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中國率先復工復產 是因為做對了這件事……

2020年政府工作報告提出,「這次新冠肺炎疫情,是新中國成立以來我國遭遇的傳播速度最快、感染範圍最廣、防控難度最大的公共衛生事件。在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堅強領導下,經過全國上下和廣大人民群眾艱苦卓絕努力並付出犧牲,疫情防控取得重大戰略成果。」

政府工作報告同時指出,重點支持既促消費惠民生又調結構增後勁的「兩新一重」建設。第一個“新”就是新基建。騰訊雲與智慧產業事業群總裁湯道生透露,騰訊未來五年將投入5000億,用於新基建的進一步佈局,政策引導和市場投入將促進新基建加速發展。

在這場戰「疫」中,中國成為率先衝出“危險區”的國家,依靠的正是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到的這些。在廣大人民群眾艱苦卓絕的努力當中,也展現出中國在一些先進領域的積累和創新。

小東西 大力量


 

圖為深圳率先全國推出健康碼

今年2月1日,胡敏在工作群中看到同事們在分享一張 「紙質通行證」的照片,居民憑通行證進出小區。

但紙制通行證在製作、發放和核驗過程中存在交叉感染風險,與疾控部門減少接觸的初衷相悖。

作為騰訊政務團隊微應急產品的負責人,胡敏和他的團隊想做一個可以替代紙質通行證的「碼」出來。

他們的效率快得驚人,5天之後,第一個測試版的健康碼上線。2月9號開始正式在深圳上線使用。

這一創新方式隨後在全國各地得到應用。「健康碼」成為人們出入社區、辦公口、交通口的“數字通行證”。人們能實現“一人一碼”,100%健康和行程信息可追溯,確保防疫信息精準對應,有效降低手工登記的接觸風險。

僅以騰訊健康碼為例,全國400多個縣市,5100多個村莊,都在使用這一方式追蹤、防控疫情。

到4月份,騰訊健康碼覆蓋了接近10億人,累計訪問200億,使用超過60億人次。

在中國大規模應用健康碼數月之後,這一「發明」才被全球“借鑒”。

4月10日,蘋果和谷歌宣佈將聯手開發「歐美版健康碼」(接觸者追蹤軟體),對可能接觸感染者的用戶發出預警提示,幫助降低病毒傳播速度。但蘋果和谷歌版的健康碼,在效用上仍然難以和國內的健康碼比肩。

健康碼雖然只是一個方寸之間的小小界面,但產生這樣一種”敏捷創新“並非是憑空出現的,健康碼背後,是雲計算、移動互聯網、物聯網等產業和技術的積累。

比如「穗康」(廣州健康碼)為例,其上線第一天訪問量高達1.7億,這需要雲計算端對高並發、海量業務處理有極高的承載能力。

而以騰訊健康碼為代表的中國科技抗疫方式被全球借鑒,正是中國數碼化競爭力的一個體現。

產業互聯網,帶來新產業革命


 

圖為全國學子停課不停學

怎麼理解中國的數碼化競爭力?

每一次新技術的出現,都會帶來一輪新產業革命。每一次新產業革命,都極大拉伸了經濟效率的上限,也極大縮短了技術與人們生活的距離。產業革命將徹底改變人們的生活模式,也讓新興的國家力量快速崛起。

人類歷史上,經歷過三次全球規模的新產業革命。第一次工業革命以煤礦和蒸汽機為核心,帶來了機械化革命。第二次工業革命以石油、鐵路和電力為核心,帶來了電氣化革命。第三次工業革命以計算機、互聯網為核心,帶來了信息化革命。

前兩次工業革命是能源與通信的革命,促進物與物之間的連接。但第三次信息化革命則在連接上發生了一次高緯度躍進,實現了人與人、人與物之間的連接。互聯網公司天然就是這次信息化革命的主角,因為互聯網公司天然就在連接上具有核心優勢:騰訊實現了人與人的連接,百度實現了人與信息的連接,阿里巴巴實現了人與商品的連接。

如今,我們又一次站在了新產業革命的門口。以騰訊為代表的互聯網公司在這輪產業變革中,連接力量將進一步放大。騰訊在連接人與人上的優勢,演變為其在推進產業互聯網過程中的C2B優勢——通過數碼技術實現產業升級,把消費者和產業連接起來創造巨大的社會和產業價值。

在線辦公在若干年前還是一種略帶科幻風格的設想,但在如今已經被廣為認同。即使在疫情之中,中國經濟活動也開始逐步恢復。很多人在春節過後開始了居家在線辦公。

疫情期間,人們通過智慧物流、在線醫療、在線教育、視頻會議、遠程辦公等產業互聯網應用,實現了「隔而不離」和大規模的社會協作,充分保障了人民群眾正常的生活和學習秩序,有效支持了企事業單位精準有序復工復產。

對外經貿大學是一所擁有1.6萬在校學生的綜合性大學,疫情期間800多名對外經貿大學的教師通過騰訊在線課堂和騰訊會議,為這些學生進行在線授課。

深圳市水務集團負責城市的供水排水工作。作為公共事業服務公司,即使是疫情期間超過1萬員工也在各地工作,這家公司使用騰訊會議進行遠程溝通,最高一天溝通160度多場,平均每天在100場以上。


 

圖為對外經貿大學信息學院曲啟興老師在家授課

從1月29日開始,騰訊會議高峰時段每天都在進行資源擴容,日均擴容雲主機接近1.5萬台,8天總共擴容超過10萬台雲主機,共涉及超百萬核的計算資源投入。春節之後第一周,騰訊會議的後台伺服器請求數增長了5倍。2019年12月底發佈後,騰訊會議100天更新20多個版本,被全球100個國家和地區的眾多用戶作為遠程辦公的首選工具,目前日活躍賬戶數超過1000萬。

騰訊會議只是人們在線辦公中使用的一部分服務,以騰訊為例,旗下雲辦公全家桶還包括企業微信、QQ、騰訊文檔、TAPD、樂享、CODING等辦公協同產品。這些產品除了騰訊自己的投入,也集納了中國廣大軟體服務商和中小科技企業的力量,金蝶、用友、道一雲、法大大、肯耐珂薩等企業,也將各自的應用與服務置入其中,一起為用戶提供更多辦公協同能力。

類似的服務還有阿里巴巴旗下釘釘、位元組跳動旗下的飛書等,在疫情期間業務量也出現爆髮式增長。

線上數字的活躍,體現出了中國經濟的韌性。這種韌性背後,一方面是人們不服輸、不停步的精神,另一方面則來自產業互聯網帶來的新產業革命,為中國經濟復甦奠定堅實支撐。

重塑數字時代的國家競爭力

在今年的全國兩會上,新型基礎設施建設(下稱「新基建」)被首次寫入了政府工作報告。

「加強新型基礎設施建設,發展新一代信息網路,拓展5G應用,建設充電樁,推廣新能源汽車,激發新消費需求、助力產業升級。」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中指出。

根據發改委此前的詮釋,新基建三大方向中的信息基礎設施,包括以5G、物聯網、工業互聯網、衛星互聯網為代表的通信網路基礎設施,以人工智慧、雲計算、區塊鏈等為代表的新技術基礎設施,以數據中心、智能計算中心為代表的算力基礎設施等。

騰訊等諸多科技企業在疫情期間推出的或者爆髮式增長的業務,一方面有賴於”新基建“領域的基礎設施,另一方面則有賴於人們在線生活中產生的數據。

4月9日公佈的《中共中央國務院關於構建更加完善的要素市場化配置體制機制的意見》,已經把數據明確為一種新型生產要素,提出加快培育數據要素市場,推進政府數據開放共享、提升社會數據資源價值、加強數據資源整合和安全保護。

數據作為一種生產要素,已經成為數字時代的基礎資源。

對此馬化騰有一個形象的解釋:新基建是「高速公路」,數據是新“石油”,產業互聯網是“智能汽車”。

他說,這只是一個大致的類比,實際上三者關係比「路—油—車」複雜得多,比如產業互聯網的 IaaS(基礎設施即服務)等底層業務形態實際上也兼具了“路”的功能。

人們可以看到,產業互聯網的”智能汽車“跑起來之後,已經發揮了令人驚嘆的作用,展現出了巨大的潛能。在增強經濟韌性、在城市管理創新、社會治理、社會動員能力等各個層次,成為中國率先從疫情中復甦的重要支撐。

過去十多年,得益於中國龐大的消費市場和人口基數,側重消費環節的互聯網產業一枝獨秀,不管關注人們物質消費的電商,還是關注精神消費的文娛互動產業,都獲得了巨大的成功,誕生了很多巨頭公司。

但面向生產環節的互聯網,仍然才處於剛剛起步階段。這一次疫情衝擊給了產業互聯網在一個細分領域充分展現效用和潛能的機會。實際上產業互聯網在醫療、物流、工業製造、柔性生產等領域,也開始嶄露頭角。

在更廣泛的領域中,新基建以及架設於其上的產業互聯網意義重大。

20世紀20年代,美國政府強制推行工業產品度量體系,規定了各種產品零配件的標準化尺寸,這一制度措施為日後的福特製大規模生產奠定了基礎,美國在二戰期間的大規模武器製造和戰後黃金三十年的繁榮,都與這一制度體系有著直接的關係。

經過數十年發展,中國已經成為世界上最大的製造業國家和工業門類最為齊全的國家,但在產業協同、附加值、核心技術方面的也暴露出一些弱點,產業互聯網的興起,在政府大力倡導”新基建“的環境下,也將成為未來若干年經濟質量上台階的新動能。

來源:北京青年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