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年薪30萬女碩士辭職做保姆:不是心血來潮

日前,一份雙語女碩士應聘家政行業的簡歷在網上走紅。32歲的陝西人劉雙,曾辭去年薪30萬以上的海外工作及早教老師的職業,於近日選擇在浙江杭州成為一名家政工作者。

5月28日,劉雙告訴南都記者,自己的求職意向是收納整理和帶孩子,預估月薪在2萬以上。從事家政行業源於自身興趣及未來職業發展規劃,她並不排斥「保姆」的說法,但說自己是升級版保姆,要帶著用戶體驗思維工作。她認為家政業有很大發展空間和潛力,希望能帶動更多大學生及高素質人才進入這個行業。


談經歷

南都:可以介紹一下你的學歷和在校期間的職業規劃嗎?

劉雙:我在西安外國語大學讀了大學本科和碩士,一共7年,學的法語專業。當時想學這個專業,純粹是因為看到報紙上說「法語是世界上最浪漫的語言」。高考結束後填報志願,我和我爸說,只看有法語專業的學校。

在校期間,還沒有一個特別明確的職業規劃,只是一直想去國外看一看。本科畢業之後原來想去加拿大留學的,但需要自費,家裏承受不了這麼大的開支。在國內讀完研究生之後,還是想去外面看看,不將學到的語言去用到,還是一種缺憾。

南都:後來有出國工作?

劉雙:我2014年研究生畢業,校招入職了一家國內知名的通信公司,崗位是外派到非洲幾內亞的客戶經理,偏銷售性質。幾內亞的官方語言是法語,所以語言是可以用到的。當時,幾內亞伊波拉疫情比較嚴重,我爸媽都讓我不要去了,但我還是想去試試,見識一下外面的世界,挑戰自己。

在國外待了兩年,除了在幾內亞和非洲其他城市工作,我們每年也有展會去到歐洲等地,開拓了我的眼界,也鍛煉到了自己獨立、溝通和環境適應的能力,記憶力也變好了,以前我有點臉盲,覺得外國人都長一個模樣,現在看過一眼的人,基本上都能記住。

南都:為什麼選擇回國?回國後參加了什麼工作?

劉雙:我是2016年回國的,當時與戀人考慮後決定結束異國戀,在國內組建家庭,所以結束了年薪30萬以上的國外工作回來了。女人也不能只有事業呀,也得顧及到婚姻。我和丈夫基於買房、教育、醫療等各方面條件,最終選擇了一起在杭州發展。

2017年底,我休完產假就去了杭州。在一家互聯網公司幹了一年多銷售,又去了一家早教中心當了一年多老師,考慮到未來的職業發展最終還是離職了。

談家政

南都:為什麼選擇了家政工作?

劉雙:我是上個星期剛在家政公司上註冊的賬號,是屬於新「阿姨」。接觸到這個行業,也是挺偶然的,一個星期前,我叫了家政人員來家裏做保潔,是一個20多歲的女孩。

和她聊天了解到,現在的家政工作除了家務保潔之外,還有收納整理、早教、管家式服務等,我比較感興趣,就去註冊了賬號。

南都:你的求職意向是什麼?

劉雙:我定的是鐘點工,150元一小時,朝九晚五,工作內容是收納整理和帶孩子,預估月薪有2萬元以上。

南都:工作內容好像不是傳統意義上的保姆或阿姨。

劉雙:對,但我覺得還是算升級版的保姆。其實是大眾對「保姆」的定義有點窄,認為保姆就只能管吃喝拉撒這些東西,但現在的家政業包含了很多方面,有很大的發展空間和潛力。

南都:聽說已經有客戶來面試你了?

劉雙:是的,我有意向照顧的小朋友就是2歲到4歲這個年齡段,客戶主要看中的就是我的雙語能力,很多家庭都希望他的孩子在語言快速發展的時期,儘可能的接觸到多種語言,我能通過教導英語,來陪伴他們孩子的成長。之前的早教工作也是經驗,能幫助到他們從小的行為規範。


南都:客戶有對你不滿意的地方嗎?

劉雙:可能相比年長一些的家政人員,客戶擔心的是我工作的穩定性,覺得我會不會是心血來潮體驗一把,他們希望能找到長期陪伴孩子的阿姨。

南都:你有將家政工作納入未來的職業規劃嗎?

劉雙:這是我創業的第一步,也是我未來職業的一部分,肯定是長期要去做的。不過自己主要的方向是做收納整理這方面,現在也在進行相關培訓。

南都:什麼時候正式上崗?

劉雙:今年5月,我參加了網路平台的線上初級家政師培訓,有培訓如何清潔打掃、洗衣熨衣,如何與客戶相處等。6月初,我會參加歸納師培訓和考試,上崗體檢後,預計6月中旬可以正式上崗。

談爭議

南都:家人支持你的選擇嗎?

劉雙:我的丈夫非常支持我,他說,你想做什麼就放手去做。但我媽一開始不是特別懂我的想法,她的觀念比較老舊,她原話是說「你要去做傭人嗎?」我說,做保姆阿姨怎麼了?只要付出了勞動,就應該獲得尊重,這不是什麼丟臉的事情。我媽聽後也理解了,但還是有點擔心,她說“你去試一下,看有沒有人要你?”

南都:有人說,你的學歷背景去做家政工作,是一種現實妥協,你怎麼看?

劉雙:這不是對現實的妥協。一方面可能是大家對家政行業的看法還比較老派,我以前了解不多,也覺得家政是個很辛苦的行業,不管什麼天氣,都得去客戶家保潔,掙的是辛苦錢。我聽一位家政人員說,有的客戶對衛生要求很高,支付的鐘點時間達不到客戶想要的效果,就免費加了時間幫他們做好保潔。

另一方面是對於個人而言,每個人有自己的選擇,我想找一個相對靈活、自由一點的工作,家政工作的環境相比公司來說,會沒那麼多條條框框,也更能結合到我對於雙語和早教,包括整理收納這些方面的興趣,提供一個它們能共同實現的場景。這和我之後關於收納整理的職業規劃也是一脈相承的。

南都:你有預想過家政工作會遇到的困難嗎?

劉雙:這是服務行業的工作,我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我想過「難搞」的客戶肯定有,但是,再難搞的人,你只要把他的問題給解決了,他也會信任你的。

我丈夫是做交互設計的,他經常和我說用戶體驗,讓我帶著這種思維做服務人員。你的用戶是誰?他們想要什麼?你能給到什麼東西滿足他們的需要?你要站在對方的角度思考和解決問題,這是作為服務人員的一個素質,也體現了自身的專業,而不是你自己有什麼就去硬塞給對方。

我覺得只要你用心做,能滿足別人的需求,你不會做得很累,做任何事情都有一定的技巧,悶著頭蠻幹是一種風格,研究對方的心理去解決問題也是一種,家政這一行更多的是一種相處之道。

南都:你希望自己的選擇能對家政行業帶來什麼影響?

劉雙:我想吸引一批大學生還有更高素質的人員來從事這個行業。其實對於一些中高端家庭而言,早教服務等專業需求其實一直存在,只是目前家政行業因為高素質人才不夠,滿足不了他們。我希望更多人對這個行業改觀,讓更多高素質人才來進入到家政行業。