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中國人建橋有多牛?去西藏看看就知道……

逢山開路、遇水架橋。

被譽為世界屋脊、「亞洲水塔」的西藏

山脈重重。

同時,

西藏河流眾多,

擁有雅魯藏布江、怒江、

金沙江、拉薩河、尼洋河等大江大河。

千溝萬壑、流水侵蝕,

這導致西藏自古以來行路艱難。


從飛機上俯瞰西藏林芝尼洋河谷。

上世紀30年代年出版的

《西藏始末紀要》一書形容進藏交通是——

「亂石縱橫,人馬路絕,艱險萬狀,不可名態」。


圖為2013年川藏公路西藏林芝通麥段路況。

該路段被稱為「通麥天險」。

再看川藏公路著名的「天路72拐」,

可以直觀感受到西藏的行路之難。


即便是相對發達的拉薩地區,

地形地貌也不平坦。

建議橫屏觀看↓↓↓


拉薩河中遊河谷地帶地形地貌。

1951年,

西藏和平解放,

揭開了現代化建設的序幕。

走向美好未來、走向社會主義新西藏的第一步,

正是從架橋修路開始。

從解放軍十八軍進藏修築川藏公路(以前稱為康藏公路)開始,

到2020年,

近70年的時間,

西藏到底建了多少座公路橋樑?

西藏自治區交通運輸廳給出的答案是:

11945座,481345.33延米。

其中,特大橋43座,大橋743座,中橋2453座,小橋8715座。

今天小新帶你看一看西藏橋樑的故事。

拉薩周邊的橋樑


川藏公路拉薩大橋,遠處為布達拉宮。

拉薩大橋於1965年建成通車,全長533米,是拉薩最早的水泥橋,2007年柳梧大橋通車前,這是拉薩兩岸市民通行的唯一橋樑。

自駕川藏線一般通過此橋進入市區,前往布達拉宮廣場。


拉薩柳梧大橋,於2007年建成通車,主要連接拉薩主城區與柳梧新區的拉薩火車站。

柳梧大橋是拉薩河城區段的第二座跨河大橋。

值得一提的是,柳梧大橋通車前,附近河段依然有渡船,負責拉薩西郊和對岸柳梧村民眾的通行。

昔日柳梧村成長為如今的柳梧新區,大橋功不可沒。


柳梧大橋立交橋是西藏首座現代化立交橋。

隨著青藏鐵路通車、柳梧大橋投用,拉薩河城區段渡船退出了歷史舞台。

內地人員、物流到達拉薩的「梗阻」進一步打通,城市面積不斷擴大,這對拉薩兩岸交通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橋,也越建越多。


拉薩納金大橋,該橋於2013年建成通車,是當時世界上海拔最高的矮塔斜拉橋。


拉薩迎親大橋,大橋連接仙足島與拉薩河南岸慈覺林片區。

據悉,唐朝文成公主進藏和親後,從內地而來的眷屬部分安置在慈覺林,故該橋命名也與松贊干布和文成公主相關,取名迎親大橋,體現藏漢和美。


圖為雪後清晨的迎親大橋。


拉薩河3號閘工程,3號閘兼具橋樑通行功能,是拉薩「河變湖」工程的重要組成部分,遠處為拉薩哲蚌寺。


拉薩河柳東大橋,該橋是拉薩「最新」的大橋,於2019年建成通車,連接拉薩南環路與西環路。

拉薩河除了城區段的跨河大橋外,還有達孜大橋、曲水才納大橋、拉薩河特大橋等。


拉薩曲水才納大橋,左側為老橋橋墩。


圖為拉薩河特大橋,連接貢嘎機場高速與國道318線。

雅魯藏布江上的橋樑

西藏的大江大河中,除了拉薩河,最廣為人知的便是雅魯藏布江了。

拉薩河、尼洋河等均屬雅魯藏布江支流。

雅魯藏布江下游是這樣的:


雅魯藏布江果果塘大拐彎。(盧明文 攝)

中游是這樣的:


在最寬的江上建最長的橋樑。

例如:位於西藏山南的雅魯藏布江扎囊大橋。


雅魯藏布江扎囊大橋,全長4507米,是西藏公路橋樑跨度之最。2015年建成通車後,附近著名的桑耶渡口完成使命,退出歷史舞台。


雅魯藏布江特大橋,該橋2003年開建,2005年通車,全長3797米。主要連接嘎拉山隧道與貢嘎機場,是拉薩市通往貢嘎機場的「咽喉要道」。


雅魯藏布江乃東大橋,連接澤貢(澤當至貢嘎)高速公路與山南市乃東區。

川藏公路上的橋樑

西藏橋樑建設史上最濃墨重彩的一筆,當屬川藏公路上的橋樑。


川藏交界的金沙江大橋,金沙江大橋對岸為四川,圖中鋼構橋樑下的是2019年上游堰塞湖湖水泄洪時被衝垮的老橋樑體。

1951年西藏和平解放,十八軍在進藏途中,實行「邊進藏邊修路」,部分橋樑建設過程堪稱“悲壯”。


圖為川藏公路怒江大橋前兩代橋樑遺址。

第一代怒江大橋保留了一個橋墩。

原十八軍宣傳部部長夏川之子蘆繼兵在2019年進藏的一次活動中介紹:

這是一個橋墩,也是一座豐碑。

蘆繼兵說,當年修築怒江大橋時,一位十八軍戰士因連續作業身體疲勞,不慎掉進十多米高,正在灌注水泥的橋墩里,混凝土迅速凝固,戰友們想盡一切辦法也未能將他救起,最後只能含淚將他築進了橋墩。

此後,很多汽車兵在經過怒江的這座橋墩時,都會按響喇叭,並點上一根煙,搖下車窗,投向窗外的峽谷。

士兵們鳴笛、獻煙,緬懷橋墩里的烈士。


圖為現在的怒江大橋。

川藏公路上除了著名的怒江大橋,還有很多橋樑歷經數次修建。


圖為2013年的通麥大橋。


圖為2020年的通麥大橋。

前兩代懸索橋位於新大橋下方。


川藏公路「通麥天險」路段的迫龍溝特大橋。

如今的「橋隧組合」,

讓昔日的天險成為歷史。

通往墨脫的橋樑

值得一提的是,即便是中國最後一個通公路的縣——西藏墨脫縣,也有現代化橋樑。


墨脫公路。(2013年攝)


墨脫公路沿線的高山瀑布與小橋。


墨脫公路上的西莫河大橋。

2013年,墨脫公路通車,公路全長117.3公里,總投資16億元人民幣。

其間,建設者們不斷破解雪崩、塌方、泥石流等技術難題,將橋樑、公路向被稱為「高原孤島」的墨脫延伸、挺進。


墨脫公路上的鋼構橋樑。


圖為墨脫縣境內的懸索橋。

美麗之橋

除了波瀾壯闊的建橋史,無數跨越「天險」的橋樑,西藏風景壯麗的大橋也不勝枚舉,其中,拉林高等級公路被譽為“行走的九寨溝”……


圖為拉薩機場高速上的桑達特大橋。


遠眺西藏林芝尼洋河谷中的大橋。


拉薩南環路柳梧順河大橋夜色。


拉林高等級公路多布特大橋。(中新社記者 趙朗 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