累計確診病例超167萬例(1675532),累計死亡逾9.8萬例(98717);單日新增超1.8萬例(18091)。

美國政府此次表現

比17年前應對「非典」差距甚遠

美國此次在疫情中的表現與17年前應對「非典」時的情況相比,鍾南山用了四個字來形容——“差距甚遠”。

鍾南山表示,2003年「非典」暴發時自己也曾與美國專家聯繫,告訴他們要提高警惕,彼時美國方面對此疫情處於“高度警惕”狀態,“而由於採取了強有力的預防措施,當時美國只有27例病例,這和現在的情況天差地別。”

他分析,美國當時的及時應對與其剛經歷過「9·11恐怖襲擊事件」也有關。2001年後,美國加強了對公共衛生以及應急系統的建設,“據我所了解的情況,在‘9·11事件’發生後,美國對疾控中心的投資增加了10倍。”


美國新冠肺炎死亡病例已逾9.8萬,圖源:美聯社

然而這種對傳染病的「警惕狀態」未得以延續,高水平的醫療條件架不住政府高層的“鬆懈”。

美國遭受如此大衝擊

主要因為兩方面原因

鍾南山認為疫情之所以對美國造成如此衝擊主要源於兩個方面,其一是美國當局未聽取醫學專家的建議,以至於總統特朗普在疫情早期認為新冠病毒無異於大流感;其二是美國沒有平衡好疫情防控和經濟穩定。

在重啟經濟活動方面,政府官員也沒有聽從醫學專家的意見,「過快復工復產是有一定風險的。我認為他們應該遵循科學規律,逐步開放。」鍾南山表示,“經濟對任何一個國家而言都至關重要,但未能平衡好疫情防控和經濟穩定也是新冠病毒對美國造成如此衝擊的原因。”

對美國復工復產的時間點,流行病學家、白宮新冠疫情應對工作組成員福奇曾多次提出,除非病毒受到控制,否則經濟無法復甦;如果操之過急,抗疫努力會功虧一簣。但特朗普堅持認為各州應該儘快重啟經濟活動。

於是,隨著各州陸續重啟經濟、放寬疫情防控措施,越來越多民眾湧向沙灘、泳池等休閑場所。據路透社對上周美國新增確診病例的統計分析顯示,美國有20個州新增確診病例數和前幾周相比都出現了反彈。


 

上周末,美國一州出現泳池百人派對。

新冠病毒政治化

阻礙全球科學研究進行

與此同時,鍾南山認為「新冠病毒政治化」令全球科學家攜手共克時艱的願景很難落地,“我們需要進一步了解新冠病毒,此時全球科學家同舟共濟攜手展開研究至關重要,但現在這一點卻變得很難,因為一些政客將病毒‘政治化’。有些人有先入為主的想法,認為新冠病毒源自中國,這就導致無法朝正確的方向展開研究。”


值得注意的是,美國國內科學界對「科學中立」逐漸被政壇侵蝕的趨勢十分不滿。

近日,77名美國諾貝爾獎得主聯名發表公開信,抗議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近期停止資助「生態健康聯盟」。「生態健康聯盟」是美國從事冠狀病毒傳播研究機構,曾與中國科研機構開展合作。

公開信中提到,因特朗普此前在回應一名記者提問時聽聞所謂「‘生態健康聯盟’有數百萬美元資金資助了武漢科研人員」的錯誤說法,幾天後(當地時間4月24日),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就突然中斷了對「生態健康聯盟」的資助。

對此,美國哥倫比亞廣播公司著名欄目《60分鐘》播出的一期深度調查節目中,美國動物學家、「生態健康聯盟」的負責人彼得·達扎克表示,科學政治化會付出生命代價。

鍾南山則表示,他對美國如今甚囂塵上,新冠病毒涉華陰謀論未感意外,他憶及2003年在西雅圖出差時看到的一本雜誌,封面赫然寫有「非典:中國的大規模殺傷性武器」,“(所以)我並不覺得有多奇怪,這種論調一直都有,只不過現在故技重施。”

在採訪中,他再次強調了中國通報疫情時間線,特別指出國家衛健委高級別專家組1月20日就向媒體通報,新冠病毒可人傳人。但特朗普直到(當地時間)3月13日才宣佈國家進入緊急狀態,「我真的不知道這該怎麼掩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